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樂文:獎牌背後的荒謬世界

2018-09-07
余樂文
文化工作者
 
AAA

gold1.jpg

印尼亞運落幕,港隊以8金18銀20銅的歷來最佳成績完成賽事,可喜可賀。李慧詩及石偉雄成功衛冕固然令人興奮,但男子壁球隊在四強反勝包攬金銀牌、單車隊的張敬樂與梁峻榮在麥迪遜賽從後趕上、「欄后」呂麗瑤戰勝性侵及傷患低谷造出個人最佳成績奪銅、女子接力泳隊奇蹟獲銀牌,一幕又一幕,都讓香港人驚喜不已。然而,佳績背後盡是荒謬。

在亞運期間,炒得最熱的,除了各健兒的戰績,就是游泳隊的遴選機制。男子一百米蛙泳選手郭家輝,雖然在亞運前游出較快的成績,但最終不獲批參賽,由成績較差的泳手吳欣鍵頂上參加亞運,香港業餘游泳總會及港協暨奧委會並無向運動員交代原因,收到傳媒查詢後,亦拒絕披露理由。比賽完結後,泳手們聯署強烈譴責揭發事件的傳媒,惟他們未能提供任何資料,證明傳媒如聲明所言般「斷章取義」、「誤導」、「失實」、「惡意中傷」,結果被網民群起派嬲,洗版批評,人氣最盛、已經半隻腳踏入娛樂圈的歐鎧淳在壓力下公開道歉。泳總及港協此時才發聲明,解釋因為吳欣鍵在其他大型比賽有往績支持,故討論後決定派他出戰亞運。

民政事務局失責

看到此處,心水清的大家不難得出結論 -- 「人治」。為何不以成績為依歸?為何改由所謂「領導」討論?為何所謂「討論」無準則跟從?為何港協受公帑資助卻不需向外交代?空手道總會的黑箱遴選早已引起公眾不滿,為何仍堅持漠視社會意見?除了因為吳欣鍵台硬之外,市民普遍找不到合理解釋,但民政事務局直到今天仍卸膊,並無要求港協檢討,包庇護短,極度無能。

民政事務局處理體育事務失責荒唐,其實不是新聞。亞運期間,讓人留下印象的其中一個soundbite來自石偉雄。他奪金後直言比賽前壓力極大,因為若果未能奪牌,體操將會被踢出體院的「精英項目」,培訓資源將會大減。落後地區資金不足,純粹睇成績發資助可以理解。但香港庫房長期水浸,政府有錢起「不能避雨亭」及友愛邨「山墳」,並出資參與「一帶一路」海外項目,仍不願進一步支持運動員,讓他們在毋須擔心資金問題的情況下爭取佳績。連「黃金寶」都講錯成「洪金寶」的劉江華所領導的民政局,到底在做些甚麼?

寫到此處,想起了My Little Airport的名作《瓜分林瑞麟三十萬薪金》。今時今日,若將歌名由「林瑞麟」換上「劉江華」,相信必會獲得大部分香港市民支持。局長,想聽一聽嗎?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香港的體壇應要發展出一個產業,造就更多與體育、運動相關的產業,從而創造更多的職位空缺,讓有志在體壇發展及退役運動員可以有多一個持續發展事業的機會和平台。

    顏汶羽  2019-07-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