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展2018】言冊:香港愛情走向

2018-07-16
言冊
文化工作者
 
AAA

love1.jpg

今屆書展聚焦愛情文學,點題為「從香港閱讀世界  問世間情是何物」,展出張愛玲、亦舒、林燕妮及鄭梓靈等代表作家的相關藏品。

愛情小說未必是最具有文學價值的作品類別,但肯定是最流行的大眾讀物,中西古今皆如是。容易代入和產生共鳴構成流行因素,主角經歷的患得患失、甜蜜美滿以至傷心欲絕彷彿都是你我的切身感受。

當然,兩個人的愛情說來說去,充其量只有分分合合;然而偉大著名的愛情文學作品卻能以愛情故事作骨幹,呈現一個時代的特色和變化,正如《紅樓夢》表面寫的是林賈薛的關係,實質卻道出枝葉龐大的家族興衰,側寫出一個朝代的政治氛圍。而近代的張愛玲已有許多著作被改編成影視作品,纏綿悱惻的感情瓜葛固然觸動人心,而背後那強烈的時代動盪氣息,更映襯出主角無法掌握的命運是如何悲涼。

每個城市和每個年代孕育的愛情不盡相同,瓊瑤的呼天搶地早已不合時宜,反之產量一直不減的亦舒更值得探討。由六七十年代至今,寫出逾三百本書,驚人的生產量同時反映其作品能與時代並進。亦舒筆下的女子大都有一些共通點:獨立聰慧、自主堅強、追求有品味的生活,愛情對她們像是調劑而已;她曾寫過這樣的句子:「人生短短數十載,最要緊的是滿足自己,不是討好他人」,在她的小說世界無處不透露出一種「女人沒有男人照樣可以活得好,甚至更好;屈就與不適合的男人交往誠然浪費人生」的信念。這完全呈現了香港社會的男女平等,即使回到數十年前,香港的女性地位也算是世界上甚高。當年工廠女工的生產能力為大眾女性帶來經濟獨立的美好,而教育平權更造就了許多高學歷女性。延續至今,就更能解釋所謂「港女」的含義,在我看來,未必不是一種褒獎。

但人類本來就是矛盾體,在表揚女性自立的另一端,便是「霸道總裁」系列。灰姑娘的幻想好像從沒有在言情小說的世界消失過,雖然書展中介紹的作家未必有如此俗套,但總會有俊男多金、浪漫邂逅的情節;或許那是學生少女的憧憬,又或是已經生活不起波瀾的中年婦女寄情虛幻的投影。

但現代的速食愛情偏偏未在愛情文學中發芽,放眼流行作品,始終是感情細膩的浪漫故事更受歡迎;活在今天,讀一本愛情小說,算是聊以自遣的南柯一夢嗎?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