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慶成:羅冠聰如何走向「港獨」?

2021-12-20
戴慶成
學研社召集人
 
AAA

 C.jpg

美國政府日前召開線上「全球民主峰會」,邀請逾百個國家和地區領導人、非政府組織、媒體等代表聚會,被視為是抗衡中國的又一大動作。其中,正被通緝的香港立法會前議員羅冠聰也受邀發表講話,成為唯一獲邀在峰會上發言的香港人,連日來被中港兩地政府不斷炮轟。

這邊廂,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措辭嚴厲地批評羅冠聰是「現代漢奸」;另一邊廂,中國外交部駐港公署也發表強硬聲明,形容羅是臭名昭著的港獨分子,裹挾國際輿論抹黑中央和港府,只會為「其禍國亂港的黑歷史再添新罪狀」。

羅冠聰也不甘示弱,在Facebook直播中回應指內地和香港官員的說話對他來說毫無意義,接下來一年還會有圍繞民主峰會的不同活動,他希望在那些活動上讓香港的政治犯議題、自由倒退的問題等得到重視云云。

羅冠聰作為香港新生一代的非建制派政治人物,曾於2016年當選立法會議員,但因宣誓風波而被褫奪議席。羅冠聰去年離港後,不但沒有淡出政壇,反而經常高調地在國際社會批評中國及港府,隱然成為了流亡海外的泛民勢力領軍人物。可值得玩味的是,這位追求「港人自決」的香港人,實際上卻是一位土生土長的中國大陸人。

據羅冠聰早年受訪時透露,他籍貫廣東省汕尾市,1993年生於深圳市;出生後回到汕尾生活,直至六歲時才與母親到香港與家人團聚。

羅冠聰移民香港後,仍然和大陸保持着密切關係。他就讀的黃楚標中學,是最大的建制派教師工會—香港教育工作者聯會(教聯會)創立的,也就是坊間所說的愛國學校。羅冠聰在這所左派學校接受了多年的愛國教育。

大致上而言,羅冠聰在中學期間的表現並不突出,甚至是典型宅男,大部份日子的興趣都是集中在打遊戲機或者看漫畫。他之所在政壇冒起,和2014年的「佔領中環運動」有很大關連。當年,21歲的羅冠聰剛好是嶺南大學學生會署理會長,因與港府對話而開始為人熟悉。可和當時最為人所熟知的黃之鋒、周永康相比,羅冠聰的人氣還是稍遜一籌。

羅冠聰在2016年參選立法會,在選舉初期的知名度不高,民調一度落後。只是泛民陣營在最後階段提出棄保策略,多名泛民候選人退出參選,結果羅冠聰幸運地以五萬多票晉身議會,並以23歲之齡成為最年輕的立法會議員。

不過,那時候的羅冠聰表面上聲言主張「自決公投」,但似乎未想過走上激進道路。他接受港媒訪問時坦言,假若四年後自己再參選並勝出,最多只會做八年議員,屆時會以另一身份繼續服務社會,例如再進修或於非政府組織工作等。

事實上,儘管香港回歸後不時有人提出自決甚至「港獨」二字,但支持者終究不多。大多數提出自決的港人,主要因為對大陸政府干預香港事務不滿,希望「一國兩制」里的「兩制」多於「一國」,而不是支持真正的「港獨」。

直到前年的反修例運動前後,部分港人的政治立場一下子激進。在修例風波愈演愈烈之際,不少民主派支持者用不同的行動對大陸政府說不,大大刺激了北京當局,進而在去年6月底推行《港區國安法》,從而收緊香港的高度自治。

在《港區國安法》落實前後,羅冠聰等政治人物先後流亡海外,並繼續大打國際牌,與海外的藏人和維人團體要求外國政府制裁中國政府,屢屢觸碰到了北京的紅線。

以羅冠聰在峰會上三分鐘的演講為例,他力指中國政府威脅到世界的民主,呼籲國際社會必須立即行動對抗中共的威權主義。縱使羅冠聰內心未必是真支持「港獨」,但在某種程度上而言,他此舉在當前的中美博弈氛圍之下,無異是站在了美國一邊。

對北京而言,羅冠聰已等於是美國的「香港代理人」,甘願成為西方反華勢力的「馬前卒」。他所謂的「港人自決」主張,其實就是包裝的「港獨」主張。

但無論如何,所謂的「港獨」主張在現實生活中並不切實際,也無助於香港問題的最終解決。

作為負責任的政治人物,羅冠聰更應該看清現況,務實地找尋能夠和平解決香港問題的方法,而不是一味提出爭取民主等空洞無物的政治口號以博取眾人的眼球。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