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李卓人的補選困局

2018-11-01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
 
AAA

lee1.jpg

還有不足一個月,便是立法會九龍西補選的投票日。今次報選的成因,是因為自決派劉小麗在2016年立法會選舉勝出後,在就職宣誓期間故意慢讀誓詞,因而被法院褫奪了選舉資格。正因如此,主流泛民一直矢言要在今次補選之中,重奪劉小麗所失去的議席。然而,基於他們在選舉部署上的種種失誤,致使主流泛民要在今次補選中勝出,埋下了多個隱憂。

主流泛民的第一個失誤,是他們最初支持劉小麗參選。因為劉小麗在過往曾經表明自己支持蘊含港獨選項的自決,而她又不肯明確表明自己放棄過往的自決立場,根本不可能符合現行法例要求參選人真誠擁護《基本法》的規定。主流泛民理應知道,劉小麗獲得參選資格的機會極微,他們若有足夠理性,從一開始便不應支持對方參選。

當然,主流泛民本身的政治立場,是不認同政府有權褫奪任何人的參選資格,加上他們過往一直強調,今次補選產生的議席,乃是劉小麗所丟,她擁有優先參選權,使到他們只能「侷撐」劉小麗參選。然而,他們乃至劉小麗本人,心裡應該早已預料自己會被選舉主任DQ,卻沒有妥善處理後備人選 (Plan B) 的問題,這是第二個失誤。

堅持不初選 致使馮檢基報名

這個失誤的最終結果,便是使到馮檢基能以泛民沒有舉辦初選為由,挑戰主流泛民所內定的Plan B李卓人。可以說,主流泛民一改上次舉辦初選的做法,改用「欽點」的形式選出李卓人為Plan B,才會造成今日馮檢基跟李卓人對撼的局面。問題是,主流泛民為何堅持不舉行初選呢?唯一的最合理解釋,便是他們不想馮檢基代表泛民參選,但是他在九龍西深耕細作多年,若是舉行初選的話,李卓人便難以成為劉小麗的Plan B。

然而,主流泛民要解決這個難題,其實並不困難,只需初選改用名單制,即是參選者可組成名單,名單中預先列明自己的Plan B乃至Plan C的人選。屆時,劉小麗在初選中,便可跟李卓人合組名單,而劉小麗有「奪回議席」的政治光環,馮檢基即使真的參加初選,也奪不走李卓人的Plan B位置。如此簡單的方法,為何主流泛民想不出來?是他們政治智慧不足,還是錯判形勢,預計馮檢基不敢參選?答案只有他們知道。

主流泛民面對三方夾擊

不過現在說什麼,都改變不了李卓人跟馮檢基互撼的局面,而馮檢基在九龍西盤據多年,跟李卓人票源重疊,相互對撼的結果,很可能是兩敗俱傷。與此同時,由於主流泛民沒有妥善處理Plan B的問題,亦成了本土派抨擊李卓人的藉口。人稱本土派「教主」的黃毓民,日前已經明言,他很可能擺設街站狙擊李卓人,在此情況之下,主流泛民便要面對建制、基哥、本土派三方夾擊之局。

大家可能認為,在港府連番打擊港獨勢力之下,加上本土派各個山頭出現內鬨,其影響力已大不如前。然而,本土派的政治組織出現弱化,不代表他們的支持者載意識形態上出現轉變,而他們的投票取向,仍有機會受到本土派的意見領袖影響。不要忘記,本土派在2016年的立法會九龍西選區中,合共取得四萬多票,如果他們在今次補選之中,不願含淚投票支持主流泛民,甚至轉投馮檢基,李卓人便很難贏得補選了。

最後但不得不提的是,主流泛民找李卓人作為Plan B,其實存在一定隱憂,因為他身兼支聯會秘書,過往一直主張「結束一黨專政」,而不少建制派中人早已質疑,此一立場並不可能符合真誠擁護《基本法》的參選規定。即使選舉主任現時容許李卓人「入閘」,但也不能排除有人不服選舉主任的決定,根據《立法會條例》第61條的規定,提出選舉呈請。換句話說,李卓人即使贏了補選,將來仍有機會面對法律挑戰。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九龍西補選參選人包括伍迪希、曾麗文、李卓人、馮檢基、陳凱欣。

 

延伸閱讀
  • 上個月1125補選後,非建制派的矛頭亂指,連杜汶澤都可以成為被指責的對象,可以見到經過311及1125兩次補選後,非建制派內部都亂得一團糟。劉小麗李卓人團隊固然有問題,但劉信認為問題的根源全部源於一個組織:民主動力。

    劉信  2018-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