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葉明:「無國家共同體」就是港獨

2019-11-18
李葉明
專欄作家
 
AAA

233.jpg

香港泛民主派的中青代,兼有作家和學者身份的方誌恆博士,最近撰文談了他對「反送中」運動的思考及展望。這讓我們有了一次難得的機會,從「反送中」引領者的角度,去理解這場運動的本質。

方誌恆畢業自香港中文大學政治及行政系,之後加入港府任行政主任,2007年離開公務員隊伍,投身學術界,現為副教授,任香港教育大學香港研究學院副總監。他也是民間智庫「新力量網絡」副主席,《香港革新論》主編,被視為公共知識分子——以知識推動社會政治的變革。

三年前,方誌恆連同30位「泛民」人士發表《香港前途決議文》,提出「內部自決」和「永續自治」,實現「自決權」等主張。

在最近的文章中,他把「反送中」運動稱為「流水革命」,認為這場革命對香港的「自治運動」具有時代意義。他在文章中還提出香港是一個「無國家共同體」(stateless nation)。

懂英文的人都知道,nation就是國家的意思。譯成「共同體」,很多人反而不明白是什麼。但看英文很清楚——香港是一個沒有國家名分的國家,一個不是國家(stateless)的國家(nation)。

Nation也可以理解為民族或國民。那就更清楚了,意思是港人是一群沒有國家的國民(不必認同中國),或是一個不同於中國人的民族。

一個爭取「自決權」的民族,意味着什麼?那就是「獨立」啊。眾所周知,二戰後,大批殖民地就是在「民族自決」的大旗下獨立的。

可見,「無國家共同體」就是港獨。只不過這種「港獨」與「獨立建國」不同,方誌恆主張的是「獨立不建國」。因為「無國家共同體」的概念,認為香港是一個「非國家的國家」,或者說是「國際自治政體」(internationalized autonomy)。因此在他看來,香港只需要獨立,不需要建國。

那怎麼實現這種「不建國的獨立」呢?在方誌恆看來就是落實「真普選」——排除中央「干預」,不對候選人做任何遴選,完完全全交給「港人自決」。

稍微回顧一下當年的中英談判,中國政府曾堅決反對香港問題國際化,以及英國要把治權交給港人,讓「港人治港」變成一種「聯邦」或「邦聯」模式。中國政府堅持英國必須交還香港主權,中國政府再以中央對地方的形式,授權「港人治港、高度自治」。

這意味着港人的自治權來自中央授權,也就是說香港並不擁有主權,也沒有所謂的自決權。而尋求香港「自決」,並把港人說成是中國以外的另一個民族,其本質就是「港獨」。這已是再清楚不過了。

只是這種不必建國的港獨,所需要的只是把自治權從現在的「中央授權」,變為「港人自決」。其隱蔽性較高,又可包裝成「高度自治」或「永續自治」等。

方誌恆說,這場發韌於「反送中」的「流水革命」,已成為新一波的「香港自治運動」。而這個自治,不是指現有的「港人治港」,而是落實「真普選」後的「港人自決」,也就是不建國的「港獨」。

方誌恆表示,「反送中」運動雖因修例而起,卻不會因撤銷修例而終止,抗爭的最終目標是「真普選」。方誌恆在文章另一處再次強調,這場運動的真正目標不是撤回修例,不是設獨立調查委員會,不是林鄭下台,而是落實「真普選」!

為什麼「真普選」那麼重要?因為它已成為港人自決(港獨)的代名詞。是香港通往獨立於中國的「無國家共同體」的一條秘密通道。而這條通道的通關密語就是「暴力」。

方誌恆說,這次運動「港人非常團結」。真的嗎?顯然他完全無視香港有撐警和希望止暴制亂的民意;也無視暴力對香港社會的撕裂,無視蒙面暴徒對持不同意見市民的毆打,無視學生對持不同觀點老師的非法禁錮……

方誌恆說的團結,其實是指「和理非」和「勇武」的團結。他在文章中說得很清楚,這場運動「和勇之間」克服了路線分歧,攜手合作——前線由勇武抗爭,後面有「和理非」支援。

換言之,「和理非」與「勇武」早就合流。對於「暴力」,他們完全沒有「路線分歧」,只有攜手合作、分工不同。

讀到這兒我明白了,為什麼「和理非」拒絕與暴力割席?為什麼泛民聲稱不追求「港獨」,卻又不譴責「港獨」?在這場運動中,泛民與港獨早已合流,「真普選」已成為「港獨」的幌子,「和理非」已淪為暴徒的假面。

在方誌恆的論述下,這場運動的性質逐漸清晰起來。這是一場打着「真普選」的旗號,以追求港人自決(獨立)為目標,以暴力為手段的革命(暴動)。簡而言之,這就是一場帶着假面的港獨暴動。

 

(作者是專欄作家,網站主編)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