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rry:政府如何進一步強化社交媒體運用?

2019-01-02
Harry
香港媒體人
 
AAA

yum1.jpg

記得在曾蔭權政府推動社交媒體使用時,不少人都抱有觀望態度,認為政府這個做法效能甚低,無法回應網民對各種政府政策和措施的回應,更有人嘲笑政府做這些「吃力不討好」的事,在這個反對聲音最強烈的平台經營,最終只會製造公關災難,碰得一鼻子灰。可是這些年來,隨住政府增加官員、政策局與部門的社交媒體運用後,引來的正評和迴響也愈來愈多。同時,一些親政府的媒體專頁在讀者數據、互動都表現得相當亮麗,社交媒體也不再是只得建制被圍攻的平台,政治聲音變得更平衡。可是,政府仍需要進一步強化社交媒體的運用,在網上平台為政府決策講清講楚。

記得之前「任何仁」嗎?「任何仁」本身並不是公關公司的製作,而是一班救護員忽發奇想,在處長同意下推出的宣傳代表,結果在一片嘲笑過後,反倒正評如潮,不但讓網民秒速學懂心肺復甦法,更令參加除顫器課程的查詢大幅上升,使消防處的工作事半功倍,使新成立的社區應急準備課的主要工作馬上為人認識。跟「清潔龍阿德」與「大嘥鬼」背後有公關公司主導不同,「任何人」是一班公關素人所構造的消防處形象「代表」,表面顛覆了消務員過往在香港植根的形象,更令消防處消防和救護人員顯得更為親民,進一步鞏固他們在市民心中的正面印象。推動公關工作毋須經驗豐富的公關公司,其實有時放手予下屬多加發揮,反而會收到更意想不到的效果。另外,政制及內地事務局也有推出專頁拾壹城話,講述大灣區各個城市的發展,內容風格貼近文青喜好,頗受歡迎。

當然,政府在運用社交媒體的時候,有些問題永遠都解決不了,那就是回應網民對政府政策的批評和質詢,例如林鄭月娥的個人專頁都不能替財政司司長回應財政預算案,皆因兩人的工作範疇並不一樣,而特首也不能越俎代庖,干涉其他司長與決策局的工作。可是,社交媒體作為一個單向與互動並存的平台,政府其實可以思考增加在社交媒體闡述政策的程度,例如製作政策「懶人包」解釋政策,遊說市民支持政府作某些政策決定。同時,政府也可以利用平台讓市民給多點建議,如民政、運輸等方面,均可以讓市民在地區層面多提供建議,例如社區設施的位置、種類等,讓市民可以增加充權感。

政府增強利用社交媒體,其實可以為政府政策增添「人味」,讓市民更易受落,接受政府的政策決定。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席捲歐洲的熱浪把地球推向了有紀錄以來最熱的六月,香港也在「反送中」喧囂中度過了史上最漫長的六月。莊嚴的立法會在回歸二十二年紀念日首次被「攻陷」,作為香港最核心價值的法治,「破窗效應」(Broken windows theory) 開始顯現。

    鮑渤  2019-07-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