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琛凌:是否要撒嬌才會好命?

2017-08-29
黃琛凌
大學研究生
 
AAA

love1.jpg

女子力、撒嬌等字眼,相信對今時今日的香港女生來說比女權主義吸睛很多。 女子力一詞來自日本,而日本人所說的女子力是一個很複雜的概念,基本上就是說女生除了賢淑這些基本條件外,還要運用女性的優勢去令大家有良好愉快的感覺。相對地,香港女性開始關注的撒嬌,看來比較容易掌握。兩者之間的相近,就是都是以令異性高興為主軸。

相貌本來就輸蝕如何提高女子力

日本女生很多由高中時代就開始聯誼生涯,連廣告歌都因教授聯誼技巧而大熱 (名:女孩聯誼必勝招式歌曲)。女子力本來就不是一個單單講述外貌的概念。有一次,筆者在博多中洲的割烹料理,就見識到樣子不夠甜美的女生如何發揮女子力。在兩男兩女的聯誼中,其中一名女生是典型眼大身形好的美女,另一個則是眼小而瘦削的。牌面是美女贏,但當大家吃到七七八八,那眼小小的女生突然為大家派濕紙巾,並用濕紙巾在左右手可愛地拍來拍去,說是自己抹手的小習慣。結果,那兩個男生當然很受落,就是這樣把美女的風頭搶了過來。

為什麼女子力和撒嬌被視為與異性建立關係的有用技巧?

基本上,在聯誼中表現女子力或約會中撒嬌,都運用了類似的令人快樂的原則。在傳統行為心理學中,正向強化(positive reinforcement)被視為有效增加理想行為的方法。比如說,男生在聯誼中說了一個笑話,女生給予肯定和讚美,男生就知道自己說笑話是對的,並可能再想想下一個笑話怎樣說。但單單這樣是不夠的,主張要表現女子力或是撒嬌,同時都運用了人都喜歡被討好的特質。將男生被討好時的好感,或是男生看到女生表現可愛時的愉快,與眼前那一位女生聯繫起來,以近似關聯學習(associative learning)的原則,將好感同時轉移到眼前女生的身上。

香港女生的矛盾 到底是不是要撒嬌?

在長年累月被不同媒體的洗禮,不少香港女生都在反思自己是否要改變自己與異性相處的模式,以防自己成為剩女。但當明白女子力與撒嬌背後的原理,幾乎肯定的是女生還可以有很多方法去表現自己的優點,以達至雙方約會都快樂的效果。在任性地做自己與刻意討好別人之間,相信還有很大可以令女生舒服地忠於自己同時維繫到愛情關係的空間。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近年扭轉兩性生態的熱話,莫過於姊弟戀。筆者已屆中女階段,身邊同齡女友都像發現新行星般,希望在姻緣市場中吃上一口鮮肉。為了吃鮮肉,中女能去到幾盡?今天談談女友人的真實故事。

    林奕寧  2017-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