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譽仁:政策研究的時代即將來臨?

2022-11-03
陳譽仁
民主思路成員、一國兩制指數合著者之一、香港中文大學的經濟學碩士
 
AAA

 WhatsApp Image 2022-11-03 at 3.16.17 PM.jpeg

幾年前,筆者問不同社會各界的朋友對「香港政策研究的未來」的看法,得到異口同聲的答覆是「政策研究?在香港?算了吧,政府根本不重視…」香港政策的長遠性和前瞻性一直被人垢病。筆者看來原因有二:其一,以往政府奉行「小政府大市場」,根本毋需有太多政策干預市場;其二、英治時期的政策研究一直非本地政務官所做,因此回歸後政府以往一直缺乏政策研究的能力;而政府對政策研究的不重視亦間接導致民間的政策研究甚少,因為研究後根本不會為政府所重用。[註1]

今日,情況已不能同日而語。不論在政府內部、政圈以至香港各界,政策研究必然是未來的超重心:

首先,國家主席習近平講話中的「四個希望」:提高治理水平、增強發展動能、排解民生憂難、維護和諧穩定,皆指向一樣事情:特區政府須有長治久安的政策。其實早於2015年時,中央就在國內大力推行科學決策,以理性實際方法解決問題。因此自新行政長官上任,政府一直強調「由亂到治,由治及興」、「結果為本」。

要做到治理為本,必須要重視政策;而要做到結果為本,政策不能流於空談,政策的具體性、執行性要有,換言之政策質量要夠高。要在各方面都有好質量而有效的政策,巨量的政策研究是必不可缺。政府在未來施政上將需要大量建設性和能實行的政策建議和研究。

從多方面都可以看到政府重視民間政策建議。最近出台的施政報告中,特首不但要重設政策組、設立「紅隊」,亦採納不少非政府內部的意見,以筆者所知包括議員、民間智庫、大學教授、民間團體等的建議都有部分被接納。可見本屆政府重政策,也重民間的政策建議。在民間的諮詢和收集意見也非「意見接受,態度照舊」。

第二,政黨將會集中重心於政策研究。政治圈內,自從國安法頒布、選舉方法更迭以後,政黨間的政治鬥爭銳減,在這種政治形勢下,「忠誠的廢物」將會被淘汰。政治中人的重心必須轉向政策,如英美等地的政黨也會進行大量政策研究,而香港政黨以往對此並未太重視。未來,政黨無可避免地會將更多資源由政治選戰轉至民生政策研究上。

第三,各界齊心槍口對外。香港各界近月被新加坡不斷搶生意:先是金融科技周刻意撞期,再有喵坊被挖走、新加坡在國際金融中心排名上超越香港、新加坡租金節節上升等。香港各界應意識到齊心對外的重要性。而政府政策對地區之間的競爭有極為重要的角色,因此想必各界亦會着力研究有何政策能推動香港在國際舞台再現光芒。

政策,「策」的是整個社會,往往牽一髮而動全身,因此政策須處處周到,才能達其效。香港再走向輝煌的第一步就是政策研究,政策研究亦必將成為未來政治家必須要有的能力。只要有足夠政策研究,政府繼續多採納民間建議,筆者深信香港將再創高峰,再創傳奇!

註1:有關香港政策研究和智庫發展的詳細分析,請參閱筆者的智庫生態研究報告 (Chan, I., Wong, B., & Liu, S. (2022). Hong Kong’s think tank ecosystem: Building a revolving door for evidence-based policymakers. PoD-HKAPP Occasional Paper No. 4. Hong Kong: Path of Democracy.)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兩地「通關」的實現意味着最寒冷的冬天已經過去。疫情終究隔不斷香港與內地同胞的血脈親情,終究擋不住內地與香港同發展共進步的美好未來!我們期待,兩地恢復「通關」後,香港與內地之間的交流往來不僅能回到昔日的熱絡局面,而且能夠在更高層次、更高水平上引發新的化學反應,為推動中國式現代化和香港由治及興進一步注入強大力量。

    2023-0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