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仲達:切莫低估中共的自我糾正

2017-11-26
劉仲達
資深媒體人
 
AAA

 十九大1.jpg

新加坡國父李光耀的遺作《李光耀觀天下》,第一章題目是「中國:一個強大的中央」。李先生說:「五千年來,中國人一直認為,只要中央政權是強大的,這個國家便安全;如果中央虛弱了,國家就會紊亂。一個強大的中央會帶來一個和平繁榮的中國。」

 
李先生指出,西方一些人希望看到中國實現西方傳統的民主,這是不可能的事。「中國是一個地域廣闊、擁有十三億人口、人民具有不同文化和歷史傳統的國家,它將會走自己的道路。」當被《海峽時報》記者問及:「一個強大的中央集權的中國是否中國共產黨的代名詞?」他回答:當然是,但中共已不再是原有字面的概念上的共產黨,而是舊瓶新酒。
 
李光耀與中共五代領導人均有交往,是舉世公認的「中國通」。他的話也許不中聽,卻是真知灼見,道出了中共能夠維持「一黨執(專)政」的社會、文化基礎。而所謂舊瓶新酒,就是不被傳統的馬列意識形態綁架,具備靈活性和務實性,善於自我糾正。
 
別低估了共產黨的韌性
 
中共建黨已經96年。1921年,包括毛澤東在內的13名代表在上海、南湖舉行中共一大,當時全國的黨員只有57人,用了27年就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如今黨員已經發展為8900萬,中國也成為實力僅次於美國的大國。
 
這個百年老黨,當然並非一貫自我宣傳的「偉光正」,而是犯過嚴重的錯誤,用中共自己的語言,就是「走過彎路」。毛澤東時代以「階級鬥爭為綱」,掀起了反右、大躍進、文化大革命等一場又一場的政治運動,令國民經濟走到崩潰的邊緣。1989年的六四事件,也是中華民族的悲劇。也因此,不少港人存在懼共、反共的心態。
 
但切莫低估中共自我糾正的能力。比如,文革結束之後,中共痛定思痛,拋棄「階級鬥爭」,確立以經濟建設為中心,走改革開放之路,將中國打造為「世界工廠」,極大改善了民生。
 
六四事件和「蘇東波」之後,不少人認定中共政權必將崩潰。但鄧小平南巡,頂住左潮回流,堅持走「黨領導下的市場經濟」,抓住全球化的歷史機遇,韜光養晦,悶聲發大財。當年預言「李鵬政府六年後垮台」的民運領袖萬潤南,多年後承認:「我犯的最大的錯誤,就是低估了共產黨的韌性」。
 
中國崩潰論 判斷頗為偏頗
 
習近平五年前執政,中國已經發展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貪腐橫行、貧富懸殊,危機四伏,持續下去,亡黨亡國並非不可能。他敢於自我革命,堅決「全面從嚴治黨」,終於遏制了腐敗蔓延,用王岐山的話,「校正了中國共產黨和中國前進的航向。」
 
美國著名學者沈大偉兩年前在《華爾街日報》發表名為《中國即將崩潰》的評論文章,轟動一時。他當時給出的論點包括:中國經濟精英對中國失去信心,政治壓制,國家宣傳失效,習氏反腐不可能清除腐敗,而且具有「高度風險」,甚至聳人聽聞說:「我不會排除習近平將在權力鬥爭或政變中被推翻的可能性。」
 
兩年過去了,只要不帶有色眼鏡的人士都會認為,沈大偉的判斷頗為偏頗,腐敗當然不可能清除,但至少勢頭遏制了,習近平也因此站在道德制高點,在黨內外獲得崇高的聲望,權勢如日中天。
 
不少精英還以老花眼鏡看中國
 
筆者最近在北京見到一名友人。他畢業於有自由主義傳統的北京大學,言談之中抱怨種種不滿,包括意識形態嚴控、公民社會受壓等。但他承認,大多數民眾接受習氏這套「新權威主義」,而且過去十幾年西方民主政治弊病叢生,也令自由派在中國式微。當我問及「中國崩潰論」,他說:怎麼會?經濟整體還是向上的,老百姓的心態是求安穩,而且享受著民族光榮感。
 
由於長期受西方自由主義影響,香港知識界、精英界不少還是以老花眼鏡看中國、看中共,有的民主派學者在課堂引導學生思考「五星紅旗升不起」,有的作家發表「有信用者不用支付寶」,更是鬧出了笑話。
 
其實,要了解中國、了解中共,方法很簡單,走過羅湖橋,多和不同階層的人士接觸,了解他們是怎麼想的?真實的狀態如何?為什麼不少人不滿現實,罵共產黨,但內心還是不希望它垮台。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習主席在講話中表揚了多名對國家改革開放有功的港人,點讚誰,固然值得關注,沒有點讚誰,亦值得細細體味。香港首富李嘉誠等地產巨富則沒有在表揚之列,這是為什麼?有何微言大義?

    李伯達  2018-1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