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觀察/從第三者角度看日本與西方國家的「捕鯨大戰」

2018-08-31
胡貞山
學研社成員
 
AAA

whae=le1.jpg

日本以「科研捕鯨」為名,其實是繼續商業捕鯨為實的指責在國際間早有所聞,日本國內其實也毫不否認,更認為這是「物盡其用」,貢獻世界,下個月即將舉行的國際捕鯨委員會(IWC)大會適逢由日本擔任輪任主席國,於是日本將會提出重新恢復商業捕鯨,名正言順的「貢獻」世界。更揚言如果遭到反對,或「惡意阻撓」,不排除退出IWC,以確保行使「貢獻」的權利。

用難聽點的說法就是:「你們說我陽奉陰違,那我現在申請正大光明地做好了。」

日本國內普遍「一致對外」

目前據澳洲媒體ABC的調查,88個IWC成員國中,包括日本在內的40個國家支持破禁捕鯨,一直積極反對日本掩耳盜鈴的澳洲政府已決定會在會上反對到底,但強調這不影響兩國關係,而日本的捕鯨業代表則批評澳方的反對是一種潔癖,無助於保護鯨魚,又認為人類才是在食物鏈的頂端,指澳方不理性的反對猶如對鯨魚帶有宗教狂熱。

事實上,對於捕鯨活動引起國外批評,日本國內普遍是「一致對外」,一方面由立場偏右的產經新聞開始,一連串報導綠色和平等反捕鯨組織背後有「龐大利益集團」操縱、「抹黑」日本的傳統文化,又指責歐美各國以前也是一樣濫捕,現在卻在裝正義化身。另外,這些支持捕鯨的媒體又在報導上有意摘取反捕鯨團體的部分言論來斷章取義,呈現出這些團體言絕技窮,毫無邏輯。(順帶一提,部分日媒對綠色和平加以批評時,卻又有同時以樂見其成的方式報導綠色和平在香港、中國的保育行動。)

當然,日方相關團體指控也並非子虛烏有,部分西方國家強制他國按照自己的「普世價值」來行事,也是司空見慣的。與此同時,日本與反捕鯨國家、組織各自為戰,互相混淆視聽的情況是明顯的,雙方背後的利益集團隔著大氣電波來對罵是不言自明的事實,誰是誰非留待讀者自行判斷。

互聯網被支持捕鯨意見佔據

不過,筆者在日本留意到,要在日本看到完整地將反捕鯨團體的意見呈現是非常不容易,除了綠色和平特意製作日語網頁來說明立場外,到各大搜索引擎,反捕鯨消息只有英語版,而搜索引擎裡排在前數頁的絕大多數是支持捕鯨、批評反捕鯨團體的組織網頁。

換言之,日本人要了解外國的反對聲音,除非英語能力不俗,否則只能倚靠日語資料或較為一邊倒的訊息來判斷,結果如何,當然不難想像了。總之,這次由日本主動重燃的「捕鯨」大戰會是什麼結果,留待九月的捕鯨大會後再作觀察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富山市在2016年的G7富山環境大臣會議上,以實現食品和各種資源的循環利用、削減其使用量為目標,制定了「富山物質循環框架」的聲明書,在全國率先開始實施「實現零廢棄物構想」的環保事業。

    黃匯傑  2019-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