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伯達:處理港獨 兩條路線博弈

2018-08-28
李伯達
媒體人
 
AAA

cea.jpg

外國記者會(FCC)堅持邀請主張香港獨立的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演講,引發軒然大波。事件也引發處理港獨的兩條路線之爭,一種是口誅筆伐,露頭就打,嚴厲追究;另一種則是高舉輕放,息事寧人,以免助長港獨聲浪,引起國際社會關注。這兩條路線可說是勢均力敵,目前仍在博弈之中,背後不僅是理念也是利益之爭,錯綜複雜。

FCC邀請陳浩天演講的消息傳出之後,率先站出來直斥其非的是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這位前特首化身鍵盤戰士,連續十幾天在面書發表文章狙擊,強調「不能輕視任何『港獨』的苗頭」、「不是我們一句『唔使理佢』就可以解決的問題」,並且將矛頭指向FCC。

如果這一派屬於「強硬派」,那麼梁振英無疑是代表人物,背後也有很多傳統建制派支持。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後來更發表長達一千四百字長文,狠批FCC邀陳浩天演講是協助宣揚「港獨」,明目張膽干擾特區法治,濫用新聞和言論自由。

兩任特首態度大不同

另一派則是「綏靖派」,代表人物是特首林鄭月娥。她公開評論此事時,只對「有機構仍以港獨為主題安排活動,感到可惜與遺憾」。至於應否舉行這活動,「由有關機構自行決定」,連一句「譴責」都欠奉。

林鄭背後的思維,就是不要上綱上線,以免抬舉這種小人物,把事件鬧大,炮轟FCC更會變成國際事件,影響香港國際形象。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公開表示:「本來一個不太受關注的演講,現在受很多人關注,更加激化了很多人的看法,我覺得這是不必要的……我希望大家回復平常心去看待這件事。」

應該說,「綏靖派」在香港有很多支持者。他們認為當年梁振英在施政報告點名批評港大學生會刊物《學苑》鼓吹港獨,是小事化大,反而刺激年輕人的逆反心理和港獨思潮,因此封梁為「港獨之父」。他們認為,正是因為外交部、梁振英等的狙擊,抬舉了陳浩天,使豎子成名。

但「強硬派」認為,這是大是大非的事情,涉及到維護國家安全的底線,假如今天不亮劍,難道要等將來有更多FCC邀請港獨、台獨、藏獨來「播獨」嗎?某份一向被視為「政府憲報」的報章,更發表社論批評「特首對港獨軟弱 等於縱容違法」。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傳統建制派對林鄭處理FCC事件的不滿,背後也有利益之爭,不滿其執政之後與民主派「行埋」,政策、資源向民主派傾斜,建制派猶如「有事鍾無艷」,明顯遭疏遠。尤其傳出林鄭與泛民專業議政閉門就《施政報告》諮詢意見,席間論及FCC風波,林鄭席間承認在港獨問題上被建制派「夾」,令建制派更加不滿。

23條立法 港府有壓力

雖然主管港澳事務的國務院副總理韓正表示,要維護特首的權威。不過,在粵港澳建設領導小組第一次會議結束之後,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主動回應事件,痛斥陳浩天和民族黨,並指事件反映「香港在維護國家安全方面的一些不足」。記者問及是否指基本法23條立法,張曉明沒有否認,顯然是向特區政府施壓。

雖然林鄭口口聲聲23條立法是憲制責任,但稱要「創造有利環境」。在目前的氛圍下,她唯有在第一個任期完成立法,方能向北京交上投名狀。而且,經過DQ一役,民主派失三分之一的關鍵少數,如果不乘此時立法,民主派捲土重來,就更困難重重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工作報告不提「港獨」,不代表打擊「港獨」工作已經完結,相反中央早前特意就取締「香港民族黨」一事向特區政府發出公函,說明「遏獨」工作仍然在路上。

    韓成科  2019-0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