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帆:中美關係 — 一種非對立視角的觀點

2018-08-10
王帆
外交學院副院長、教授
 
AAA

US.jpg

眾所周知,中美關係出現對抗,往往與美國認為中美關係是零和對立的觀念有關。美國認為中美崛起與衰落之間存在對立關係。筆者認為,這是完全錯誤的看法。

一、經濟總量與綜合實力的悖論。中美GDP總量和綜合實力差距尚遠。2017年,美國GDP全球佔比約為24.32%,而中國GDP全球佔比為14.84%。美國GDP總量約是中國的兩倍多。從綜合實力來看,中美差距顯著。中國還是地區性大國,美國是全球性大國。軍事上美國領先中國20年。中國軍費不到美國的1/3。中國人口是美國四倍。從綜合實力和人均GDP看,美國都遙遙領先於中國。由此,中國實力進一步提升並不必然意味着中美衝突可能性的上升,也不意味着中國將隨着實力的變化而變得更有挑釁性。

二、中美兩國實力消長的對立論。從另一角度看,美國實力或影響力的下降也並非是由於中國崛起所造成的。美國衰落與中國崛起並不必然具有對應關係。中國崛起與美國的相關性不恰當地被扭曲誇大。2008年美國陷入持續性金融危機,這成為導致美國經濟實力甚至是綜合實力下降的新拐點。但這一危機是由於美國國內信貸系統出現問題,同時也是由於美國發動伊拉克戰爭所帶來的巨大財政赤字所致,與中國經濟飛速發展沒有直接關係。

三、國際影響力的零和博弈悖論。至於美國在國際事務影響力的下降,更非中國掣肘所致。與之相反的是,中國在諸如反恐、反核擴散等重大國際事務中一直與美國展開積極的合作。特朗普上台後,美國出於推卸責任、減少成本的目的,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巴黎氣候變化協定和奧巴馬時期倡導的TPP,這更非中國因素所致,而美國進行責任外包和責任轉移的結果。美國採取貿易保護主義,主動減少了對經濟全球化的影響。

戰爭方式作用的下降以及美國對戰爭手段的反思,也是美國影響力降減的原因之一。美國軍事干預能力的下降被認為是美國國際影響力下降的重要標誌,而這一點與中國國力的上升沒有相關性。美國國際影響力下降的原因是多重、多方面的,美國不可能如二戰結束後那樣為所欲為。國際事務更加複雜,美國自身管理理念和手段更新不足,傳統方式不足以應對新威脅等等,都造成了美國國際影響力的下降。此外美國也主動減少對國際組織和國際機構的影響。將美國影響力下降歸於中國影響力上升是沒有道理的。

從中美無法分割的相互依存程度進行分析也可以得出結論:美國衰落並不意味着中國的崛起,美國衰落中國也會被削弱。中國無法從美國的衰落進程中獲益。中美相互依存關係是十分重要的。當中美關係運行良好的時候,其意義並不一定完全展現,但中美關係出現問題,尤其是國際社會出現危機或熱點時,中美關係的重要性則會充分體現出來。

中美的相互依存是新時期中美兩國共同促進的,中美關係是共生共榮共贏的關係,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關係。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載於「中美聚焦」http://zh.chinausfocus.com/foreign-policy/20180807/31349.htm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