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樂芹:改善政府與年輕人關係的關鍵是什麼?

2018-09-27
張樂芹
亞太區青年交流協會主席
 
AAA

youth1.jpg

不少調查顯示年輕人對政府不滿度高,例如突破機構的「青少年對政府管治的看法」研究,以街頭問卷形式訪問了本港10-29歲青少年,發現七成青少年認為港府有威權管治傾向;逾七成受訪者表示香港公民權利收窄、法治精神受損。以十分為滿分,青少年對政府施政滿意度及信任度分別只有5分及4.6分。

要改善政府與年輕人的關係,政府固然需要繼續努力提高施政成績,而政府與年輕人間的溝通與了解亦是關鍵。政府需要多了解、接觸年輕人及聆聽他們的意見,年輕人也要多了解政府的施政及管治運作,才能了解政府的難處,提供更多可行建議予政府。

直接溝通比由傳媒轉達更好

扶貧委員會籌劃的「友‧導向」師友計劃,就在剛過去的暑假首次推出「與司局長同行」計劃,讓中四、五學生跟隨司局長工作一天,吸引逾千名中學生報名參加。計劃中每名司局長帶領兩名同學,司長還有意來年擴大計劃,讓副局長、常任秘書長,甚至署長參加,相信可讓更多同學受惠。正如司長所言,計劃具雙向作用,學生從中了解政府工作流程,司局長也從中聽到年輕人的想法,是難得的溝通橋樑。

這次活動是政府與年輕人溝通的一個特別方式,而學生與司局長會面也有助建立彼此的互信關係,的確值得擴大並作為恆常化的活動。司局長與年輕人接觸,雙方可面對面直接對話,遠優於透過傳媒、議員等的傳達。傳媒、議員畢竟各有自己的立場,難免會在轉達過程中有所修飾甚至扭曲,故不少學者也在研究還有甚麼好方法讓政府與年輕人直接對話。

可成立「青年立法會」

近年就有論者提出,政府不妨大膽成立一個「青年立法會」,由每間中學及大學內部選出代表作為青年議員,代表年輕人發聲。青年議會在外國早有實行,英國的青年議會就由11歲至18歲的民選青少年議員組成,更具有法定權力,與一般議會共同制定與教育、福利相關的政策措施,他們每年皆聚首國會,由下議院議長主持公開辯論。

另一方面,為免青年聲音被少數「精英青年」所壟斷,政府亦可設立一個完全抽籤組成的青年諮詢委員會,每次的委員名單從合資格的已報名學生中抽出,確保青年人的意見有機會直接轉達予司局長,又可為香港培育從政的人才。英國的青年議員還有機會參與英聯邦及歐洲青年議會,提升政治知識,作為未來議員及官員的搖籃,值得香港學習。今次「與司局長同行」計劃,是政府與年輕人建立直接互動關係的重要一步,寄望將來有更多類似計劃,朝著青年議會的方向邁進。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青年面對無法向上流動和置業困難是由一些社會結構性問題所導致。政府除了着手提升青年學歷和就業,更不應忽視社會問題對新一代的影響。

    林添生  2018-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