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海澄:分開補選減怒氣 非建制內訌爭夠未?

2017-08-29
余海澄
公營機構公共事務顧問
 
AAA

ly1.jpg
梁游喪失議席已成定局。(香港電台視像新聞截圖)

隨著終審法院拒絕青年新政的游蕙禎和梁頌恆的宣誓案件頒下上訴許可,他們二人議席出缺的補選如戰在弦,非建制派各路人馬及建制派早己在場外做好熱身,整裝待發,待政府公佈有關安排後,便正式展開選舉工程。在現行的選舉制度下,政府如何安排補選,絕對影響雙方陣營勝算。在經歷接二連三的政治事件後,非建制派元氣大損,筆者奉勸政府及建制派無必要趕盡殺絕,讓社會再次回到極端的對立面中。 

分開補選是消除非建制派怨氣的良方 

由「DQ案」開始,非建制派不但在法庭上失利,更失去數個立法會議席,甚至損兵折將,多名年輕的學生被判入獄而無法參選立法會,激發非建制派支持者不少怨氣。早前的遊行人數,顯示市民開始對政府以法律手段解決政治問題的強烈不滿。如果政府合併補選被DQ的6個議席,勢必激起社會上的矛盾,令「親者痛,仇者快」,隨時使社會再次嚴重撕裂,讓林鄭月娥上任以來的懷柔努力付諸流水。 

在政治盤算上,政府實在沒必要為貪圖區區一至兩個影響不大的立法會議席,與非建制派開戰。正如林鄭月娥所言,市民毋須擔心政府會以法治或司法制度打壓及分化社會,因為這個不是她的施政方針。在程序上,政府如何安排補選需視乎「DQ四子」的上訴安排。終審法院的對游梁案的判決讓新界東及九龍西補選勢在必行,而梁國雄表示將為自己的案件提出上訴,意味著新界東的兩席將會分開補選。若另一被DQ的九龍西劉小麗不選擇上訴的話,政府也無何奈何安排兩席一併補選。因此,在補選安排上,非建制派某程度上有左右大局的能力,但劉小麗會否為力保非建制派議席而付出高昂的律師費提出上訴?我們拭目以待吧。 

非建制不協調是自掘墳墓 

早在游梁案未審結,非建制派各路人馬早已對他們的議席虎視眈眈,更因為爭奪由誰出選,導致黨內分裂,如前民協主席莫嘉嫻因不滿老而不休的馮檢基堅持出選九龍西,憤然退黨。在新界東方面,前立法會議員鄭家富、新民主同盟范國威、民主黨區議員陳旭明、區鎮樺等人均蠢蠢欲動,謀求爭奪議席。有非建制派人士指,各路人馬各有盤算,難以就初選機制達成共識。儘管非建制派在新界東歷來年取得壓到性優勢,但是若他們未能成功協調,便有可能陰溝裡翻船,失去議席。 

有時候,看見為議席不惜反目成仇的政客在廝殺,作為市民的你,又會有什麼感想呢?要奪回議席,在要求政府分開補選的同時,請非建制派的各路人馬先做好協調吧!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上個月1125補選後,非建制派的矛頭亂指,連杜汶澤都可以成為被指責的對象,可以見到經過311及1125兩次補選後,非建制派內部都亂得一團糟。劉小麗李卓人團隊固然有問題,但劉信認為問題的根源全部源於一個組織:民主動力。

    劉信  2018-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