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y:適當運用權力才是建制派的大課題

2017-10-18
Harry
香港媒體人
 
AAA

888.png

立法會復會,建制派急不及待提出修改財委會會議程序阻止拉布,泛民議員反對,認為會削弱立法會監察權力。過去泛民濫用「拉布」,阻礙到不少民生政策,導致中間派選民深感厭惡。今次修訂民間反應不大,很大機會獲通過。同樣,今次修訂予以委員會主席很大的權力。市民會密切監察,若果建制派有樣學樣有權用盡,不理民意強行護航通過不受民意歡迎的政策,必定招來更大的反彈,進一步令中間選民放棄建制派。

37名建制派議員聯手建議修改3個委員會的5項程序,限制議員提臨時動議及發言時間。在現在建制派佔多的情況下,泛民也心知難以扭轉形勢。泛民更慌亂到竟然要求政府表態!修改議事程序是立法會內部事務,主動邀請行政機關給予意見甚或干預十分不智。而且新一屆政府已非梁振英年代,可充當「稻草人」來鼓動民意,泛民的部署明顯跟不上形勢,陣腳大亂。

拉布拖慢議事進度 對發展百害無一利


建制派不是不無擔心,而最大的敵人是時間。立法會復會後將有多項重要的法案等待通過,在三月的補選前,未必會有足夠時間來審議修改議事規則。坦白說要投票修改議事規則,只要簡單多數,只要建制派齊齊乖乖開會投票三月前或後通過都不具難度。今次建制派夠膽冒「大石壓死蟹」之名出手,歸根究底,建制派認為具足夠民意支持,起碼泛民「反枱」都對補選選情影響不大。

去年財委會花去161小時才完成審議29項財務建議,較前年的88個大幅減少,批出的金額亦相差500億元。平均一個項目用4.2個小時審議,比前一年慢了一半。至於另一個重災區,工務小組委員會最終全年都只能合共通過26項工程撥款,工務小組無法完成審議的項目變相亦無法提交財委會,不少基建議題一拖再拖。部份政治爭議性不大的項目,如公務員加薪、東涌新市鎮擴展等多項撥款未能審議,日日掛在口邊的住屋問題未解決,但4萬9千多個住宅單位就要多等幾個月的時間。

建制泛民需反思行政立法關係

議會監察政府是天職,今次修改議事程序未有奪走議員發言的權利,但的確減少了議員阻礙議案落實的渠道。市民應思考一下理想議會的運作模式應當如何?如何平衡監察與民生發展?如何才能務實監察政府?

解決問題方法本不應在收緊議事規則,而在於促進立法會與政府之間需具良性互動,可惜過去五年建制、泛民及政府都無朝此方向進發。建制派議員等不及一開局就決定一勞永逸,時機與力度是否適當人言人殊。

較理想的做法還是心病還需心藥醫,主席留權不用。政府未來在制定政策時充份諮詢民意,行政機關過去企硬不調動議程,寧願「攬炒」的做法不應重現。泛民那種鬥至魚死網破,稍一不合意便動輒拉布癱瘓議會運作的思維亦需反思。泛民跟政府和建制派要重建互信。如何在權在你手後適當運用,才是議會內建制派未來最大的一課。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