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觀察/福島的「核病」治好了嗎(三)

2019-02-08
黃匯傑
資深傳媒人
 
AAA

5594.jpg

草莓園

我們一行坐車來到距離第一核電廠十公里的草莓園,負責接待我們的是大野水耕生產組合專務理事青木  浩一。他對筆者介紹道:「之前,福島的番茄和草莓的銷量受到核爆影響,各項詳細指標的檢測即使達標,仍然沒有辦法恢復以前的暢銷。」

系列文章:
福島的「核病」治好了嗎(一)
福島的「核病」治好了嗎(二)

4444.jpg

筆者與大野水耕生產組合專務理事青木 浩一

四年前開始,草莓園的訪客開始漸漸恢復,福島的產品也漸漸被認可。福島縣內外,海外的旅行團也越來越多,來自中國、菲律賓、俄羅斯等國家。

青木  浩一現說,現在已經恢復到災前一成左右的遊客量。我們園栽種的草莓有4種,分別是「AKIHIME」和福島特產的「FUKUHARUKA」,以及「BENIHOBE」,「OISIIBERI」。果肉堅實甜美,是非常受歡迎的。到6月上旬都可以來採摘,一般的客人會帶着家人一起來,只要買了門票就可以沒有時間限制的隨便吃。 男性客人一般15分鐘可能就吃膩了,這裏更加受女性和孩子的歡迎,輪椅和嬰兒車都是可以直接推進來。栽培台剛好到小孩子的視線高度,所以十分受孩子的歡迎。

5611.jpg

筆者來到距離核電廠10公里的草莓園考察

他續道,「當然,還是有很多部分的客人會擔心輻射問題,不敢前來。這裏定期都會做放射線的檢測,安全方面決不會鬆懈。平日的客流是40人左右,周末休息日會達到200人以上,最高達到500人。產品在當地的超市也有販賣,災後四年後才開始有盈利。番茄和草莓一年的營業額是1億1千萬日元,現在,另外還有國家給予的部分扶助金。」

青木  浩一說,災後一個月有電視台來採訪,當時,我們還沒有放射線的檢測機器。那是第一次在園裡檢測放射線,數值和東京並沒有太大變化。

筆者問他這裏有現時多少員工?有否外國來的研修生在此工作?原爆後這裏是怎樣的情況?他回答道:「現時這裏工作人員一共26人,全部是日本人。災後的生產只停止了一周,因為,沒有物產運進來,沒有吃的東西,番茄和草莓也都沒有了。這裏距離福島核電站直線距離10km。當時,很多工作人員都去東京、茨城等等地方避難了,有孩子的家庭,或者帶着生病的家人,有很多也都辭職或留在那邊沒有回來了。」

青木  浩一說,這裏番茄主要通過番茄批發協會賣到磐城市、郡山市、水戶市等地。筆者拿着在網上看到的異變草莓和番茄問他,以前,這裏是否有過這裏的產品?他説沒有。

5506.jpg

5603.jpg

大家對比一下這些番茄是否有些變異?

在青木對其他同行講解的途中,筆者自己走去番茄園看看,恰好有番茄在出貨。筆者拍下了產品照片,供大家參考,有的番茄的確是有些變形,但不知道是否因爲輻射而發生變化!

不過,你無論是白天還是夜晚,你走在福島的大街上,真的是冷冷清清。尤其是夜晚好像在唱空城計一樣,到處都是燈光明亮,但是,就是沒有人。 偶爾有一兩部車經過,現在的福島如同一座空城,充滿著荒涼的詭異氣息,當你一個人走在大街上,令人感覺後脖子發涼。

5753.jpg

工作人員展示她們的檢驗工作流程

筆者另外一個行程就是到福島海洋研究中心訪問,並聽取放射能研究部長平田 豐彥對福島縣海產魚類的現狀的介紹,另是如何進行安全控制的?

平田 豐彥說,福島縣在地域漁業復興協議會等的協助下,水產檢測每周檢測超過150件,包括212種類的產品,所有的結果都在主頁上可以看到,也全部提供給各個媒體機搆。如果檢測出超標的水產品全部被廢棄,並按照船隻和魚類來挑選進行檢測。

555.jpg

筆者與福島海洋研究中心放射能研究部長平田豐彥

2015年4月以後,近三年沒有檢測出超標的產品,2018年全年99%以上沒有檢測出放射性物質。海產的污染都是來自海水和魚餌的污染,放射線通過這些途徑進入魚的體內。但是,是可以通過腮和排尿等排出體內,並不會在體內積存。所以水產品的放射線含量是和周圍海水的放射線含量密切相關的。以核電站為中心5km以內,5km~20km,20km~70km,70km以外各個區域的檢測數值,70km以外的數值已經降到災前的標準,即使5km以內的數值也漸漸在接近災前的數值。

平田 豐彥說,福島縣沿岸捕撈漁業因為地震和核電廠事故的影響不得不停止營業。但是,通過對超過5萬件樣品的監控,已經證實部分魚類可以安全食用。現在,還有7種類的魚類是禁止販賣的,相比最高時期禁止的魚類達到44種類。針對通過實驗性捕撈有待銷售的魚類,將依據比日本國家標準更為嚴格的自主標準進行放射線物質檢測。

其實,當筆者得知魚類放射檢查位置時,我還是有點不明白,所以問他,這個魚類批發市場距離福島第一核電站有多少海里?他説,大約50海里。當時,筆者的心就沉下去了, 70海里以外是核爆前的水平,那這個海產批發站距離核電廠50海里就安全了嗎?

5751.jpg

工作人員展示她們的檢驗工作流程

現時,福島的海產沒有直接出口到海外的,但是,全部批發到日本國內各個海鮮批發市場銷售。但是,但是啊!有沒有經第三地出口到海外呢?這個不得而知了。

在進入福島第一核電廠前,進入福島小名濱魚市場參觀,由小名濱機船底曳網漁業協同組合經理部次長 前田 久到我們參觀,並介紹他們是如何檢驗海產的。

首先,我們先到魚市場內走一圈,基本上是空蕩蕩的,只有少量的海鮮放在那裏供我們拍照。之後,帶我們走進他們自己的檢測室內,看看流程,説的嚴格點,如果沒有第三方的監管,還是沒有公信力的吧!

我們聽完了官方的安排行程之後,筆者也整理了一些非官方的報導言論,讓大家參考一下。

「日本地球之友 FoE Japan」,311之後即投入災區救援等工作,並為爭取災民權益而進行法律制定等多項倡議。2018年3月,他們將援助行動中所觀察到的現象,整理後出版了一冊《福島的現在與能源的未來》。針對核災傷害、避難指示解除後的實況、避難者的現狀,及健康影響等關鍵議題有很詳細的介紹,筆者只是截取一部分供大家參考。

日本地球之友的報告書指出:2011年3月11日,因東日本大震災而發生的福島第一核電廠事故,造成大量放射性物質外洩,使東日本地區遭受污染。初期外洩的放射性物質之中,據估計銫137的量達到6千兆~3萬7千兆貝克,為廣島原子彈爆炸的60倍左右。雖然因為位處西風帶,大部分的放射性物質都被吹往海邊,但風向瞬息萬變,放射性物質還是被帶到內陸地區,通過飯館村、伊達市、福島市、郡山市等地,降雨或降雪之後就沉積在土壤,因而造成長期性的污染。

5710.jpg

福島小名濱海鮮批發市場

這段文字一個重要的提示,即放射性物質的影響與地理疆界無關。福島縣幅員遼闊,面積達13,783平方公里。被山脈區分為靠近太平洋測的濱通地方、中通地方,與靠近日本海的會津地方三大區塊,所以要說福島縣整體的污染未必一樣嚴重。但反過來說,這也意謂著,核外洩的影響未必被只限於福島縣內。

資料顯示居民之所以要撤離,並非因為「爆炸」這種瞬間而立即的傷害。而是,放射性物質它是看不見、摸不著,且對身體的影響還有很多未知,所以311之後,幅射值成爲人們的緊張生活壓力來源,許多不住在政府下達避難指示區內的民眾也紛紛「自主避難」。民間也因此出現許多市民檢測所,針對空氣、土壤以及食物等,進行長期監測。

日本權威智庫「日本經濟研究中心」曾發表了一篇報告,指出福島核災處理費恐攀升至50兆~70兆日元。 

地球之友報告書具體指出;核災的傷害是多方面且多層次的,不可能都用金錢衡量。放射性物質的污染,故鄉的喪失、人與人之間的聯繫的斷裂、生存意義的喪失,對農林漁等產業的影響,各種形式的分裂、對立與糾葛,輻射被曝與因此而升高的健康風險和不安情緒;歧視和霸凌……。這些,都可謂是福島核災帶來的傷害!

如上述,避難者失去的,不光是現在和未來,他們甚至連「過去」和「自我」也被剝奪了。在鄉村和大自然,以及人際往來等。這些東西又如何能以金錢補償?

重點是,即使避難者願意冒未知的風險返鄉回家,那些失去的也不可能復得。在國家的歸返政策下,大半區域的避難指示已經解除。但總體來說,返回者的比率不高,尤其年輕一代幾乎很少人回鄉。這些區域面臨更嚴重的邊緣化與高齡化,不少人的家鄉的地貌景觀也產生巨變,堆滿了裝除污廢土的太空包或太陽光電板。

「除污」是日本政府為了降低空間劑量,所進行的刨除表土、沖刷屋頂、雨溝等工作。但是在輻射污染的重災區,成效有限。因為核電廠外洩的放射性物質不是只停留在房屋,也飛散到森林、原野,除污的確會降低若干劑量。但風一吹,它又會飄到居所等處,屆時居所附近的劑量又會再回復。簡言之,「除污」不可能完全消除污染,多半只是移動污染源而已,且作業所產出的含有放射性物質的廢棄物,其後續處理也是一個大問題。

5689.jpg

筆者與居酒屋的老闆和客人合照

當「家」不再是家,「重建家園」對居民來說是最難解的課題,避難指示區解除後,究竟有多少人返鄉?他們的心境又如何?筆者當晚住在福島第一核電廠30公里外的磐城市,晚上筆者爲了與福島當地民衆溝通,專門去站前的居酒屋喝酒,與他們聊天瞭解到,他們其實現在內心仍然很痛苦。福島縣目前仍有很多人在各地避難,當地居民至今不敢返回家園,福島已成為很多人心中揮不去的陰影。

雖説,日本政府和各地人們給了福島極大支持和協助,福島人民也很努力想重新振興福島的繁榮。但是,沒有人啊!如何吸引更多的人來福島旅遊、工作、居住,尤其是年輕人來福島,人口紅利,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課題,人口數量停止或下降,經濟發展肯定是停滯不前的。

(待續)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要批評記者們不仁容易,記者之所以如此吹毛求疵,明知故犯,也是因為日本的報章雜誌要爭取讀者的點擊和購買,滿足他們的「求知欲」、道德觀和正義感。

    胡煒權  2019-0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