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建制派贏得險,仍須檢討賽果

2018-03-15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yyy.jpg

補選結果出爐,當選人分別是區諾軒、范國威、鄭泳舜和謝偉銓。DQ之前,原本四席皆在泛民手裡,如今建制派居然可重新拿回兩席。三區直選投票人數約81.6萬,總得票來說,泛民得票47%,建制派則有43%,差距不足4萬票。建制派戰績已算不俗,得來不易。

可是,若細心觀察每一區別的得票,建制派似乎「贏」得十分僥倖。

九龍西選區:不可勝在己,可勝在敵

九龍西方面,鄭泳舜得票為107,479票,姚松炎則有105,060票,相差約 2,419票。所謂「不可勝在己,可勝在敵」。民建聯鄭泳舜所以能勝出,除了自身沒有犯什麼大錯,選舉資源亦到位,守住了公屋的建制「基本盤」之外,主要還是得益於對手的「鬼打鬼」而已。該區的對家是姚松炎,九龍西本是民協的老巢,卻被姚松炎「屈基」逼退。至今,民協馮檢基亦沒有為姚松炎站台,明顯仍有嫌隙。而且姚松炎較少落區,以社交媒體造勢為主,最終以2,419票之微,敗在建制派手裡。

正如李慧琼所說,民建聯於九龍西之勝出,根本就是奇蹟。

雖然姚松炎敗了,但建制派和支持者亦要想清楚,為何一個毫無政績,只帶著「泛民光環」,以「反DQ」為號召,甚至不甚「落區」的姚松炎,居然只輸兩千多票?此外,姚松炎因宣誓被DQ,仍可「入閘」,報章和社交媒體,甚至早已找到姚松炎與日本政治團體友好的證據,他亦曾在公開場合指出,「自決」是其中一個政治考慮,明顯觸及中央底線。為何此人仍可再選?又為何此人還可以得到高票數?

功能界別:空降僭建,仍得高票

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別的謝偉銓,得票為2,929票,只比對手司馬文多584票,即約多兩成而已。司馬文屬「空降」,又有僭建醜聞,且被親中報章及網媒日以繼夜的攻擊,謝偉銓才能險勝,贏不足600票。謝偉銓的「梁粉」身份,不容於「林鄭政府」,無法入閣;亦不討好選民,贏得著實不容易。

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以來,功能界別的「染黃」速度極快,泛民滲透甚強。如今,泛民只以一個「空降」的投機份子,以僅600票之微敗陣。若泛民如上屆一樣,再花一點精神去「鎅票」,建制派於多個功能界別裡,亦會隨時失守!

新界東敗在鎅票

新界東泛民范國威得183,762票。建制派的鄧家彪獲 152,904票。走中間路線的方國珊卻有64,905票。其實多年以來,方國珊已不停成功「鎅票」,可算是直接打擊建制派。一次選舉的經費不菲,她可以不選又選,屢敗屢戰,背後明顯得「貴人」支持。不少建制派支持者亦提議,何不招攬方國珊?作為小市民,我們無法確知背後的政治角力如何,但方國珊已成為建制派在該區的「剋星」,得64,905票亦是非同小可,在戰術層面來說,要麼,就是招降。要麼,就是把之打擊。純以民意的角度出發,支持中間路線的人,其實不少都是反對泛民的,但卻又不想支持建制派。建制派在打後的日子裡,如何贏得這班「中間人士」的民心?這是非常值得研究的課題。到底建制派有什麼事得罪了這班「中間派」?他們訴求又是什麼呢?

lose1.jpg

港島區敗在葉劉?

有人指出,港島區的新民黨陳家珮已得127,634 票,對手區諾軒則有137,181票。其實只輸約10,000票,已比過往紀錄佳。可是,除非你的部署是打算輸的,否則又怎能說對賽果滿意呢?

據觀察所得,自去年12月起,新民黨的宣傳機器已是「舖天蓋地」般為陳家珮宣傳,幾乎每一個地鐵站也有拉票團隊,海報、宣傳單張滿地,日夜不斷的造勢。而且,新民黨亦得民建聯之助,請了黨內重量級人馬替其「站台」。反之,泛民周庭先被DQ,「承繼人」區諾軒的宣傳攻勢,大約遲至農曆年假後正式才開始。

葉劉的部署,可謂「一鼓作氣,再二衰,三而竭」,連續幾個月也耗了不少人力物力,直至選舉當日,居然聲勢一下子給人壓下去了。「人頭」仍是有的,但「員工」卻不積極,隊形鬆散,口號也喊得不夠響,每一區都不見有什麼「隊長」統領,宣傳品也不夠誇張,不夠鮮明。當日,亦沒有設計出一些叫人「非投你不可」的口號。明顯是,葉劉一黨,花錢很多,但卻收不到效果,資源的運用亦不夠聰明。

此外,財政預算案發表後,葉劉提出「小修小補」的方案,表面上似乎「甚懂行政」,但卻忽略了大方向。近十年,庫房連年水浸,政府早有很多錢「儲起來」了。今年,又有巨額盈餘了。如果說要儲錢來投資未來或應急,過去十年,政府不停的把錢撥入不同名目的基金,早已儲起一大筆了,就是今年豪爽一次也不行?就算受惠於退稅的市民,仍不會滿足。如今實情是,連中產也希望派錢。葉劉還在賣弄她的「小修小補」方案?

還有,選舉日,葉劉一黨,直至下午後,才開始「告急」,卻不斷花精神搞了很多小動作出來。例如是向廉署舉報,或投訴被對方的支持者圍攻等等。

須知於香港市民的心目中,一直以來,只容許泛民搞小動作。去年,泛民元老級人馬,就是搞了一場「林子健魚柳包事件」的國際大笑話出來,只要過了一、兩個月後,一樣無損市民對他們的支持。但建制派卻不會得到這種「禮遇」。建制派亦要明白,現實就是這樣不公平的。所以運用社交媒體,搞小動作,或應付對家的滋擾,是需要非常小心,根本不宜多做。

宏觀層面上的總結

眾多周知的「泛民金主」又傳出裁員消息。泛民一方,明顯財困力乏,選舉資源不夠,分配也不平均,宣傳攻勢亦無復當年勇。此外,建制派的新興網媒,亦發揮了一定制衡的功效,至少把區諾軒「燒基本法」、姚松炎「贊成自決」和司馬文的「僭建」發揚光大。

可是,單靠媒體的此消彼長是不夠的,建制派亦要重新考慮自己的定位。例如政府的財政預算案不得民心,何不跟政府「割蓆」?「林鄭政府」亦不會每事遵從建制派的提議,而且還在跟泛民「眉來眼去」的走「大和解」路線呢!反過來說,建制派亦可看民意行事,只在關鍵時刻及敏感議題上,才走出來支持政府,完全沒有必要凡事都「死撐」政府。

不少市民亦知道建制派為了選票而在預算案上,跟政府討價還價,但大家心底也明白,建制派是不會反政府的。可是,如果建制派真正掌握民意,有清晰的理念,何不認認真真的站出來反對政府?只有顯示出尊重民意,並有清晰的理念及底線,建制派才會有新動力。否則,就只會繼續淪為政府的「舉手機器」。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上個月1125補選後,非建制派的矛頭亂指,連杜汶澤都可以成為被指責的對象,可以見到經過311及1125兩次補選後,非建制派內部都亂得一團糟。劉小麗李卓人團隊固然有問題,但劉信認為問題的根源全部源於一個組織:民主動力。

    劉信  2018-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