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懶:另類孩子遊戲 記傳統花牌二三事

2017-09-01
阿懶
80後平凡OL
 
AAA

flowera.jpg

參加朋友婚宴,主人家揾人訂造了大紅花牌,寫上新娘新郞名字,古老當時興,放在接待處旁,喜氣洋洋,特別搶眼,也令我想起舊事。在科技不發達的年代,花牌曾經是重要的宣傳工具,節慶、新舖開張,就職典禮,用途廣泛,時值農曆七月,各區的公園、廣場或球場,都會舉辦盂蘭勝會,總不難見到類似的傳統大花牌,十分應節。

但不說不知,除了大紅花牌,原來在新界,白事一樣有素色花牌。早前新界王劉皇發舉殯,就見到巨型藍白花牌列陣,莊嚴壯觀。有朋友就報料,話有路過的老外百無禁忌,忍不住與紥到好似藝術品的花牌合照,成為另類的城市風景,十分有趣。筆者其實與花牌亦算有緣,小時間,舅父開的山寨式花牌公司,就是我的另類兒童樂園。

flower2.jpg

摺花比賽是「廉價勞工」詭計

一班表姐妹,串門子的節目就是鬥快摺花,聰明的舅母總以比賽方式,氹孩子全力以赴,獎品有時是雪糕,有時是文具套裝。小朋友有得玩有禮物收,明知是舅父舅母「招募廉價勞工」的技倆,一樣興緻勃勃無say no,還覺得是天下最好玩的遊戲之一。當然,小孩子勝任的,通常只是手板眼見的小手作,紮作花牌是辛苦行業,山寨公司的伙記通常都要一腳踢,工序繁複,由摺花寫字配置色紙,到破竹紮作支架上棚組裝,無十項全能,至少都需要八項全能。

造好亦要掛好,日曬雨淋不在話下,盛夏高溫戶外工作固然辛苦;好似近幾個星期打風打不停,又得冒雨拆花牌變落湯雞,以防大風大雨跌下傷及途人,揾的都是辛苦錢。且遲是是行業大忌,皆因開幕禮不能改期,準時交收及安裝是行規,脫期足以永遠列入黑名單。行業盈利不高,且困身又辛苦,後繼無人亦只好退休結業。

辛苦盈利低 行業逐漸式微

事實上,花牌製作技藝,是香港非物質遺產,叫得遺產,自然值得珍惜,但也意味逐漸式微,製作傳統花牌的公司,一隻手數得晒,真正買少見少。據講,2、30年代已有花牌的出現,不過當年多以鮮花製,到6、70年代換作紙花牌,由製作方式到物料,不同時代,也有不同的演進,由最初用禾稈草做個架,惹蛇蟲鼠蟻,後來改良版演變為木方。時移世易,到今日又古老當時興,再成為婚嫁潮物,地球果然是圓的。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