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樹廣:香港智庫的機遇與挑戰

2017-12-08
尹樹廣
中俄戰略協作高端智庫理事
 
AAA

report1.jpg
《2016年全球智庫報告》“中國、印度、日本和韓國的頂級智庫”TOP90排名中,團結香港基金排名第60位。(大公報資料圖片)

智庫外交正成為重要的國際現象,其研究成果在各國和地區政府制訂公共政策中的作用越來越大。這是筆者12月1日參加上海社科院主辦的2017年上海全球智庫論壇得出的主要結論,該論壇的主題是“智庫建設:全球視野與中國方案──新起點、新階段、新未來”。香港智庫該怎麼辦?這是一個問題。

傳統智庫面臨嚴峻挑戰

智庫外交受到各國普遍重視,已成為重要國際現象。儘管論壇講者的觀點和角度各有側重,但共同結論卻是:近年來各國智庫的崛起已成不爭事實,其充當政府與公眾間橋樑的媒介作用越來越強,對各國制訂內外政策的影響越來越重。如美國蘭德公司、傳統基金會等二戰後崛起的智庫,仍對美國外交安全政策的制訂發揮着重要影響力。

上海市政協副主席王榮華指出,近年中國智庫飛速發展,對政府和公眾的影響越來越大,如在中國首批25家重點智庫中,僅為中共十九大文件的起草就提供了65篇研究報告。上海社科院共提供了5篇,對中國當今社會主要矛盾的確定和分析的論點得到了採納。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總經濟師陳文玲說,中共十九大標誌著中國進入新時代,這要求中國建設一流水平的現代新型智庫;“一帶一路”倡議標誌著經濟全球化旗手的轉換,中國已取代美國成為全球化旗手,劍橋大學成立了“一帶一路”研究中心,牛津大學舉辦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

自媒體崛起以來,給傳統智庫發展帶來嚴峻挑戰,智庫面臨發展創新。

有代表指出,美國布魯金斯學會倡導的學術性、學理性和中立性等傳統標準正受到衝擊,智庫發展面臨創新。法國國際關係研究所亞洲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兼主任弗朗西斯.尼古拉斯指出,在過去幾年中,隨着社交媒體崛起和新行為主體的出現,包括假新聞和另類事實構成了新現實,世界變得越來越複雜並充滿不確定性。鑒此,智庫的作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重要。同時,由於智庫數量激增和其他機構的競爭,智庫的運作背景愈來愈具挑戰性。在國際關係領域,尋求基於確鑿事實的研究和溝通之間的平衡,是智庫面臨的一大挑戰。

加拿大西安大略大學政治科學系教授兼主任唐納德.艾巴利森說,近年來加拿大和英美等國的數家智庫,有將政治宣傳置於政策研究之上的傾向,這引起學術界和政治評論界的擔憂。各國應對智庫應妥善管理,以保持各類項目活力不會損害自身對主要政策問題的話語塑造能力。

積極參與內地和國際項目

香港智庫的機遇與挑戰並存,亟需優化質量,回歸思想庫本源。

作為“一國兩制”條件下的獨立經濟體,香港的智庫發展也受到國際智庫界的重視。此次論壇發布的由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Lauder學會“智庫與公民社會項目組”推出的《2016年全球智庫報告》,在表格9“中國、印度、日本和韓國的頂級智庫”TOP90排名中,團結香港基金、香港政策研究所和香港經濟研究所分別名列第60位、第77位和第86位。對人口僅700多萬的香港而言,有三家智庫入選TOP90實屬不易,說明香港智庫在“一國兩制”、民生和區域經濟等研究領域具有獨特優勢。

有與會者建議,香港智庫應積極參與到國際智庫合作中,要解決智庫發展中存在的泛社團化、缺乏政府重視和資金支持、大資本驅動下的知庫異化和利益代言、思想庫職能含混不清、對政府公共政策難以形成影響、缺乏社會認知等不足。他們還建議,香港可發揮國際金融中心、國際專業人才匯聚等優勢,抓住“一帶一路”和粵港澳大灣區歷史機遇,積極參與到與內地和國際智庫的共同項目研究之中,繼續在“一國兩制”和基本法等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上作出貢獻。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全國政協副主席,團結香港基金會主席董建華指,香港正面臨一個前所未有的風暴。他對現時局勢感到憂慮及痛心。

    董建華  2019-07-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