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雲漢:衰敗霸權的最後一搏?

2018-04-03
朱雲漢
中央研究院政治學所特聘研究員
 
AAA

當前,重新思考對中國的戰略已成為美國兩黨共識。

us1.jpg

美國面對中國崛起的恐慌,赤裸地顯現在特朗普剛發布的對華政策中。17年前錯過的抗中時機,現在恐怕為時已晚。

特朗普政府在近期發布的《國家安全戰略報告》與《國防戰略報告》中重新定位中美關係,將中國視為國際體系中的頭號對手。

雖然奧巴馬政府也把中國當作潛在的競爭對手,但長期以來美國兩黨都奉行建設性交往政策,仍把中國定位為合作夥伴。特朗普政府則赤裸地指出,中國和俄羅斯對美國的威脅程度,僅次於伊朗和北韓,把中俄稱為「改變現狀的國家」,在價值觀和利益上與美國對立。

當前,重新思考對中國的戰略已成為美國兩黨共識。

中國雄心 超美國菁英想像

過去,美國主流外交菁英一直主張與中國開展建設性交往,其假設是:中國可被吸納進美國主導的國際秩序,中國融入後,美國就可影響中國的發展道路,讓中國在政經、社會結構上逐漸向西方發展模式靠攏。最近,美前資深外交官坎貝爾和拉特納在雜誌上明白地指出,這個天真的假設已徹底破滅。

美國調整對華戰略早有跡象。去年二月,美知名中國問題專家夏偉與謝淑麗召集跨黨派中國專家小組撰寫的《美國對華政策:給新政府的建議》明確指出,中美關係正處於「驚險的十字路口」,過去很多假設已與客觀事實的發展脫節。建議下一任政府更果決而有力地回應中國對美國價值觀與經濟利益的負面作用,凡是不符合或挑戰美國主導的秩序、價值觀的行為都必須有所回應。

其實,美國對中國崛起深具戒心,絲毫不讓人意外。美國習慣一超獨霸的體系。近年,中國領導人展現的理論、制度與文化自信,雄心勃勃的「一帶一路」倡議,以及在G20架構下的積極作為,完全超出美國菁英的預想。

美國外交菁英第一次強烈感受到挑戰,認為自己有可能失去霸主地位。而美國國家利益的核心,就是維護其全球霸主地位,主導國際秩序,並從中獲益,絕不允許任何可能淩駕自己之上的挑戰者出現。

在小布殊總統執政初期,國安團隊已準備對中國採取全面遏制政策。然而九一一事件,讓全球反恐成為當務之急。對抗中國的戰略因此延後17年,給中國帶來空前的歷史機遇。如今美國領導地位搖搖欲墜,而北京已非當年吳下阿蒙,特朗普可以出的招已經不多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灼見名家》,本網獲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 從貿易戰到肺炎疫情,中美關係達到近年來前所未有的冰點,受此影響,包括英國在內的西方國家正轉變對華態度,所有夾在其中的中國企業,恐怕首當其衝受到影響,短時間內都無法安穩。

    2020-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