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文釗:努力維護中美關係的大體穩定

2018-09-21
陶文釗
中國社會科學院榮譽學部委員
 
AAA

us.jpg

去年12月特朗普政府發表《國家安全戰略報告》和《國家防務戰略報告》,把中國定性為“修正主義國家”和美國的戰略競爭者。今年以來美方又挑起貿易戰。中國學術界人士大多認為,美國對華政策正在發生深刻轉變。但對這種轉變的程度有不同估計,有的人認為中美關係已經發生質變,有的人認為兩國關係仍處在量變到質變的過程之中,而且這將是一個較長的過程。筆者基本認同後一種看法,理由有三。

第一,中美關係是兩個大國之間的複雜關係,涉及面非常廣泛,包括了經濟、安全、人文、環境等方方面面,既有雙邊問題,又有許多地區及全球問題;既有主要的、人們最關注的兩國中央、聯邦層面的問題,也有每天都在發生的但卻很少為人們所注意的地方與地方之間的關係。這樣一個全面而復雜的關係不是說變就變的,也不是一個方面變了其他方面也都跟著變了。我們既要看到變的方面,也要看到不變的方面。許多部門之間的交往都在繼續進行。現在的中美關係已經超越了兩國政府的關係,是兩個社會的關係。每年往返於太平洋兩岸的兩國各類人員超過500萬,中美之間有200多對友好城市、48對友好省州,這些省州和城市之間的交往也還在繼續進行。

第二,中美兩國是兩個超大的經濟體,經過過去40年的發展,在全球化過程中,在中國經濟融入世界經濟過程中,兩國在經濟上的相互依存程度已經很深,不是說想割斷就能一下子割斷的。現在美國有人在議論中美經濟上的脫鉤,這是幻想,中美兩國實際上無法脫鉤。在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8月初舉行的關於對中國產品加徵關稅的聽證會上,來自化工、電子、光伏等行業的82位代表紛紛發言。結果,只有6人讚同加徵關稅措施。加徵關稅將擾亂美國企業供應鏈,一些工廠將不得不外遷,美國小企業將受到嚴重傷害,最終的惡果將由消費者來承擔。特朗普政府已經決定給予美國農場主相應的補貼,但農場主說,他們不要補貼,他們要市場。自然,貿易戰是兩敗俱傷的,對中國也會有一定影響。

第三,中美關係是有韌性的。在過去40年的發展中,也有過大的顛簸,如北京政治風波和冷戰結束時,都曾經“山雨欲來風滿樓”。1999年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遇炸,2001年中美南海“撞機”事件,也都使中美關係一度陷入低谷,形勢頗為嚴峻。但經過雙方積極力量的共同努力,兩國關係都恢復過來了,隨後又出現了新的發展。這一回情況有所不同,但兩國關係的韌性還是能發揮作用的。筆者認為,現在仍然有可能維護中美關係的大體穩定。

那麼,如何維護兩國關係的大體穩定呢?

第一,積極發揮兩國關係中的積極面。不是說由於特朗普的兩個報告和貿易戰,中美關係中的積極因素就完全消失了。舉個例子,美國政府每年的中國軍力報告都是渲染“中國威脅論”的,2018年的報告也不例外,但在這個報告中也列舉了2017年兩國軍方的交流,包括高層互訪、機制性交流、學術交流、功能性交流、艦船互訪、聯合軍演等,也列出了2018年兩軍的交流活動。美國防長訪問了中國,中國防長即將訪美。這些活動許多並不見諸媒體報端,公眾了解不多。而兩軍關係歷來被視為兩國關係中的短板。可見在兩軍關係中還有不少積極因素。雙方要努力把各種積極因素利用起來,把潛在的積極因素發掘出來,使中美兩國的合作面繼續發揮作用。

第二,對當前美國對華政策的轉變,對特朗普政府發起的貿易戰,我們要高度重視,堅決維護國家利益,以鬥爭求團結。我們對美方產品實行反制措施,既是為了維護自身的合法利益,也是為了讓對方明白,不可能通過這樣的手段來實現自己的目的,中美合則兩利,鬥則俱傷,這句老話沒有過時。現在,美方剛剛開打貿易戰,結果還不明顯。隨著時間的推移,貿易戰對美方的傷害將越來越顯現,美國民眾最終將看到,貿易戰不利於美國的經濟增長,不利於美國產業發展,增加了民眾的生活成本,不能使美國“再次偉大”,美國國內反對貿易戰的聲浪就會高漲。我們在觀察分析中美關係時,要看到它的方方面面,以及各方面之間的聯繫。但在解決問題時,則要盡可能把各個方面摘開,把複雜的問題盡可能簡單化,說貿易就是貿易,不跟別的問題聯繫掛鉤。如果許多問題纏繞在一起,那就什麼也解決不了。

第三,當前美國對華政策的轉變有大背景,這就是席捲西方的逆全球化和民粹主義。因此我們的應對辦法是繼續努力推動全球化,推動全球治理的完善。現在,中國與歐洲、日本、俄羅斯、東亞周邊國家的經濟也是高度相互依存,我們還在開拓新的合作夥伴,如非洲、南美。在這方面可做的工作甚多,尤其是印度。特朗普政府提出了所謂“印太戰略”,卻又三心二意,不想投入多少精力和資源,也不尊重印度,導致印度不滿。如果中印互利互惠,雙雙崛起,那麼美方以扶持印度來平衡中國的企圖就不攻自破了。

總之筆者認為,在當前錯綜複雜的情況下,維護中美關係的大體穩定仍然是有可能的,我們不要失去信心。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載於「中美聚焦」
http://cn.chinausfocus.com/foreign-policy/20180918/32816.htm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