傅霾澈:標準工時不讓步 恐物極必反

2017-06-20
會稽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WORK1.jpg
政府近年推出的合約工時被指「大縮水」,大多數打工仔未能受惠。(大公報資料圖片)

政府研討多時的標準工時一再拖延之下,上週終於推出不倫不類的合約工時,從資方一致叫好,就可以看出這是一份對勞方極為不利的方案。不少意見認為,香港屬於官商共治的右翼政府,以維護商界利益為先,可見並非沒有道理。出現右翼政府本身並沒有問題,問題是香港長期都是右翼當道,從來沒有左翼政府上台,以調和右傾帶來的問題。 

中國傳統智慧講物極必反,政治理論則有所謂的鐘擺效應,意思是當社會偏向一邊後,自然會有一股力量將之推向相反的一邊。偏向一邊的力量越大,則反向的力量越大,香港長期右傾,因此社會上向左轉的力量已經越來越強大,近年劫富濟貧、搞全民大鍋飯的社會主義思潮在香港抬頭,充分證明了這一點。 

多項統計顯示,香港僱員的工作時長連續多年全球第一,不加班反而不正常,有償加班也是鳳毛麟角,資方堂而皇之進行剝削,反將其歪曲為肯搏、肯捱的美德,勞方為保飯碗敢怒不敢言。因此勞工界一直希望政府能夠立法設定標準工時,保障勞方免受資方剝削,工作時間愈來愈長卻得不到合理補償。但現在的合約工時方案,表面上雖然規定僱主需對低薪基層僱員提供超時津貼,但是工時長短卻由僱主說了算,一旦落實執行,大有可能令超長工時合法化兼合理化,對勞方弊大於利。 

「分餅不勻」倘無改善 恐加深動盪 

不少意見均認為,導致香港近年局勢動盪的根源在於經濟,而經濟最大的問題不是蛋糕不夠大,而是分配蛋糕的方法不公平,即中國人所說的不患寡而患不均,筆者對此深表贊同。如果說近年的亂局有什麼正面作用,筆者能想到的就是讓中央了解到,香港的財富分配不公已經嚴重到極點,再不改善可能引發更嚴重的社會動盪。中央不可能對此坐視不理,侯任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也已經表示要做好財富分配。 

在是次合約工時方案的制定上,由於勞方不滿以合約工時取代標準工時立法,杯葛標準工時委員會,整個過程實際上完全由資方主導,而方案內容則充分顯示了資方絲毫不肯讓利的自私、短視本質,可以說是非常地不識時務。與其等待未來在壓力之下被迫讓出更多利益,商界還不如早早釋出善意,商界出身的立法會議員田北辰便批評合約工時偏幫僱主,在政治上充分展現出智慧,值得同儕參考。 

民間左傾政府右傾 成扭曲現象 

商界對抗拒標準工時的辯解理由不外乎經營壓力大、必須控制成本等,筆者認為,如果一間公司靠剝削僱員才能夠生存,那麼不要也罷!至於說標準工時應該像最低工資立法一樣,循序漸進,同樣是站著說話不腰疼,完全不顧廣大僱員的處境。需知香港在勞工保障方面長期不足,歷史欠債甚多,理應快步前進,而非向勞方容忍的底線靠攏,一旦勞資關係惡化至不可開交的地步,最終損失最大的必然是資方。 

商界長期的剝削,是香港社會主義思潮出現的重要原因,也是本土派得以崛起的土壤。諷刺的是,本土派千方百計與內地切割,但所推崇的理念卻在向社會主義制度靠攏,而奉行社會主義的中央政府,卻在致力保護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如果香港不想在回歸還不到50年的時候就自行變成「一國一制」,對於政府長期右傾的狀態必須予以扭轉。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近日,日本大阪府寢屋川市政府為了限制員工加班,引入電腦強制關機系統。如職員未獲事先批准情況下加班,在規定下班時間過了30分鐘後,電腦就會強制關機。期間,每隔一段時間會有提示。據稱,日本政府員工加班問題嚴重,引入系統後,加班情況即減少一成以上。

    寒柏  2018-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