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芷楓:養兒防老還是家賊難防

2018-09-27
林芷楓
教育顧問
 
AAA

elder1.jpg

香港隨着人口老化,兩代之間矛盾衝突增加,虐老成為了一個不容忽視的問題。根據統計處發表的《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統計數字(2018年版)》報告,去年全港共接獲569宗虐老個案,每10萬名長者中有32.8名長者受到虐待。虐老的方式可分為六種,分別為身體虐待、精神虐待、性虐待、侵吞財產、疏忽照顧及遺棄長者。當中以身體虐待最為普遍,去年的個案中有六成均屬身體虐待。其次是侵吞財產,佔近兩成。值得留意的是,以2017年和2008年的數據作對比,侵吞財產則由66宗上升至109宗,升幅達65%。香港防止虐待長者協會主席趙傑文表示,觀察到無論是金融海嘯經濟不景還是樓市暢旺時,均有侵吞財產的個案發生。施虐者多為子女,他們會力勸長者出售物業套現然後獲取金錢,最後把長者送進老人院。亦有個案侵吞長者的綜援或長者生活津貼,每月只向長者發放數百元作為零用錢,甚至本為公屋戶主的長者被除去戶籍的案例亦時有聽聞。

三成長者不滿他人所作財務安排

根據社署的「保護長者 – 免被侵吞財產」指引,預防方法主要是「長者可學習如何管理個人財產」、「留意銀行戶口有否不尋常的交易紀錄」或「作出決定前先與可信賴的人商量」等等,以上建議與坊間社福機構反映的意見和大學進行的學術研究不謀而合。根據香港大學與賽馬會合辦的長者財務管理研究指出,長者主要因身體健康問題及不想自行處理財務而交由他人管理。然而在近2000名受訪長者中,有接近三成的受訪者表示自己不滿意他人所做的財務安排,有兩成表示家人提供財務管理協助時造成家庭壓力或不和。有不少長者在委託子女或親友為自己協助管理財產後對自己的財務情況不了解,導致東窗事發才發現財產被侵吞。

要預防發生侵吞財產個案,可透過正式和非正式的授權方法。其中一個正式的授權方法是訂立持久授權書。持久授權書是允許被授權人在授權人精神上喪失行為能力時,代為管理其財產。此授權書在保障長者權益方面尤其重要,現時全港居於社區的70歲以上長者中有百分之十患上不同程度的腦退化症。按照香港人口推算,至2041年全港有多達二十多萬名腦退化症患者。授權書有助長者按照自己意願為將來的財務策劃訂下方針,授權書的法律效力亦有助降低長者在精神上喪失行為能力時被侵吞財產的風險。

協助長者重拾財務自主權

然而有不少長者在知悉自己的財產被侵吞的情況下,仍會選擇啞忍,當中的原因包括需要與子女同住、念在親情不忍揭發等等。此時,為長者增權及教育以達致非正式的授權方法能協助長者重拾財務自主權。非正式的授權方法是指定期召開家庭會議,務求加強長者與被授權者的溝通,讓長者充分知悉自己的財務狀況。透過教育和增權,長者能認知到自己對財務管理仍擁有發言權和決策權,避免財產被侵吞而不自知。另一方面,透過充分運用社區資源,將長者與所需的服務連結,並協助其建立社交網絡,有助減低長者對家人的依賴,同時在懷疑受虐時亦可尋求授助。

每當看到新聞標題「逆子狠心賣樓棄母」或是「吞產個案創新高」時,不禁想到長者在經歷這些事件後所承受的壓力和創傷,實在不足為外人道。政府、社區組織固然有他們的角色,我們也可每人踏出一步,關懷身邊的長者,也許他們此刻等待的就是我們的援手。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讓長者活得有尊嚴」僅是一句動人的口號,在今日的香港根本是談何容易,說到底也是一種奢求,一個遙不可及的理想。事實上,有千千萬萬的退休人士,面對生活皆手足無措,貧者為三餐憂心,情況較佳者為仍然在世的日子而徬徨。香港,大抵是一眾老者的無間獄。

    何啟明  2018-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