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澤遠:狗的背後是人

2018-11-19
 
AAA

DOG1.jpg

家住北京海淀區的王先生夫婦這幾天有些鬧心,他們養了三年的金毛犬「洋洋」可能面臨被沒收的風險。

自從孩子考上大學後,王先生夫婦把大量時間花在這條活潑可愛的金毛犬身上,每天晚飯後遛狗早已成為他們的生活方式,還經常帶着「洋洋」自駕游。

「它就是我們家庭的一員,要是誰把它帶走了,我們肯定受不了,不養狗的人不會理解這種感情。」王先生感慨地說。

但海淀區禁養金毛這樣的大中型犬,王先生無法給「洋洋」取得一個合法的身份。王先生並不認為自己有什麼不對:「小區里這麼多人養狗,有幾個真辦了養犬證?我們為什麼不能養?」

不過,隨着杭州、上海、武漢等城市不斷傳來更嚴格的「禁狗令」,王先生夫婦也開始擔心「洋洋」有一天會與他們分離,甚至遭到網絡視頻上流傳的「被棒殺」的命運。

這幾天,一段據稱是杭州城管「當街棒殺」流浪狗的視頻在網絡上瘋傳。視頻中一位中年男子手拿鐵鏟,在兩名身穿制服人員的幫助下把一條黑犬活活打死。

視頻引起了兩派激辯。包括一些演藝明星在內的許多網友紛紛譴責虐狗暴行,呼籲善待犬類。但也有不少網民指責某些愛狗人士虛偽,支持撲殺流浪狗,因為它們隨時可能傷人。

前天凌晨,杭州市城市管理委員會發佈聲明,否認虐狗視頻與杭州城管執法有關。浙江在線報道稱,被棒殺的黑犬是一條咬人的流浪狗,穿制服抓狗的是小區保安,打狗的是小區的一名業主,城管已經對他們進行了批評。

打狗視頻引發激烈爭議,與杭州市城管委11月15日起在全市開展文明養犬專項治理行動有關。11月3日,杭州一位母親帶兩個孩子在街上行走時,遭未栓犬鏈的小狗襲擾,母親與狗主人發生言語衝突,又遭狗主人暴打。此事引發眾多網民憤慨,狗主人被警方刑事拘留。

這起事件直接催生了杭州市文明養犬專項治理行動,而更大的背景是——2016年至今,杭州共接到1萬8228件犬類投訴,其中2195起是犬類傷人。近三年來,杭州市因犬傷初診病人高達35萬6000人。

杭州當然不是個例。近幾年來,犬類傷人事件以及養犬引發的各類糾紛在中國大中城市都呈上升趨勢。近期,多個城市都相繼推出了犬類管理的地方法規。10月29日,雲南文山市要求在7時至22時,禁止寵物狗上街;11月14日,武漢市人大宣布將從明年起實施新養犬規定,其中要求,業主攜狗隻出戶時,必須為狗隻戴上嘴套,否則可能面臨500元(人民幣,下同,約100新元)以上、1000元以下的罰款。

在北京和上海等大都市,街頭流浪狗並不鮮見,小區和街邊公共綠地也隨處可見犬類排泄物,而北京早在2003年就發佈了養犬管理規定,上海也在2011年頒佈養犬管理規定。但時至今日,這些規定顯然並沒有得到有效執行,由此引發的「狗粉」與「狗黑」之間的爭論甚至謾罵也一直沒有停息。

其實,絕大多數流浪狗的背後都曾有個愛它養它的主人,只不過它們的主人並沒有把這種愛轉化為一種責任;大多數犬類在小區或街道等公共場所任意排便時,它們的主人也就在旁邊,只不過這些主人並不覺得自己有義務清理愛犬的糞便,有時甚至連狗鏈也懶得栓。

無論「狗粉」還是「狗黑」,有一點大家並沒有太大異議,那就是狗是無辜的。養犬管理規定其實針對的也不是狗,而是狗背後的主人。愛犬養犬沒有錯,但養犬人對犬和社會都必須有責任感。說到底,能不能文明養犬,讓人與狗和諧相處,是檢驗犬主人愛心與素質的一塊試金石。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本網獲授權轉載。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