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然:「港盲」的最好老師是現實

2017-10-10
悠然
資深時事評論員
 
AAA

crowd1.jpg

上周寫了一篇「港盲」的文章,不想反應不錯,收到不少回覆,其中一位自稱「擔心時局的老香港人」憂心忡忡,問一代代老師影響學生,香港下一代由反中厭中到離中,長此下去,香港人不在肉體獨立,也在心靈上獨立,如何是好? 

我的回應是不用擔心,人心易變,基本上是屁股決定腦袋,「港盲」的主張建基在「中共邪惡論」和「中國崩潰論」。二十多年來,中共還是那中共,我想不到一個使數億人脫貧並致富,每年有一億人到國外旅行, 99.99999%回國的政權是如何邪惡的。而中國不僅沒有崩潰,還愈發壯大。現在只是沒有壯大到使「港盲」轉向,但時間已差不多,再過五到十年,現在「港盲」一套理論都會崩潰,到時候,小部分人會堅持自我,而大部分人都會因價值、利益而醒覺的,這個清醒力量到了臨界點,會愈來愈大。 

我的信心來自對內地網民的觀察,他們生於斯長於斯,比我們對大陸更有直觀的感受,故轉變和清醒也更快。近十年,我每天都會抽一小時看看「天涯」、「微博」和「之乎」等網站,了解內地網民的想法,我注意到那些和網絡一起成長的九十後的莫大轉變,他們成長在中國話語權極弱、國力蓄勢待發的日子,那時自卑自虐是網上一大特色。 

05年時,「天涯」上有一個帖子,比較中日經濟,並做了一個結論:「中國GDP有可能在2030年超過日本。」作者用了大量國際組織數據,客觀全面,而且結論也略顯保守,我當時的計算是2030年GDP不僅超過日本,還會超過美國。然而,這篇文章幾乎是全網皆笑,嘲笑作者的幼稚盲目和夜狼自大,不少的反對意見是建基於「獨裁」的中國是不可能持久增長的,然後,就是一堆亞當斯密斯、海耶克、諾奇克、喬治奧威爾等名言,我看到是從大V(知名網友)到無名者都是「自由派」的宣道者,他們說的更多是一種宗教,而非理性分析。 

之後,世界其他地方發生了兩件「自由派」無法自圓其說的事:08年經濟最自由的美國發生了禍及全球的金融海嘯;11年的「阿拉伯之春」民主運動快速成了「阿拉伯之冬」的戰亂和難民。 

接著,中國發生一次又一次「奇蹟」,一次又一次掌摑國內「自由派」的臉: 

● 2005年,中國最樂觀的網友預測中國要超過日本也需要二十年,但是2017年,中國的經濟總量已經接近日本的三倍了; 

● 2016年,中國的人均GDP8,123美元,略少於俄國的8,748美元(注意這是人均),曾經的世界超強俄羅斯,現在一國的經濟實力還比不過廣東一省;「民主大國」印度的經濟實力還不如長江經濟帶的一半。 

● 二十年前的世界十大港口,曾經第一名荷蘭鹿特丹已經被中國擠得前十都排不進去了,上海洋山深水港第三期落成,僅這一個港口全年輸送量就已經超過全美國所有港口輸送量的總和。 

● 2016年的中國成了「自由貿易」和「巴黎氣候協定」最強大的支持國; 

● 中國已率先實現了聯合國2030可持續發展議程中提出的土地退化零增長目標,為全球荒漠化治理樹立了成功的典範。世界未來委員會(WFC)與聯合國防治荒漠化公約(UNCCD)公布2017年“未來政策獎”(Future Policy Award),以表彰世界上最佳的防治荒漠化與土地退化政策和實踐。中國多年來在防止土地退化、沙化方面開展了大量的探索和努力,榮獲“未來政策獎”銀獎。 

● 中國將會在2020年使所有國民脫貧; 

這些事實還有很多很多,如一一羅列,將是一篇幾萬字的大文。於是,我看到近幾年國內的自由派在輿論陣地上的潰不成軍,他們的萬金油-西方民主自由-愈來愈不能自圓其說。網民更多的給自己一個新稱呼「小紅粉」:對中國發展自豪之意。 

至於「港盲」,他們多活在自己的世界裏,不願相信世局已大變了,反應自會比國內同胞慢得多,但現實勝於雄辯,屆時,看一個個「覺今是而昨非」,或「負隅頑抗」將是一件賞心樂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最近在坊間,聽到不少建制和泛民的代表都有點不習慣,高級公務員更是有點受不了,原因何在?正正是越來越多的中央和地方官員發表不少國家主權、憲法的言論,大談法律和國家規劃發展。榮升港澳辦主任的張曉明也說得很白,要公務員做好準備。問題是,環觀香港報紙,電台,電視,又有多少港人會因為這些舉措而增加對國家的歸屬感。

    張景宜  2017-1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