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觀察/港客北海道犯忌被打臉的背後

2019-02-28
胡貞山
學研社成員
 
AAA

TOKYO1.jpg

近日,本港傳媒相繼報導一名北海道美瑛町的攝影師Kent Shiraishi在自己的部落格上,痛斥一名趙姓香港攝影師不理當地設置的告示牌,擅闖私有地進行拍攝當地的景色。更有甚者,Kent在後來更新部落格說,該名攝影師一方面表示抱歉,答應Kent不會再犯,而且會幫忙呼籲遊客不要做同樣的事,一方面還是將肇事的照片上傳、提供給Sony Hong Kong的官方上。據悉,Kent正在向Sony抗議和要求圖片下架。

事件經香港網絡媒體報導後,就筆者所見,網民大多批評香港攝影師不守規矩,影響港人聲譽云云,可以說是一邊倒的「不護短」。當然,旅居日本十餘年,筆者見盡、聽遍不少日本人抱怨港客在內的兩岸三地旅客不守規矩。是次發生問題的美瑛町本來就是因為受盛名所累,近年來一直深受旅客破壞環境之苦的重災區之一。

例如兩年前,當年著名的風景名勝「哲學之樹」便因為受到台灣、大陸旅客追捧,紛紛慕名前來打卡,讓擁有該私有地的地主不勝其煩,決定移走「哲學之樹」,以解決問題,「一拍兩散」,讓當地日本人以至日本攝影發燒友們感到可惜及憤慨,紛紛在網上聲討旅客的行為。

一面倒批評攝影師無助解決問題

因此,今次的事件嚴格來說只是「冰山一角」,本來就不是極罕見的事件。當然,長居日本多年,深明日本居民不滿之情,筆者並不打算護短,為香港攝影師辯解。正所謂入鄉隨俗,作為客人,主人家的規矩還是要守的。

然而,正因為長居日本,而且因為工作關係,常到日本各地,包括今次的美瑛町,筆者認為不應只跟網友一樣,一邊倒的批評攝影師,便以為是解決全部問題。

事實上,這次事件再次反映出日本觀光業的結構性問題——人力、資源分配不均。自現任首相安倍晉三第二次組閣後,便積極打出「觀光立國」的政策,大力宣傳、推動世界各地的遊客來日本旅遊、消費,而且不限東京、大阪等傳統熱點,其他當時未被「開發」的地區也紛紛響應政府的政策,爭相宣傳吸客。

日本政府低估了自由行的力量

然而,問題是出現在客人來了之後。隨著自由行形式的旅遊模式成為主流之一,旅客活動足跡變化多端,不再受旅行團的限制。同時,日本當時卻低估了自由行的力量和自由行旅客尋幽探秘的力量,結果很多外國遊客喜歡的新開發景點配套,如翻譯、導遊以及面向遊客的各種設施都完全沒有追上。

而且,由於自由行遊客「神出鬼沒」,在沒有配套和誘導指示下,出現上述擅闖私有地的問題陸續出現。站在當地人的立場,當然會不滿遊客不守規矩,不尊重當地習俗。然而,站在遊客的角度,很多時都是因為沒有發現指示牌、告示板,以為沒有問題而犯上禁忌(當然也有很多是明知故犯的)。

還有,由於自由行的興起,各種旅遊攻略成行成市,旅遊達人紛紛在網上分享心得,而這些攻略、心得也不會主動提醒景點的規矩問題。加上日本很多遊客熱捧的景點,在當地人眼中是根本不值一提,毫無特別的地方,自然不曾想到有大量外國人會蜂擁而來。像上述的「哲學之樹」這樣屬於私人擁有的景點更是缺乏管理,告示、警告標語設置範圍又有限,間接讓旅客容易誤墮「陷阱」。

觀光業界後知後覺

因此,除了要批評旅客行為不檢、操守有問題外,日本觀光業界以及各地觀光當局後知後覺的問題,導致管理不足的問題也應該受到關注才行。事實上,日本觀光協會也曾表示人手、資源不足的問題依舊存在,例如首都東京明年舉辦奧運,也面對承接不下成千上萬的遊客,其中最為頭痛的便是仍然缺乏能操外語的義工和職員,而且其他東京周邊地區的配套也因為經費不足,即使預計到旅客會趁奧運之餘,到其他地方遊玩,也未能作出配合。

總之,俗話說「一隻手是拍不響的」,遊客犯規固然要批評、自省,但光是一邊倒的打臉,卻不曾了解更根本的問題,那麼也不過是盲目打臉、滿足了自身的正義感而已,對解決問題、吸取教訓、經驗又豈有幫助呢?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富山市在2016年的G7富山環境大臣會議上,以實現食品和各種資源的循環利用、削減其使用量為目標,制定了「富山物質循環框架」的聲明書,在全國率先開始實施「實現零廢棄物構想」的環保事業。

    黃匯傑  2019-1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