殘花姑娘:護士給人的印象:惡?!

2017-06-27
 
AAA

NURSE1.jpg

對於此問題,粗略地訪問了朋友,發現有兩個方向:真惡、假惡。 

真惡,就是那種不論對象是誰,也會一視同仁地先發制人,帶著凌厲目光,語調倔強,大部分情況都會先回覆一句「等等」,最後等了又等,原來已經被遺忘…… 

類似情況大多數是因爲工作忙碌所致,心中有很多件to-do-list上的事情,回覆沒尾音可能是一邊在盤算著些什麼,卻又突然被呼喚幫助「過一過床」(註),回過頭來好像忘了什麼卻又總是想不起…… 

網絡上其實不時亦看見護士被抨擊批評,回覆中不乏體諒護士工作上難處的留言,甚至反擊批評者有否反思自身對人的態度。 

其實護士們都很希望可以逐一細心向病人解說病情檢查藥物等等。 

假惡,是出於好意要求病人做他們不想做的事情。有一天跟病人聊了一會兒,她在國內施了一個大手術,所以向她打聽一下國內的護士是怎樣,她說那兒的護士很惡,常常迫她起床走路。 

對了,這就是部分護士很惡的來源了。 

我也是一個很惡的護士,不但會迫病人起床坐椅走路,還會不斷提醒做深呼吸練習,起來走路不要因應傷口位置彎腰側身,要挺直腰背眼望前方。手術過後盡早下床和做深呼吸練習可幫助肺部擴張,大部分手術後發燒都是肺炎而非傷口感染,康復期間保持正常步姿,傷口肌肉癒合也會因應體位姿勢。 

另一種假惡,是不准這不准那的,朋友說她去探媽媽的病,因剛下班太累跟媽媽一起躺在病床上,護士罵她說不是病人不能躺在病床。醫院所有都是不清潔的,我若去探病是盡可能什麼都不碰,來探病的人卻總喜歡把病菌帶回家去。又例如手術前不准飲食,是因為麻醉時有可能會嘔吐而引致吸入性肺炎,前陣子才有一位個活生生的個案,病人原本只是入院做胃部内窺鏡,但捱不住餓吃了東西,手術中途嘔吐引致吸入性肺炎,因而多住了一星期醫院治療肺炎。 

總結:天下無不是之護士,雖然你可以唔同意

註:「過床」是將行動不便的病人由一張床轉移至另一張床,再推帶往別處,通常由3-4位醫護人員一同進行(此舉對腰背實在頗大負擔)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