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澤遠:「狗咬人」何以成了大新聞?

2021-11-22
 
AAA

 163568552067344_P14452164.png

(網上圖片)

新聞行業有句俗話:「狗咬人不是新聞,人咬狗才是新聞」。不過在河南省安陽市,一宗普通的「狗咬人」事件硬是被拖成衝上熱搜榜的大新聞。

今年9月20日,安陽市年近八旬的耿女士正在小區散步,一女子牽着兩條深色大狗迎面走來。在兩人走近時,兩條狗突然撲向耿女士,在其身上留下牙印和抓痕。小區的監控錄像清楚地拍下了這一過程。

從錄像上看,這是一起並不複雜的「狗咬人」事件。但事發後狗主人一家拒不承認狗咬了人,自然也不願意道歉和賠償。無奈之下,耿女士的女兒聯繫了河南廣播電視台民生頻道《小莉幫忙》欄目尋求幫助。

《小莉幫忙》針對此事做了九期節目。在節目中,狗主人王新剛(牽狗女子的丈夫)面對監控錄像,仍強硬表示「我從來不相信視頻」,並指耿女士的傷痕是自己摔的,還聲稱要起訴耿女士一家誹謗。在長達兩個月的時間內,王新剛拒不承認狗咬人事實,拒絕向對方道歉。

主持人小莉得知王新剛為安陽市市場監管綜合行政執法支隊正科級專員,就與被狗咬傷的老人家屬一起到王新剛的單位尋求解決方案。在此過程中,從安陽市市場監管綜合行政執法支隊辦公區內走出了一群人,與主持人及老人家屬發生衝突,其中有人攜帶警棍等器具。此後,王新剛聲稱住院,其單位、物業、城管、公安等各部門都不回應受害者家屬和主持人的詢問。

忙活了兩個月卻毫無進展,小莉面對鏡頭無奈落淚,為欄目幫不上受害者感到抱歉。

小莉的眼淚引爆了輿論,各類媒體開始關注安陽「狗咬人」事件。有網民猜測,狗主人一家如此囂張,是因為王新剛與安陽市副市長王新亭有親屬關係。很快,「狗仗人勢、人仗權勢」的說法不脛而走,安陽市乃至河南省官方都感受到了輿論壓力。

於是,事件出現了轉機。安陽市有關部門一方面澄清王新剛與王新亭並無親屬關係,一方面開始對事件進行調查,並勒令王新剛停職配合調查。11月19日,此前拒不承認狗咬人的王新剛登門向受害者「誠懇道歉」,並表示願意賠償。受害者則十分大度,表示道歉就可以了,不要賠償。

事情似乎告一段落。但一宗責任明確的「狗咬人」事件拖了這麼久也得不到解決,一個科級官員違反規定在小區豢養大型犬,還公然在媒體面前否認狗咬人的事實,並擺出一副「你能把我怎麼樣」的蠻橫姿態,的確令人氣憤。

試想,如果沒有《小莉幫忙》欄目的介入和堅持,如果沒有小莉無奈的眼淚引發全社會的關注,被大狗撲咬的耿女士及其家屬要想討個說法,簡直比電影「秋菊打官司」裏面的秋菊還難。

這件事充分顯示,中國化解基層矛盾的渠道和機制還很不健全。一宗事實確鑿的「狗咬人」糾紛,受害人和媒體一起舉報,在城管、公安部門,以及狗主人的單位都得不到有效的回應,原因之一恐怕還是受害者沒有甚麼社會關係和背景,而狗主人則是行政執法部門的官員,可以居高臨下地藐視受害者。

同時,這件事也反映出媒體監督的無奈和無力。《小莉幫忙》欄目在河南頗有知名度,但連做10期節目也解決了不了這個看似不難的問題,最後還是主持人的眼淚激發了全國輿論的同情和聲援,讓當地官方感受到壓力,才有了官方調查和狗主人的道歉。

這兩天,中國媒體也紛紛發文追問「狗咬人」事件遲遲不能解決的原因。央廣網發文說,此事之所以發展到今天,除養犬人的行為之外,與當地城管、公安部門沒有積極履行職責也有密切關係。這一事件中,為何沒有對養犬人及狗隻及時作出處理?為何原本禁養的大型犬,在節目播出進展中,以可用於「心理輔導」的特種工作犬名義辦理了證件,王某或其家人是否需要心理輔導?為甚麼多期節目曝光有關部門都沒有行動,網上輿論嘩然就立刻有了結果?

河南當地媒體「大河網」也發文質問,兩個月的時間,媒體九次報道,儘管事實清楚、證據充分,卻始終得不到狗主人一句誠懇的道歉。回顧整個事件,王某蠻橫霸道的態度令人感到憤怒,其單位諱莫如深的態度則令人充滿困惑——給受傷老人一個說法,還廣大網友一個真相,為甚麼這麼難?

文章指出,一個簡單的民事糾紛,最終掀起巨大的輿論波瀾,不僅消耗了公眾情感,而且浪費了公共資源。此次事件的教訓不可謂不深刻,王某遲來的道歉,與其說是為個人行為埋單,不如說是替公共資源謝罪。一人做事一人當,這是基本的行政倫理,單位沒必要也不應該替個人行為「背鍋」。這口「鍋」,誰都背不動。

說到底,這宗「狗咬人」事件的本質還是正當權利與特權的碰撞。特權意識不除,類似事件還會上演。畢竟,普通人在維權中不可能總會受到媒體和輿論的關注。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延伸閱讀
  • 鼓勵公眾參與公開討論,有利於普通民眾和官員早做準備,更好解決城市基礎設施和環境中的薄弱環節,有利於應對因氣候變化引發的極端天氣事件等全球性問題。這一點至關重要。

    王向偉  2021-0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