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書蘭:「山竹」後所見所思

2018-10-15
廖書蘭
香港珠海學院亞洲研究中心副研究員
 
AAA

wind1.jpg

當「山竹」超級颱風的裙裾遠去無蹤,留下滿城斷樹殘枝,引起社會輿論一陣討伐──9月17日星期一,剛剛經歷了香港有史以來最大的颱風,蹂躪了10個小時後除下10號風球,3號風球仍然高掛,究竟我們應不應該「返工」?

我看見臉書上有位朋友貼上一段轉載文字,特別觸動:「香港打風過後,翌日可以上班,美國打風過後,翌日要拿槍守在家,日本菲律賓打風過,在找家,身在福中,要感恩,不要駡天駡地駡政府!」

是啊!什麽是感恩與惜福?就是感謝你已有的並珍惜它。

猶記9月16日的這一天,從白日到黑夜我聽到風吼的幾種不同聲音,有像小孩哭的,有像貓叫的,有像狼嚎的……,站在家中看出去,強風把豪雨吹得像一陣陣雲煙,看似很輕,走出去站在露台那一片片似雲煙的雨跌落在身,卻像鞭子一鞭鞭重重抽打自己,真痛!在大自然的威力前面,人顯得真的很渺小,甚至無助。

9月17日中午,我打開大門走了出去,很多新枝老樹紛紛倒下,有的甚至連根拔起。低窪的村落海水倒灌,村人七手八腳清理家園。這樣的情景,香港人竟然去上班了!因而出現大圍火車站的萬人等車奇景,人人井然有序排隊等上火車去上班!出現一句笑話:「花三個小時上班,再花三個小時回家」。

這個「山竹」,強過令香港人聞「溫黛」仍心有餘悸的超級颱風,橫掃香港10個小時後,2018年9月17日香港人是這樣的過了一天,市區公共交通工具有限度的行駛,部份商店、超市已營業。

我認為港九的市政建設做得比較完善!包括社會福利制度、消防、排水系統,公共庇護中心……。但有一線(界限街)之隔的新界鄉郊地區,卻是天堂與地獄的分別。

新界在21年前的99年英據時期,是被殖民地政府長期忽略的地區,直到港九市區缺水、缺地,就想到打新界的主意;屈指一算,120年來新界所扮演的角色,就是予取予求,一切都是為了輔佐香港的繁榮!

「山竹」對新界鄉郊的破壞不亞於「溫黛」,留下來的斷樹殘枝倒塌,壓在民居村屋的屋頂,海水倒灌入低窪村莊的家家戶戶,特別是一些離島,災情極之嚴重,處處都是斷壁殘垣,滿目蒼痍,村民求助無門,沒有棲身之所。

「山竹」已走了一個月,那些斷樹殘枝早已成枯葉,空氣中彌漫着腐爛的氣味,村口路邊隨處可見,至今仍無人運走。要靠村民合作自發性的打掃清理,或許政府太忙了,應接不暇,幸有新界27個鄉事委員會號召,暫且疏解民困於一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