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柏:何必再鼓勵學生在畢業禮生事?

2018-12-20
寒柏
學研社成員
 
AAA

STU1.jpg

早前有嶺大學生在畢業禮示威。(香港電台資料圖片)

繼早前有大學生在畢業禮叫口號、拉橫額之後,英華書院的畢業禮上,又生出了事端。有學生拒絕與主禮嘉賓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握手。當然,相比早前大學生的舉動,這「拒絕握手」的動作已屬小兒科。可是,值得讀者留意的是,這種「畢業禮生事」之情況越來越普及。筆者預計,大學及中學「相繼失守」之後,不排除連小學生也會被人用來炒作。

近幾年以來,香港的示威及暴動團體,也有年輕化的趨勢。從前,主動搞學運及示威的都是大學生,甚至乎是研究生,某些人為了以學生的身份來搞事,還遲遲不肯畢業。後來「學民思潮」一出,一眾中學生都走到最前線。此外,早年亦着實曾有人藉一個小學生能力考試來炒作,並作為攻擊政府的藉口,當時還有人把一眾小學生都拉上台前。甚至乎,佔中之時,曾有一名幼稚園教師,以卡通動物彩圖,教導幼稚園學生「反抗」,說明「違法達義」有理,該視頻亦曾廣泛流傳!

筆者並非想怪責學生,反而是想質疑一些千方百計為學生的惡行「解話」之人。為何你們這麼支持這些不守規矩的學生呢?全因蔡若蓮副局長曾參選,後來出任副局長一職,大家便要向她口誅筆伐?政府副局長一職,不是委任的嗎?到底有何不妥?記得當年,蔡副局長有喪子之痛,在傳媒的煽動之下,某些學生還拿出來開玩笑,並嘲弄恥笑,教人感到心寒。黑道中人亦講究「禍不及妻兒」,為何每當學生做出一些連黑道中人也不屑為的醜事,仍有這麼多人走出來為學生說話呢?學生的說話及行為有違道德,我們應該直斥其非,為何仍要繼續姑息及從容他們?

最主要的一種講法,是說學生的行為雖然可惡,但我們先要問問,到底當權者做了什麼?林鄭做了什麼?蔡若蓮做了什麼?對付這班人,我們還講江湖道義嗎?近幾年以來,筆者聽得最多就是這種抗辯。

可是,筆者偏偏要反問,那麼,林鄭做過什麼?蔡若蓮又做過什麼?到底當權者做過什麼,使大家要鼓勵學生跑去欺負官員的妻兒弱少,做盡這些無恥之事?為何大部份人又偏偏只躲在學生之後,沒有一起走出來造反?撫心自問,學生還在求學階段,真的有通盤瞭解嗎?若非傳媒煽動,長輩從容,一眾學生會這樣放肆嗎?若對當權者有不滿,或對其施政有不明白的地方,大家可以認真的質詢及逐點提問,甚至乎撰文或投稿。香港是理性的社會,所謂和而不同,有不同的意見,應該用理性的方式提出,才對社會有建設性。以這種煽動仇恨、在畢業禮搞事,甚至鼓吹學生上街搗亂的方法,只會破壞社會安寧。

重點是,過去幾年以來,各大傳媒、不少時評員及網台,甚至乎是部份教授及老師,日夜不停地煽動仇恨,鼓勵學生搗亂,甚至已釀成多宗暴動事件。凡此種種,不僅已破壞了社會的穩定性,更有不少學生被判入獄。當某些鼓吹暴亂的發起人逍遙法外、不少網台權威或時評員正在共聚天倫、弄孫為樂之際,着實已有一些學生和年輕人,正受牢嶽之災,付出沉重的代價;佳節臨近,亦不能和家人團聚。

各界有識之士,我們不要再姑息及縱容學生的種種惡行了,如此刻仍覺得事不關己,或因為怕事而不敢直斥其非,香港的學生就只會越來越放肆。難道我們還想繼續有更多的學生被有心人煽動而犯法,最終前程盡毀嗎?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