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伴侶婚後一年 他們在港生活起了甚麼變化?

2018-10-19
 
AAA

 一個誓言,一紙婚書。不是每對情侶都可以唾手可得。尤其是對同性伴侶而言,更非每個地方都承認他們的婚姻關係。

「我會與Henry一齊行下去,就算有一日他有患柏金遜症,好似兩個伯伯咁。」這是Edgar於去年11月在英國與Henry結婚時的承諾。婚後近一年,他們繼續在香港忙碌的生活。婚後生活無太大改變,平常兩個人最關注的都是一對貓貓。

WhatsApp Image 2018-09-03 at 16.15.42.jpg

兩人去年於英國結婚,獲家人及朋友祝福。(受訪者提供圖片)

WhatsApp Image 2018-10-19 at 10.52.33.jpg

兩人婚後回港,各有各忙,但都沒有忽視一對貓咪。(受訪者提供圖片)

婚後與家人關係大改善 「不需要再講大話」

最大驚喜是,與家人的關係大大改善,變得更親密。「其實是一種解脫,不需要再講大話。然後可以好赤赤裸裸,真真實實的認識,是一個大家不需瞞著大家的狀態。」Henry說。成婚後兩人更積極參與彼此的家庭活動,「特別這陣子,他媽媽及細妹都勁追延禧攻略。我們昨晚與媽媽及細妹不停講劇情,講到勁開心。」

香港法律上不承認同性婚姻。本港同志團體要求平權的聲音近年越來越大,但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陳章明明言因宗教團體的反對,短期難爭取到在香港落實同性婚姻合法化。目前平機會的工作重點放在要求政府早日就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保障同性戀者在社會上免被歧視。

WhatsApp Image 2018-10-19 at 10.52.34.jpg

婚後與家人關係大大改善,電視劇劇情更是討論的熱話。

同婚與反歧視條例不是mutually exclusive

Edgar認為,性傾向歧視條例立法與同性婚姻,兩者不是mutually exclusive(完全排斥),「不是我有反歧視,我就無同性婚姻。或者我有同性婚姻,就不需要反歧視,兩件事來的。」他們說在籌辦婚禮的過程中都有遇到不愉快經歷,「第一個Videographer (攝影師)。他最初話好的,更說好開心可參與。但過幾日,他又再傳個短訊來說,跟老婆討論完後,因為老婆是基督徒,所以她不讓我接這工作。」Henry說雖然覺得好可惜,但明白對方的難處。對於引發攝影師與太太的爭執,Henry更感到不好意思。

WhatsApp Image 2018-09-03 at 16.16.32.jpg

熱愛運動的兩人不時到外地玩水上活動。(受訪者提供圖片)

民事結合 你支持嗎?

外國有民事結合讓同性伴侶在法律上得到保障。不過本港有團體照樣反對,認為會為「同婚」打開了第一扇門。即便是同性戀群體內對民事結合都有不同意見。Henry說民事結合「我好反對,是因為他們(反對同婚者)純粹抓著個名不放。」但Edgar就認為如果民事結合可以讓同性伴侶得到與一男一女婚後同等的權利,他個人會支持。此時Henry插嘴「我又不會用期待,我覺得是應得。」

WhatsApp Image 2018-09-03 at 16.15.43.jpg

拍攝婚照時,兩人都遇過不快的經歷。最終都是排除萬難終成眷屬。(受訪者提供圖片)

港不承認同婚 致流失人才

他們兩人都質疑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為何跟不上世界潮流?當全球越來越多地方都承認同性婚姻,更吸引到不少專才到當地工作。香港仍然故步自封,最後損失的又是香港。「難道(來港)又拋棄個另一半?還是因無法同時來港而離婚?無可能。一些Expat(移民)想來香港都會卻步,因為你都不去承認他們。無得帶屋企人來,那就不來香港,就去別的地方。」

WhatsApp Image 2018-10-19 at 10.52.32.jpg

WhatsApp Image 2018-10-19 at 11.34.24.jpg

路本已難行 為何願在鏡頭下訴說經歷?

在訪問過程中,Henry及Edgar與一般情侶分別不大,不時吵吵鬧鬧,互有不同意對方觀點的時候。「我想讓人知道同性戀者不只是一個議題,有千千萬萬個面孔,個個都不一樣,不是那麼可怕。」Henry被問到為何願意走向台前,接受訪問講述同性婚姻這個敏感議題。「我們是活於張國榮死那刻,拖著人的手都不可以告訴大眾那個是我愛的人。我希望自己可以成為自己小時候沒有出現的那個想有的role model模樣,因為這樣既是治癒自己,亦治癒有需要的人。」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