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偉彬:彭斯演講宣告中美關係徹底終結?

2018-10-08
鄭偉彬
北京自由撰稿人
 
AAA

pp1.jpg

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哈德遜研究所發表了針對中國的長篇演講,曆數了中國政治的各種惡行。彭斯的這一演講,被部分媒體視為21世紀中美冷戰鐵幕的開始。

但這種解讀是否過度了?的確,中美關係到了重置的時刻,中美關係要像過去三四十年那樣已經不可能。最近有一個常常被提及的觀點是,美國民共兩黨已經就中國達成共識,對中國保持友好的接觸政策,將不再是美國兩黨的主流。這會是一個事實,並且將會是未來中美關係的基礎,因為中美兩國的實力已經到了不得不彼此好好重新審視的時刻。

但必須強調的是,即使對中國保持友好的態度不再是美國兩黨的主流共識,即使未來中美兩國將以競爭對手的面目出現在國際舞台上,也不意味着中美兩國將陷入敵對的姿態。遏制、衝突、競爭與合作,這四方面或許能更恰當地形容未來的中美關係。也就是說,這四種態勢的混合,將是未來中美的常態。

回到此次彭斯的講話。從演講來看,彭斯對中國的政治惡行批評不可謂不嚴厲,但鑒於特朗普上任以來,這些問題——中國國內的人權問題和宗教信仰自由問題、人民幣外交、中國在南中國海的軍事擴張、對於知識產權的竊取、在自由貿易上的不守規矩等等——都是已經廣泛討論的問題,尤其是與經貿相關的議題,更是中美髮生貿易戰以來所頻繁涉及的議題。

彭斯此次的演講也沒有給出更多有力的證據。就此而言,我們可以認為,這不過是美國政府對中國的再一次集中批評,是中美關係迎來轉折的一次明確、公開的宣言。至於美國將如何應對中國這些舉措,彭斯的演講並沒有給出更多的新計劃和措施,特朗普政府將繼續以經濟政策,作為解決他口中的國家安全問題的最主要措施。

因此,對於彭斯的演講,我們或許可以這樣理解,特朗普政府期望就此可以得到中國的回應,以重新設定中美關係的基調。而這種關係的重置,很大程度上取決於中國對上述所提及的經貿領域問題的解決,包括知識產權、市場自由化等。

很顯然,這與外界認為中美關係將走向分離、中美經濟徹底脫鉤有所不同。即使當下我們不能排除未來將以這樣的結果作為終點,但在很大程度上將取決於中國如何回應特朗普的訴求。

同時,這也就意味着,事實上當前的中美關係,並非外界所想像或預測的那麼糟糕,中美關係仍然存在一定的轉圜空間。美國兩黨同意中美兩國將保持競爭的姿態,但恐怕很難完全贊同讓中美兩國進入敵對、對抗的狀態。

對中國而言,當前幸運的一點,在於特朗普仍然主要以經濟為手段,作為中美兩國關係重置的支點,軍事壓力或政治壓力只是初顯苗頭。美國與韓國、加拿大、墨西哥等國所簽署的所謂新自由貿易協定,並沒有脫離原來奧巴馬政府時期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範圍。

因此,未來如何應對全球新的貿易體制,中國至少應該有所準備。如果中國能在全球經濟產業鏈中,繼續保持當前的地位與優勢,中美關係將不至於出現過大的顛覆。

在彭斯的演講之後,除了外交口徑的反應,中國將有何具體的回應舉措,有待進一步觀察。

 

(作者是北京自由撰稿人)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本網獲授權轉載。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從貿易戰到肺炎疫情,中美關係達到近年來前所未有的冰點,受此影響,包括英國在內的西方國家正轉變對華態度,所有夾在其中的中國企業,恐怕首當其衝受到影響,短時間內都無法安穩。

    2020-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