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慶成:外國記者協會為何成「箭靶」?

2018-08-10
戴慶成
學研社召集人
 
AAA

FCC1.jpg

香港警方以國家安全為由建議取締「香港民族黨」,惟香港外國記者協會(FCC)卻邀請該黨召集人陳浩天出席本月中的午餐會大談「港獨」理念,連日來引發社會爭議。繼中國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與協會交涉後,梁振英和林鄭月娥兩任香港特首也先後開腔,表明反對協會做法。

香港外國記者協會是一個會員制的會所,主要是為來自世界各地的新聞記者提供一個用餐的地方。由於FCC坐落在香港「政治心髒」地帶中環,交通便利,其別具殖民時期格調的建築,環境優美,多年來吸引許多外國駐港媒體工作者及政要人物加入成為會員。不少人都喜歡到這裏和友人小酌聊天,相互交換信息。

環顧亞洲,除了香港,多個城市也有類似FCC的組織,但似乎沒有一個地方的外國記者協會像香港出現這麼多爭議,甚至在近年成了中國大陸政府的眼中釘。

香港因地理位置與制度之獨特,多年來都是外部勢力的情報中轉中心。另一方面,FCC由於有不少社會名流成員,也是收集情報的熱門場所之一。去年就有一本西方人撰寫的書籍,提及上世紀越戰打得最激烈時期,不少西方陣營人士紛紛來港當間諜,有的加入警察,有的成為記者兼情報員。他們不論國籍,都不約而同地選擇到FCC開拓社交圈子。

據了解,FCC近年在香港日趨活躍,已再次引起大陸政府關注。北京當局留意到許多西方國家駐港領事館的外交官,會定期在FCC召開圓桌會議,討論並共享信息。

當然,駐港外交官在FCC若純粹只是交流意見,北京也無可奈何。北京最不滿的是,FCC近年邀請不少演講嘉賓,其身份都很敏感,儼然成了城中一個異見人士發聲的地點,間接助長「反中亂港」者對抗中港政府。

比方說,公民黨的梁家傑曾代表民主派參加2007年香港特首選舉,北京一直相信其參選背後有美國的影子。當年,香港中聯辦旗下的《紫荊雜志》就撰文,質疑美國在協調各方支持梁家傑出面參選着力不少。文中舉的一個例子,就是梁家傑宣布參選,在FCC舉行午餐會演講時,美國竟然動員13個國家駐港外交人員出席為梁「捧場」。

翻查記錄,這次陳浩天事件並不是中國外交部駐港公署首次向FCC表達對受邀嘉賓不滿。比如在2008年批評北京奧運會是「種族滅絕奧運」的美國女演員米亞·法羅(Mia Farrow),以及偶爾便來港分享的末代港督彭定康,FCC也都試過收到中國駐港官員的「溫馨提示」。

但這次不同之處是,批評的層次提升至特首高度。尤其是前特首梁振英有如「反獨大先鋒」上身,多次對FCC口誅筆伐。有建制派人士甚至建議港府收回協會在中環的產業,阻止外國人以香港資源分裂國家,強硬力度前所未見。

對北京來說,FCC明知陳浩天鮮明的「港獨」立場,仍要高調替他舉行專場演講會,無疑是對中國國家主權原則的嚴重挑戰,絕對不能被接受。這也是FCC這次為何會成為「箭靶」的主要原因。

當然,FCC的背景也不簡單,會員大多是外國駐港記者、外交官及企業高層,在國際社會具有頗大影響力。若FCC堅持不取消陳浩天的演講,中港政府會有何跟進行動,無疑將成為外國如何評價香港言論自由,以至「一國兩制」有否變形的依據。

但在中國政府眼中,「兩制」是為香港回歸「一國」而設的。「兩制」只是手段,「一國」才是目的。若有港人提倡香港獨立,令一國主權受到威脅,北京兩害取其輕,最終可能寧願放棄「兩制」這一手段。

已故作家柏楊生前說過,他支持台灣人民的選擇權利,但也明確反對台獨,原因是中共對兩岸統獨的心態就像一個籃子,有耐性地一直在蘋果樹下等著蘋果掉下來,並不急着要統一。但如果發現蘋果樹要搬家,他就不會坐視不理。柏楊這個比喻,同樣適用於北京如何看待這次的風波。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本網獲授權轉載。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工作報告不提「港獨」,不代表打擊「港獨」工作已經完結,相反中央早前特意就取締「香港民族黨」一事向特區政府發出公函,說明「遏獨」工作仍然在路上。

    韓成科  2019-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