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選舉分析,切忌摘櫻桃

2018-03-28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
 
AAA

win1.jpg

姚松炎在立法會補選落敗後,傳媒人路易撰寫了一篇文章「賽果分析」,認為建制派能在單議席單票制的地方選區補選取得一席,泛民的得票率下跌,原因是林鄭政府在補選之前,做的三件看起來對建制不利的事,分別是:確定四議席補選方案、未將補選時間與兩會錯開,以及「放生」姚松炎。

作者認為,正因為這三件事,加上林鄭上台後一系列「和解」、「休兵」的行動,使到整個選舉趨於理性,使泛民少了「同情票」,是「建制派取勝的真實原因」。作者為奶媽邀功的同時,不忙兜售所謂的「大和解」,認為今次補選結果證明「和解思維方向正確,強硬路線適得其反」。

不諱言的說,這篇分析犯上了邏輯上的摘櫻桃謬誤 (cherry-picking fallacy),即是為求證明自己的結論正確,只願提出有利於立論的證據,同時故意隱藏不利自己結論的論點,有如果販為求櫻桃賣相更好,於是蓄意把壞掉的櫻桃摘走一樣。事實上而言,建制派在今次補選中,只在九龍西獲勝,在新界東和港島區則是落敗,作者卻蓄意「採櫻桃」,選擇避而不談。

有人或許會說,即使建制派在新界東和港島區落敗,泛民在補選中的總得票,確實有所下跌啊?雙方的得票差距也有所收窄啊?顯然,大家忘記了幾樣客觀事實:(一) 同樣是補選,2016年的補選投票率,也是只有 46.18%,遠低於換屆選舉的60.24%;(二) 今次補選跟上次不同,收視率最高的無綫電視,沒有舉行選舉論壇;(三) 同樣是新東補選,周浩鼎跟泛民楊岳橋的得票差距,比今次鄧家彪差距少28,882票。

港島區方面,陳家珮在港島的得票,比建制派在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的總得票少了 20,203票,比2007年的葉劉淑儀得票,則少了 9916票。若用上作者的那套立論,我們又能否得出結論,建制派在新界東的票數差距拉大,陳家珮在港島區的跌票,都是因為林鄭做了三件「對建制不利的事」呢?

此外,作者提到所謂的「放生」姚松炎,是建制派在九龍西取勝的「真實原因」,也是犯了「採櫻桃謬誤」。若是依照作者的邏輯,我們又能否說:周庭、劉穎匡、陳國強沒被「放生」,也是建制派在九龍西取勝的「真實原因」?同樣原因,區諾軒能夠入閘同樣有「放生」的嫌疑,為何建制派在港島區落敗?

另有一個客觀事實,作者自己也清楚:若將空缺的六席合併補選,九龍西和新界東將有兩個名額,補選也會改行比例代表制,建制派將在地方選區中,有機會拿到兩個議席。現時劉小麗和長毛的DQ上訴仍未審結,若然他們敗訴,作者又憑什麼能夠肯定,建制派能在他所吹噓的「和解思維」下再勝一仗?在下次補選中未有結果之前,作者便聲稱「確定四議席補選方案」對建制反而有利,實在是言之尚早。

其實,一場選戰的成敗因素頗多,由本地近年來的政局變化、到選區人口結構和分佈上的轉變、再到各個黨派的地區工作和協作、參選者本身的形象和政績、乃至對手的選舉工程失誤,都會產生決定性影響。是故,客觀的選舉分析,必須建基在可實證、可量化,以及邏輯上說得通的論據之上。立場先行的所謂分析,實在是多寫無益。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上個月1125補選後,非建制派的矛頭亂指,連杜汶澤都可以成為被指責的對象,可以見到經過311及1125兩次補選後,非建制派內部都亂得一團糟。劉小麗李卓人團隊固然有問題,但劉信認為問題的根源全部源於一個組織:民主動力。

    劉信  2018-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