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樂文:盤點世界盃

2018-07-20
余樂文
文化工作者
 
AAA

world1.jpg

世界盃曲終人散,你的心情如何?如我一樣覺得失落,對於忽然有覺好瞓感到驚訝?還是慶幸毋須再扮演part time球迷,不用再擔心不睇世界盃就無話題?

無論你的立場如何,若果你有看過今屆世界盃,應該都會被球員的熱血觸動。日本隊球員及球迷的紀律,隊員在場上拼命越級挑戰比利時,感動了不少觀眾。年輕的英格蘭戰勝十二碼心魔,超越所有人的期盼殺入四強,讓小弟身邊的球迷都睇得熱血沸騰。克羅地亞的「黃金一代」最後一戰,連續加時三場後,以「高齡」及疲累的身軀頑抗大熱門法國。縱然未得到最後勝利,但與走進世界盃會場的五月天一樣,「我和我最後的倔強 握緊雙手絕對不放」,還是揪心得令人流下幾行眼淚。

球迷喜愛鋤強扶弱,但球場上始終是成王敗寇之地。不論你喜歡與否,最後捧盃回國的還是法國。你或者擔心奪得今屆「最佳年輕球員」的麥巴比年少氣盛,會傚法巴黎聖日耳門的隊友尼馬成為新一代影帝,但最少他在勝出後,將所有獎金捐予慈善機構,證明心地不壞,或許有救。基沙文及基奧特肯定不是今屆最出色的進攻球員,但他們也做到各司其職,既攻且守,而且靚仔又瀟灑,最多也只能是又愛又恨吧。再者,法國是否實在名歸?兩年後的歐洲國家盃會有答案。一眾法蘭西新丁,是否敵得過「歐洲紅魔」比利時的武士復仇?能否戰勝大不列顛的新奇蹟?抵得住日耳曼民族及鬥牛勇士會否重整旗鼓?到時再拗也未遲。

運動能夠凝聚民心,並非毫無價值的道理,這些年我們都應該學懂了。但我們能夠學懂長期支持,不只充當勝利球迷嗎?或者很多人還需要多點修行。

勝利,大多都不是一朝一夕,沮喪的時候通常多得很,我們能夠抵住失望,繼續支持嗎?《沒有你,我什麼都不是》,不只是陳柏宇的一首歌,也應該是很多需要支持的球員或團隊的心聲吧。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說起法國與阿根廷,便想起在Grand Hyatt扒房參與阿根廷酒莊Cheval Des Andes的wine dinner。而這晚的wine dinner,Cheval Blanc的主席Pierre Lurton亦遠道由法國來。至於為酒莊擔大旗的釀酒師,即非法國人,亦不是阿廷人,而是來自意大利的Lorenzo Pasquini。

    黃大鈞  2018-08-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