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詠紅:論新冷戰為時尚早?

2018-10-15
韓詠紅
聯合早報副總編輯
 
AAA

pence1.jpg

美國副總統彭斯上周在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發表演講,花了40分鐘力數中國諸多不是,包括不公平貿易、有組織竊取美國的智慧產權、干預美國內政、與美國進行地緣政治利益競賽、試圖將美軍擠出西太平洋,進行軍事擴張、利用「債務外交」拓展影響力、挖走台灣友邦;他還抨擊中國在對內政策上U轉,打壓個人、宗教、新聞與學術自由,文化審查等等。

一國副總統如此公開而全面地攻擊另一個國家,十分不尋常。彭斯的劍鋒所及,涉及經濟、軍事、外交、意識形態和軟實力,彷彿中國已經成為美國的頭號大敵,讓中國與西方觀察人士都從中嗅到了冷戰的氣息。有的評論認為,彭斯已經發表了冷戰宣言,更多人聯想到1946年英國前首相邱吉爾發表的「鐵幕演說」,那場演說也被公認掀開了冷戰的序幕。如今,美國看似也準備在中國周邊拉起一個以自由貿易和共同價值觀為基礎的「鐵幕」,孤立中國。

美國和加拿大上個月底達成「美國—墨西哥—加拿大協定」(USMCA),其條款對美國更為優惠,還規定協議國不得與「非市場經濟國家」簽訂雙邊自貿協定,劍指中國含義明顯。美國總統特朗普的貿易顧問還宣稱,USMCA為美國未來的貿易協議提供了模板,如果美國與歐盟和日本的貿易談判也複製前述規定,就能將中國孤立在美國主導的全球自貿系統之外。

事實是否如此嚴峻?很顯然,特朗普政府的對華政策已被鷹派人士與鷹派思想主導,其中代表人物包括國安顧問博爾頓、貿易顧問彼得納瓦羅。彭斯上周四的演講也特別提到哈德遜研究所中國項目主任白邦瑞,白邦瑞2015年的著作《百年馬拉松:中國取代美國稱霸全球的秘密戰略》,主旨就是中國「戰略欺騙」了美國。此外,對華強硬也絕不僅僅是特朗普或共和黨的主張,而且是美國兩黨與精英的共識。

不過,彭斯的演講算不算是「冷戰宣言」?認真研讀他的講話全文,就會發現字面上雖然殺氣騰騰,但是守勢也是十分明顯。與其說是美國做好準備,要基於制度與意識形態的差異與中國全面對抗,不如說彭斯是通過「妖魔化」中國,來強調美國防禦本國經濟、軍事、地緣政治利益與內政不受干擾的迫切性,進而論證特朗普領導的正確性。

彭斯演講所舉的部分例子有不夠嚴謹之嫌,因而凸顯出更濃的選舉語言色彩。例如他說中國股市今年跌了25%,大部分要歸功於特朗普政府對中國採取的貿易政策,就是典型的「特朗普式溢美」,這與彭斯在演講中引述特朗普聲稱美國在過去25年里「重建了中國」一樣大言不慚。

他說:「坦率地說,特朗普的領導奏效了,所以中國要一個不同的美國總統。」這句話,也坦率地展露了彭斯通過說明特朗普對華政策的正確性,來鞏固中期選舉選票的目的。

彭斯列舉了中國的一系列中國「劣跡」,那該如何應對呢?演講中沒有提到多少具體措施,倒是在結語里說了,要「相信特朗普總統的領導以及他與中國國家主席建立起的關係。相信美國人民和中國人民之間的持久友誼。相信……在上帝的恩典下,美國和中國將共同迎接未來。」此外,演講通篇呼喚中國回歸鄧小平的改革開放路線,質疑鄧小平的政策已經變得空洞。

因此,與其說這份演講是「冷戰宣言」,不如說是選舉語言兼嚴厲警告,美國的姿態是要中國改弦易轍,而非全面對抗或顛覆中國的制度或政權。值得注意的是,彭斯所做的,與他和特朗普對中國指責不謀而合——針對領導人發動攻擊,干涉內政。

中美摩擦的本質是利益之爭,非冷戰式的意識形態與制度對立。不過,中美因利益矛盾而發生技術冷戰或貿易冷戰,卻絕對有可能,甚至已經發生,中美由貿易冷戰演變為全面對抗的風險更不可不慎。畢竟經貿關係是中美關係的壓艙石,中美經貿關係觸礁,全面對抗可能也為時不遠,何況針對領導人進行攻擊的做法非常危險,極容易擦槍走火。彭斯的演講是否意味着「宣戰」,其實也取決於中國的回應。從這個角度說,這次北京對彭斯演講採取了一定程度的冷處理,是明智的。

冷戰是兩大意識形態陣營的對抗,世界還沒有這個跡象。然而,大國的利益導向、自我中心、不講規則。不惜散播仇恨的種子、煽動民族主義,才是讓人擔心的。如果世上大國都如此行為,別說是小國,中等國家都難以安身。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2018年10月12日,本網獲授權轉載。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從貿易戰到肺炎疫情,中美關係達到近年來前所未有的冰點,受此影響,包括英國在內的西方國家正轉變對華態度,所有夾在其中的中國企業,恐怕首當其衝受到影響,短時間內都無法安穩。

    2020-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