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凱文:九龍西補選,建制派其實跌了票

2018-11-28
陳凱文
學研社成員
 
AAA

vot1.jpg

立法會九龍西補選結束,被視作建制派的無黨派候選人陳凱欣得勝,比主流泛民推薦的李卓人的得票多13,410票。不少人都立即作出分析,剖析李卓人和主流泛民敗選的理據,李卓人把敗因歸咎於選民心淡,本土派將敗因歸咎於泛民不思進取、不懂反省,還要派出問題多於的李卓人,然後動員選民含淚投票,建制派則聲稱,市民厭倦了政治上的嚴重對立,對於泛政治化的操弄感到不滿。

然而,除非我們能夠接觸該區每個選民,從而了解他們的投票意向,我們才能確實知道他們的真實心態。是故,以上這類所謂分析,更像是是政治表態,大家都借機兜售自己的政見立場。要真正客觀分析今次補選,我們應該用數字說話。更重要的是,大家若看完數據之後,便會明白今次補選,建制派跟泛民之間的得票差距,其實並不巨大。

首先有一點需要注意,立法會補選投票率,通常比大選低,而且低得不少。以2018年3‧11新界東補選為例,投票率是42.13%,2016大選是60.24%,兩者比較之下,投票率跌幅是18.11%。反觀九龍西,在2016大選是58.13%,今次補選投票率是44.45%;投票率的實質跌幅,只有13.68%,可見九龍西投票率跌幅,其實比2016年的新界東補選還要少。由此可見,補選選情一向比較冷淡,投票率下跌是常態,未必是泛民犯了什麼錯。

另一個客觀事實是,雖然今次補選的投票率是44.45%,比311補選的44.31%高,但是實際投票人數卻跌了,跌了373人,因為九龍西的選民人數跌了2291人。與此同時,李卓人雖然比陳凱欣少13,410票,但是把立場上也屬泛民的馮檢基加進去,二人的總得票其實有105,556 (93,047+12,509)票,比上次姚松炎的105,060票,多出了496票。在選民人數下跌之下,泛民的投票總人數不跌反升,可見他們已成功谷到更多人支持,只是加幅不夠多。

第三個客觀事實是,把2016年本土派的游蕙禎和黃毓民得票扣走後,泛民在九龍西的總得票是119,417票。假定本土派的得票真是像某些人所言,一票都沒有回流給泛民的話,2016大選中支持泛民的88.83%選民,已被他們成功動員出來。當然,把本土派選民計進去後,他們只動員到65.86%選民。然而,若用2018年3‧11新界東補選跟2016大選比較,范國威只動員到55.13%選民支持,可見泛民在九龍西的動員力已經不低。

 

圖一:陳凱欣跟李卓人及馮檢基的得票比較

PIC1.png

大家若看看各票站的得票結果,單是陳凱欣跟李卓人比較的話,她得票比李卓人少的票站不多,如油尖旺區有18個票站,陳凱欣有6個站得票比李卓人少;深水埗有25個票站,有8個票站得票比李卓人少;九龍城區有31個票站,有8個票站得票比李卓人少。然而,把馮檢基算進去後,情況便出現變化:在油尖旺區,陳凱欣有9個站得票比泛民少;深水埗是17個票站,九龍城有11個票站。可見,建制派在深水埗區,仍是處於弱勢。

 

圖二:陳凱欣與鄭泳舜的得票比較

PIC2.png

最後但是不得不說,陳凱欣今次得票,其實比3‧11補選的鄭泳舜低了1022票。若看各票站的得票結果,油尖旺區有10個票站下跌,深水埗有17個票站下跌,九龍城有20個票站下跌。三個選區中,只有油尖旺區總得票是增加的,深水埗和九龍城均是跌票,當中深水埗區跌票更達828張。九龍城區的票站由於出現重新劃分,取消了一個舊票站,又增加了兩個票站,造成部份票站跌幅十分巨大,但是總體來說,也是跌了206票。

因此,雖說泛民在今次輸掉選舉,但是比起3‧11補選,他們的得票其實有所增加,反而是建制派出現了跌票。若加上補選選情一向比較冷淡,投票率一向較低的常態,泛民在今年兩次補選所輸掉的議席,極有可能在2020大選重新奪回。純粹單靠今次的補選結果,說成了社會民意出現轉變,似乎是過分樂觀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上個月1125補選後,非建制派的矛頭亂指,連杜汶澤都可以成為被指責的對象,可以見到經過311及1125兩次補選後,非建制派內部都亂得一團糟。劉小麗李卓人團隊固然有問題,但劉信認為問題的根源全部源於一個組織:民主動力。

    劉信  2018-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