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桐山:港人法治素養見底 只剩輸打贏要

2017-08-29
吳桐山
學研社研究員、時事評論員
 
AAA

court1.jpg

自佔領運動以來,香港社會就嚴重分化,無論誰出來說一句話,不是標籤為黃絲,就是標籤為藍絲。彷彿這個世界不再有公道,只有敵人。在旺角騷亂中被控暴動罪的18歲少女李倩怡,棄保潛逃去台灣,反過來控訴「早就已經不再相信香港有法治」。

為什麼不相信呢?因為政府在背後操控法院?甚至紅色力量滲透法院?凡事講證據,迄今為止,沒有任何人或者組織,有證據證明香港的法院已經不再獨立,已經成為政府可操控的力量。香港沒有政法委,法院對佔領運動和旺暴的人判刑,林鄭月娥或者律政司對法官施壓了嗎?循何途徑?或者你掌握了他們的電話錄音?在無任何證據的情況下,你就妄言香港沒有法治。唯一的原因,是因為——判決對你不利。反過來問,如果有一種機制,可以確保法院的判決是對這些激進民主派有利的,你是否覺得香港很有法治?所謂司法獨立,本意就是沒有任何力量可以確保判決一定對其有利,不是嗎?

08年我去台灣採訪大選,最令我感動得熱淚盈眶的不是馬英九的勝選演說,而是謝長廷的落敗演說。謝長廷說:「民主包括結果、也包括過程,過程難免有爭議,但是我們接受,不要再有抗爭,讓我們的社會非常迅速地能夠修補因為選舉所留下來的裂痕,讓我們的人民能夠很快地生活在愛與信任的環境裡面。」無論是民主還是法治,我覺得其真諦都在於兩個字——認輸!民主選舉只是一個形式,選出來的人是否一定是「對」的那個,沒人知道。民主最可貴的地方根本不在於選出對的人,而在於輸的人都尊重這種制度,不會在背後搞破壞。打個比喻,這就像自由戀愛一樣,自由戀愛的意義根本不在於你可以找到一個對的人,找到那個Mr. Right,而是讓你有自由選擇的權力,同時亦要對自己的權力負責。這是一種對自我權力的尊重,對自己選擇的負責任。法治也是一樣。如果輸的一方拒不認輸,而繼續搞小動作,繼續我行我素,那麼所謂的民主、法治將變得毫無意義,因為民意是很容易被操弄的。看看美國的民主選舉,雖然希拉里的選民得票比特朗普還要多,輸贏只是差之毫釐,但沒有見到希拉里輸了之後繼續呼籲支持者反對特朗普,這說明他們的民主還活著。反過來看看香港,越來越多的官司,法官判決之後,被判輸的人拒不認賬,還豬八戒倒打一耙,而社會上也有相當多的人真的去附和,這說明香港的法治可能真的離死期不遠,死因恰恰在於那些不遵守這個遊戲規則的人。

其實香港沒有民主、法治不足為奇。民主是從來沒有,港英年代也沒有民主;所謂法治,是英國人送來的,並非香港人社會自己生發出來的制度,香港人只不過是被迫按照英國佬的遊戲規則來玩,根本沒有從真正意義上理解這套制度的精髓。只不過是這幾年的一系列官司,讓香港人的法治素養露底了。事實證明,香港的普羅大眾,相當多一部分,根本只有輸打贏要,完全不要法治精神。如不能徹底將這部分人邊緣化,法治的淪喪是意料中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對於市民質疑法官的「判案標準」、「保釋標準」等問題,當局也可參考外地例子,成立「監察司法委員會」及「量刑委員會」等,從而令市民更安心。

    葛珮帆  2019-1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