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志明:把握港珠澳大橋帶來的機遇

2018-07-20
易志明
立法會議員(航運交通界)
 
AAA

 

kco 2.png

歷時多年興建的港珠澳大橋終於進入最後準備階段,大家對這個被譽為世界最長的跨海橋隧組合的開通翹首以待。

港珠澳大橋將加強粵港澳的連繫,促進區域合作,完全配合內地推動的「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把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為世界級城市群;香港亦可因此而擴大經濟腹地,締造更大商機。

南部經濟金融中心

珠江三角洲是中國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之一,是南部的經濟金融中心。早於70年代起,港商已到珠江三角洲投資,由於珠江東部與香港直接接壤,有便利的陸路交通聯繫,因此,港商過往較為集中於珠江東部。惟隨著珠江東部的不斷發展,製造業已由低增值朝高增值方向發展,生產基地開始西移,向經營成本相對較低、有充裕土地及勞動力的珠江西部發展,珠江西部成為珠三角工業及出口的新增點。

但香港與珠江西部的陸路交通運輸聯繫薄弱,須繞過深圳,經東莞虎門大橋,繞行距離較長;隨著車流量日益增加,虎門大橋已達飽和,經常嚴重塞車,車程時間難以掌握,大大增加運輸時間及成本。因此,與珠江西部的聯繫以依靠水路為主,雖然運輸成本相對較低,但過程較為轉接及時間亦較長,由珠三角西部的主要港口到香港連裝卸貨櫃需要約24小時,欠缺競爭力。

車程將縮短

當港珠澳大橋開通後,日後來往香港與珠江西部的車程將大大縮短,45分鐘可達澳門及珠海;1小時到達中山、江門和鄰近地區;而3小時基本上已可覆蓋珠三角所有主要城市,有助減省陸路客運和貨運的時間和成本。就以貨運而言,由珠海前往葵涌貨櫃碼頭將可由3.5小時減至約75分鐘,省時又省燃油;加上大橋的收費為110元人民幣,較現時繞經東莞虎門大橋的700元橋路費節省近600元,運輸成本將因大橋的開通而大幅下降。。

另外,港珠澳大橋與珠西的道路網絡接軌,打通西面的交通大動脈,香港的輻射將可遠至廣西、雲南、貴州、四川等省份,把貨運物流這個餅造大。港珠澳大橋有助推動粵港澳三地的人流及物流,鞏固香港作為國際金融、貿易、航運、物流、高增值服務中心的地位,同時亦促進地區旅遊業的發展。

雖然港珠澳大橋的開通將有助擴大香港在內地的貨源腹地,香港的貨運物流業將會因此而受惠,但最終香港是否能把握這個機遇,還要視乎特區政府是否願意投放更多資源,適時推出政策,以鞏固香港的固有優勢。

強化現有基建

為把握機遇,特區政府正致力強化現有的物流基礎建設,如興建機場三跑系統;預留多個供物流發展的用地包括在屯門西、洪水橋和元朗南新發展區,以及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人工島上蓋;並落實「善用葵青區港口後勤用地的建議」和興建多層式大廈以增加物流用地等,但進度極之緩慢,甚至是滯後,完全未能配合正迅速發展的大環境,因此,特區政府必須急起直追,盡快落實上述的基建項目。

香港的航運物流業的成功,有賴陸路跨境運輸扮演重要的角色,港珠澳大橋開通後,對中港跨境司機的需求將會有所增加,但本港的中港跨境貨櫃司機正面對青黃不接及老年化的問題,現時四千多名獲准駕駛跨境貨櫃車往來粵港兩地的司機,有近七成是50歲或以上;加上內地當局又設定50歲後不准考牌及60歲為貨櫃車司機的年齡上限,倘若政府沒有政策吸引新血入行,香港的物流業發展將受到窒礙,港珠澳大橋開通後所帶來的新商機亦難以受惠。

既然中港跨境貨櫃車司機對本港港口發展至為重要,政府除應考慮增撥資源,讓如「海運及空運人才培訓基金」的資助範疇能把跨境貨櫃車司機納入在內,還應積極考慮輸入外勞,以填補中港跨境貨櫃車司機的不足,配合未來跨境貨運的發展。

港珠澳大橋將進一步完善香港與珠三角的交通網絡,有助加強粵港澳三地的合作,藉相互取長補短,達至互利共贏,促進區內的經濟及社會發展,締造更多契機。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