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正偉:選舉前擺下街站就可以贏回選票?

2018-03-15
陳正偉
資深媒體人
 
AAA

vote1.jpg

立法會補選落下帷幕,最終建制與泛民從議席上平分秋色。只不過,泛民在本次選舉中得票被建制派追上,更是失去了本以為「十拿九穩」的九龍西席位。建制的選票逐步追上泛民,讓一眾泛民人士開始反思。

本次補選,港島區方面,民主黨的區諾軒擊敗了新民黨的陳家珮,不過,區諾軒的得票率只比陳家珮多了3個多百分點,建制派在港島區的得票更是直逼五成;在九龍西,服務基層10年的鄭泳舜打敗了被DQ光環籠罩的姚松炎,更被媒體稱為是「爆冷」、「奇跡」。

經歷了過去幾年的政治紛爭以及社會撕裂,香港市民已經對激進的政治爭鬥開始厭倦,市民更加希望議員能夠腳踏實地,在立法會實事求是的服務市民,利用挑起社會分裂的政治口號進行政治宣傳已開始不管用了。這也就不難理解為何建制選票開始追上泛民,鄭泳舜能夠在九龍西獲得支持。

黃之鋒自己今天也說,這次的補選令他們明白傳統泛民和政壇前輩的重要,今後會加強傳統的拉票工程,承認過去只是著重於打網絡戰。他更驚訝,民主黨前主席、前港島立法會議員楊森落區拉票,即使在建制派票倉的南區石排灣村,也見楊森與街坊熟絡,「一小時內已與5、60名巿民握手,感受到世代差異。」

於是,黃之鋒認為,過往香港眾志較著重打網絡戰,但今次香港島補選是單議席單票制,要爭取10多萬票才能勝出,因此今後要加強傳統的拉票工作,包括擺街站,會因應基層及中產組群,設計不同的宣傳單張等,網絡戰與實體宣傳同樣重要。

不過,黃之鋒只是看到了表面,而非看到了根本。他們以為,楊森又或者鄭泳舜,只是在選舉前喊喊口號,擺下街站那麼簡單。殊不知,那些獲得街坊支持的參選者,他們的背後是數十年,甚至是一輩子將自己奉獻到了社區。

建制派當中,除了鄭泳舜之外,還有許多人是一步步從地區服務開始,還有很多人,他們從一開始走出校園之後就投入到地區的工作,為市民服務。但回過頭來看看,黃之鋒等人,近年來除了走上街頭,活在媒體鏡頭之下,似乎也找不出什麼服務市民的事情了。

從本次的選舉結果和得票情況已經不難看出,香港市民對激進泛民已經逐漸失去耐心,對那些空降的「政治明星」甚至開始反感,靠著走上街頭,揮舞拳頭搞激進的事情就可以撈到一堆選票的時代正在消逝。

所以,黃之鋒以為加強傳統的拉票工程就可以爭取更多選民,實在很傻很天真,根本沒有看到事情的根本,拉票工程只不過是臨近選舉前的宣傳罷了,真正要獲得選民支持,那是日積月累,真心為市民服務的過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上個月1125補選後,非建制派的矛頭亂指,連杜汶澤都可以成為被指責的對象,可以見到經過311及1125兩次補選後,非建制派內部都亂得一團糟。劉小麗李卓人團隊固然有問題,但劉信認為問題的根源全部源於一個組織:民主動力。

    劉信  2018-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