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敏欣:華盛頓和北京能否將臨時休戰變為持久和平?

2018-12-17
裴敏欣
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政府學教授
 
AAA

GUY1.jpg

鑒於存在重重困難,12月1日特朗普總統與習近平主席在阿根廷工作晚宴上取得的成果也許是最好的了。從積極方面看,兩位元首達成的協議為中美貿易戰提供了短暫的(準確說是90天)休戰期。華盛頓不會把針對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的懲罰性關稅從目前的10%進一步提高到25%。作為回報,北京將立即購買大量美國產品。

可以肯定的是,中國為此次交易提供了若干好處,這是善意的姿態,更重要的是它表明中方希望結束貿易戰。這其中包括嚴格管控芬太尼出口,這種阿片類藥物導致美國藥物過量案例激增。此外中方還承諾就朝鮮半島無核化問題進行合作,以及有可能批准高通對NXP的併購(今年早些時候該交易被中國監管機構阻止)。

雙方都急於把兩國元首在G20峰會的會面描述成一場勝利。在閱讀白宮新聞辦公室的聲明時,人們的印象是特朗普政府除了在貿易戰中停火90天之外什麼也沒有放棄,同時還得到了中國的讓步清單,特別是中方購買美國的農產品、能源產品和工業品。

中國官方媒體在報道習特會的時候也把中國塑造成贏家。除了強調停止徵收新的關稅以外,新華社對會晤的報道還強調了在中國看來十分重要的問題。例如它聲稱“美方表示,美國政府繼續奉行一個中國政策”,“特朗普表示,美方歡迎中國學生來美國留學”。(值得注意的是,白宮的聲明並未提及這兩個問題。)與此同時,新華社的報道略去了協議中最有爭議的內容:90天期限以及需要提前解決的棘手貿易問題,如強制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非關稅壁壘、網絡入侵和網絡剽竊。

冷靜分析華盛頓和北京互相抵觸的粉飾之辭只能得出一種結論。隨着負面經濟後果和政治影響越來越明顯,習近平主席和特朗普總統都希望盡最大努力避免全面貿易戰(這差不多肯定會讓兩國關係在幾乎所有方面加速崩潰)。而嚴酷的現實是,雙方在實質性貿易問題上有巨大分歧,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政府中的務實派和強硬派之間也存在巨大分歧(前者希望為雙邊貿易爭端尋求現實的解決方案,後者則尋求兩個經濟體迅速徹底地脫鉤)。在這種情況下,短期休戰是人們所能期望的最好結果。

但短暫的拖延仍然意味着北京和華盛頓將在2019年3月1日面臨關鍵的時刻。問題就在於,能否在最後期限到來之前達成一項全面協議。

老實說沒有人知道。可以肯定的是,中國在已經做出的讓步基礎上(習近平主席承諾購買數十億美元美國商品,實際上只換來60天的緩期,因為特朗普在1月1日之前並不會加征額外關稅),似乎還準備做出更多的讓步。然而,北京不太可能在它認為事關國家主權和政權安危的問題上讓步。例如,美國要求中國停止向上擴展技術鏈,取消對國有企業的補貼,這些很可能會遇到最大的阻力。此外,如果你讀一下美國談判代表4月份提出的最初要求清單,就會看到它曾經包括一項嚴厲的規定,即如果發現中方有違法行為,美國保留判斷中方合規情況並給予處罰的單方面權利,而中國必須保證不在這種情況下進行報復。很難想像中國政府會吞下這枚苦果。

但被北京視為不容談判的問題,也正是被特朗普政府強硬派定義為破壞協議的問題。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里,隨着美國談判代表與中方代表進行接觸,並就貿易戰是結束還是升級進行內部辯論,特朗普的貿易強硬派很容易在國家安全鷹派和批評中國侵犯人權的人士當中找到盟友。務實派將對抗一個強大的聯盟,這個聯盟認為,一場全面升級的貿易戰以及中美經濟徹底脫鉤所產生的長期戰略利益,要遠遠大於它的短期經濟代價。特朗普任命羅伯特·萊特希澤這位美國貿易代表和對華鷹派領軍人物作為未來三個月的首席對華談判代表,也減少了成功達成協議的可能性。

這種令人生畏的現實,不由降低了人們對90天期滿後美中貿易戰很快結束的希望。

可想而知,只有兩個因素能決定美國和中國未來三個月的走向。第一個顯然就是北京願意做出多大讓步,來避免貿易戰繼續升級以及可能隨之而來的中美冷戰。習近平主席和他的顧問們完全有可能斷定,與中美冷戰所產生的長期經濟和地緣政治代價相比,中國政府更有能力承受前所未有的貿易讓步帶來的衝擊。

第二個因素是特朗普總統的立場。基於他的保護主義本能和在貿易戰中對強硬派的一貫支持,如果雙方陣營出現僵局,特朗普很可能站在強硬派而不是務實派一邊。然而,最近幾個月他顯然越來越意識到一場全面貿易戰的經濟後果。金融市場的動蕩以及2020年美國出現經濟衰退的潛在威脅——這一年他將競選連任——也許能說服特朗普總統,讓他認識到貿易戰並不像他最初宣稱的那麼容易打贏。為避免有可能威脅他連任機會的經濟危機,特朗普總統也可能願意接受北京打算提供的讓步,結束貿易戰,並因為達成21世紀的世紀交易而為自己邀功。

無論3月1 日發生什麼事情,幸運的是我們不必等太長時間就能知道答案。

 

文章原刊於《中美聚焦》,本網獲授權轉載。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通過合理提高中國國內總需求,貿易戰對中國實際GDP和就業的負面影響是可以緩解的。我們無需恐慌!

    劉遵義  2019-05-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