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普森·奧佩迪薩諾:朝鮮半島的和平會是什麼樣子?

2018-10-19
桑普森·奧佩迪薩諾
紐約新學院米蘭國際事務、管理和城市政策學院,院長行政助理
 
AAA

KORE.jpg

自從上任以來,美國總統特朗普已經表明他會不遺餘力地推行其“美國優先”議程。然而,每位總統也都從前任那裡繼承了問題和威脅,對這些問題和威脅,他們不可避免地要像對待自己的個人議程一樣給予優先考慮。對特朗普來說,北韓對國家和全球安全構成的威脅在他的待辦事項中一直是當務之急。在對抗這個隱士王國方面,特朗普在某些地方比他的前任走得更遠。

首先,特朗普終於迫使中國加大對其鄰國的壓力,以切斷北韓及其核計劃的收入來源。這方面最明顯的就是中國同意實施聯合國的製裁(包括禁止進口朝鮮的煤炭和鐵礦石)。今年夏天,特朗普和北韓國家領導人金正恩在新加坡會晤,討論廢除北韓的核計劃。簡言之,這次首腦會晤達成了一個“努力實現”無核化的模糊協議。這份善意協議的形式,是北韓方面宣布拆除一座導彈工廠,美國方面則決定在談判繼續進行的情況下減少與南韓的聯合軍事演習。後來有報導說,美朝還計劃舉行第二次峰會,同時,朝韓領導人也為進一步談判舉行了第三次會晤。

然而,雖然特朗普努力推動朝鮮半島的無核化,但存在著一個更大的問題:一個無核化的、和平的朝鮮半島會是什麼樣子?許多人希望北韓重新融入國際社會,與南韓關係正常化,並為實現統一而努力。且不論從事實上說,實現這一結果需要廢除金氏政權,單就北韓而言,它已經變成了其鄰國兼唯一盟友中國與美國之間的地緣政治抵押品。這一現實只會使最終可能出現的結果複雜化。

北韓仍然是少數深受中國影響的國家之一,而且它極度排斥美國和它的西方制度及價值觀。考慮到這一點,如果韓朝實現統一,同時保留南韓政府,那麼這對美國是有利的。原因有幾點。首先,美國不必操心將金氏政權轉變為一個開放民主的政體。其次,中國在努力製衡美國在本地區的存在方面將失去一個關鍵盟友。中國歷來都在利用與北韓的親密關係減緩美國日益增加的存在,並時常通過貿易來為它的鄰國提供支持。如果和平斡旋奏效,北韓放棄其核計劃,中國就將失去這個制衡美國的工具。

另一個使朝鮮半島無核前景複雜化的因素是北韓的欠發達。現金短缺的經濟代表著一個尚未開發的市場,代表著基礎設施開發機會,這對美國的產業來說是有利可圖的。例如,埃克森美孚、泰森食品、嘉吉(家畜和食品)這類公司就將受益於為其產品開闢的新市場。如果北韓被統一,就會採用現有的貿易和經濟政策,美國就更容易進入這些市場。這將有利於美國在新合併的韓國經濟中佔有一席之地。

在許多時候,中國的利益、目標和觀點與美國是並行不悖的。北京對朝鮮半島的和平斡旋也持同樣看法。中國利用它與北韓的關係及北韓對核武器的追求,使其成為遏制美國在該地區軍事力量和價值觀的手段。儘管如此,中國很清楚北韓的不穩定,它與美國一樣期望該地區實現和平。但半島的和平統一併不一定對中國有利。對中國來說,最理想的情況是北韓和南韓達成和平協議,重新建立外交和經濟關係,但又不正式完成統一。中國不能冒險讓北韓被南韓或美國的西方民主價值觀所動搖。與中國一樣,北韓是當下僅存的幾個非民主政體之一,它同樣排斥許多西方的價值觀和準則,這讓保持中朝關係對中國來說顯得如此重要。

雖然全世界都在等待美朝之間可能舉行的第二次首腦會晤,但重要的是,中美兩國無論自身利益如何都應共同努力營造和平。中美兩國都明白,真正的統一即便有可能,也會是極其困難的,因為北韓和南韓的政治和經濟制度是如此截然不同。中美兩國首先應該關注的是實現本地區的和平與穩定。由此,才有可能就如何最好地實現“統一”進行談判斡旋。不過,由於北韓有根深蒂固的反西方價值觀的歷史,並且一向喜歡放棄協議。美國和中國都必須接受這樣一種可能性,即“統一”的形式也許只是朝韓雙方建立更正式的外交和經濟關係,而不是合併成為一個單一主權國家。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載於「中美聚焦」
http://cn.chinausfocus.com/foreign-policy/20181018/33525.html)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