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大鈞:法國與阿根廷的美妙結合

2018-08-10
黃大鈞
網站《毛城城》總編輯
 
AAA

redwine.png

四年一度的世界盃,隨著法國擊敗克羅地亞後奪冠後,雖然已曲終人散,但多場比賽仍然叫人回味,如日本領先兩球下,被比利時後來居上絶殺,還有法國擊敗阿根廷,更被視為麥巴比取代美斯登基為球王的一戰。

說起法國與阿根廷,便想起世界盃開賽前不久,在Grand Hyatt扒房參與阿根廷酒莊Cheval Des Andes的wine dinner。

這個是由LVMH旗下兩個位處不同洲的酒莊,包括法國波爾多Saint-Émilion 一級酒莊Cheval Blanc及阿根廷Terrazas de Los Andes,共同於1999年在Mendoza合作開創的項目。而這晚的wine dinner,Cheval Blanc的主席Pierre Lurton亦遠道由法國來。至於為酒莊擔大旗的釀酒師,即非法國人,亦不是阿廷人,而是來自意大利的Lorenzo Pasquini。

大家酒過三巡,自是無所不談,除了談美酒美食,當時即將開鑼世界盃自然也是話題。雖然意大利今屆並沒有打進世界盃決賽週,但常言意大利人都是足球迷。作為意大利人的Lorenzo這一屆會捧哪一支隊伍,自是席上部分「好奇心旺盛」的賓客想知道的。到底會否是他居住的阿根廷,或是酒莊集團來自的法國?

可是Lorenzo笑著回答:「之後也有人這樣問我,但我已經不看足球了,改看其他運動比賽了。」雖然他口中這樣說,但大家都相信世界盃,他仍是會看的。但法國對阿根廷的比賽,他會支持其中一隊,還是保持中立,可真是只有他才知道。

至於Cheval Des Andes,郤不是法國與阿根廷的對決,而是結合了新舊世界兩個重要產酒國的美麗成果。集合了Cheval Blanc的釀造傳統,加上阿根廷安第斯山脈的terrior,被譽為是新世界的一級酒莊,絕對名不虛傳。主要以Malbec及Cabernet Sauvignon兩種葡萄調配而成,每年調配的比例,會因應該年收成的水平而調節。

當晚品嘗了三個年份的Cheval Des Andes,分別是2008、2012 及2015年。三支酒同樣帶有南美洲熱情的風格,可是愈新的年份,卻愈顯得優雅,可見釀酒師的心思,並沒有麻木追妄澎湃的口味。而當晚狀態最好的,應是2012年,但數年後或許2015年能後來居上也說不定。

 b2b192b8-dc82-4899-b4aa-60a8e1341048.jpg

1. 2008、2012 及2015年的Cheval Des Andes,當晚以2012年最好狀態56ba3660-d935-4796-8b8e-cb07b7e6c23e.jpg

2. Cheval Blanc的主席Pierre Lurton亦遠道由法國來出席wine dinner

6740e8f9-bea5-4245-b6f8-d7d114c3aa63.jpg

3. Cheval Des Andes擁有阿根廷安第斯山脈的獨特terrior (Source:Cheval Des Andes網頁)7bdb2684-0035-4675-b8a0-0e3e6bb051b1.jpg

4. 未知來自意大利釀酒師Lorenzo Pasquini在世界盃捧哪一隊 (Source:Lorenzo Pasquini Linkedin)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運動能夠凝聚民心,並非毫無價值的道理,這些年我們都應該學懂了。但我們能夠學懂長期支持,不只充當勝利球迷嗎?或者很多人還需要多點修行。

    余樂文  2018-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