岑於:大城市千方百計留住藝術工作者

2017-08-25
 
AAA

ART.jpg

進入後工業時代,創意經濟成為了主要城市經濟增長的動力。在各個主要城市,大概有4%至12%勞動人口從事創意經濟相關行業。不過,由於大部分創意經濟的工作都是自僱工種,藝術及創意工作者工作不穩、朝不保夕是行業常態。加上大部分主要城市跟香港一樣,房價房租高不可攀,如何留住藝術工作者,並為他們建立理想的創意社群,讓創意經濟得以持續發展,是各個大城市熱切關注的課題。2015年,紐約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提出要興建1,500個單位,以可負擔的價格出租予藝術工作者,令各大城市留住藝術工作者的競爭白熱化。除了紐約市的進取方案之外,其他大城市的嘗試,也值得香港政府參考。 

倫敦:不遺餘力挽救小型音樂場館 

小型音樂場館是音樂工業的主要基建。以倫敦為例,Rolling Stone、Adele等巨星都在小型音樂場館發跡。同時,一個城市的小型音樂場館是否蓬勃足以影響創意階層是否願意在那裡工作、定居。不過,礙於地租、牌照、噪音投訴等問題,倫敦的小型音樂場館迅速萎縮。有鑑於此,兩年前倫敦政府成立了跨部門工作小組,制定「小型音樂場館拯救方案」(Rescue Plan for London’s Grassroots Music Venues),銳意遏止小型音樂場館繼續減少。方案內容包括鼓勵發展商在新建築物預留符合規格的空間予小型音樂場館營運、寬免小型音樂場館部分稅項、簡化小型音樂場館的牌照要求等等。一年後,方案略見成效,小型音樂場館的數目成功「止跌」。 

三藩市:為藝術工作者提供可負擔房屋 

三藩市的住屋問題跟香港不遑多讓,過去十年的建屋量遠追不上移民數目。在這個「住屋危機」(西方輿論普遍稱為affordability crisis)當中,藝術工作者往往是脆弱的群體,儘管他們或者前途無限。為了留住藝術家,維持三藩市的文化魅力,當地私人投資者成立了「社區藝術穩定基金」(Community Arts Stabilization Trust),用作收購當地住房,然後以可負擔的價格出租予藝術工作者,減低他們在三藩市生活的住屋成本。這個基金的運作得到政府大力支持,私人投資者注資基金可獲稅務寬減,大幅增加參與誘因。 

悉尼:與藝術工作者共同制定政策 

在各個城市當中,悉尼對藝術工作者的支持可說是最進取。2015年,悉尼市政府發起了名為「建築創意空間」(Creative Spaces and the Built Environment)的計劃,透過大量的論壇、工作坊,讓政府官員與藝術工作者、建築師等持份者共同制定政策,並發表了名為《舊建築新意念》(New Ideas for Old Buildings)的政策計劃書,詳細陳列如何把現有的舊建築改造為適合藝術工作者工作、居住的空間,也列出各政府部門、既定政策應該如何配合,令整個計劃的意念與可行性兼備。 

 

資料來源:Co.Design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