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善馥:貿易戰中,美方在盤算什麼?

2018-06-22
陳善馥
學研社成員
 
AAA

T1.jpg

6月1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終於宣佈,對中國價值五十億美元的貨品徵收關稅,而中國也馬上宣佈對美國貨品徵收同等價值關稅反制,而在十八日特朗普又宣佈正指示貿易代表研究把關稅範圍擴大。全球股市受中美貿易戰影響而下滑,港股亦不能倖免,恆生指數在6月19日低開310點失守三萬關,全日下跌2.78%,可見貿易戰之下,香港也難以獨善其身。

雖說貿易爭端在國際貿易間並不罕見,但隨著美國不斷對包括傳統盟友在內的各個主要貿易夥伴加徵關稅,難免令人更關注大型貿易戰是否已迫在眉睫,以及其對全球經濟體系的影響。這次看似山雨欲來的貿易戰的有趣之處,在於各國在研究和推行貿易政策時, 都有明顯政治考慮。

推激進政策兌現競選承諾

貿易戰的始作俑者特朗普,自就職至今已有一年半,但在國內可說是四面受敵。各項民意調查都顯示其支持度較最近幾任總統為低,尤其是民主黨支持者對其十分反感。其實,他推出的各個主要法案,不論是失敗的醫療改革,還是成功通過的稅務改革,甚至是如今正在風眼中的對非法移民的強硬立場,都是其競選政綱的一部份。

與此同時,他在總統大選時建立的主要形象,就是在華盛頓骯髒的政客圈子外的成功商人。正因如此,他雖與共和黨的高層不太咬弦,但在其支持者之中卻保有極高的支持度。 而他也得以在部份右翼傳媒的支持下,無視政治、 外交等各範疇的傳統和不成文規定,推出其看似激進的政策。 

北韓一役令特朗普敢於四面開弓

特朗普與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會面雖不在其競選承諾之中,但實能提供另一觀察角度。特朗普在會面前後一直宣稱自己成功令北韓政權軟化,其中重點在於對之施以最大壓力(maximum pressure) 。事實上這宣稱是否成立姑且不論,兩人在新加坡的會面廣受注目卻是事實,甚至在美國有輿論認為特朗普應因此而獲頒諾貝爾和平獎。

這個「成功」案例看似印證了「以戰逼和」策略的成功,即當己方足夠強大時,便可提出遠超對方能接受的要求,從而逼使對方最終同意對己有利的方案。北韓一役成功後,也因此令他敢於四面開弓,令美國利益最大化。

美國打的不只是貿易戰

特朗普對中國貨品加徵關稅,固然有上述以戰逼和,威逼中國簽定城下之盟的成份在內,更重要的是,他也可聲稱他是在兌現其競選承諾,去保障美國工人就業免受中國「不公平」的貿易政策所害。另有一點須注意,其實特朗普政府對中國開打的,並不只是貿易戰,而是包括投資限制在內的經濟戰,最主要目標是要打擊中國製造2050戰略。可是,對於被徵收關稅的中國而言,這戰略是關係到中國經濟轉型的重要關鍵,不可能放棄。

如今中國的經濟仍有不少隱患,所以中國對美國貨品徵收關稅反制,實是希望把中國的損失減至最低的無奈之舉。也正因如此,中國的反擊就必須有針對性,精凖打擊特朗普的痛處,從而令其盡早收兵。所以中國至今宣佈的關稅所針對的貨品,正如不少中外傳媒所分析的一樣,都是針對共和黨和特朗普支持者集中的州份。至於最終效果如何,還需假以時日,才能有所分曉。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