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丹旭:中國吹起「誇誇風」

2019-03-25
 
AAA

pc1.jpg

中國的網絡青年最近掀起一陣「誇誇風」,只要進入一個「誇誇群」,隨便發一個求誇的理由,不管多麼無厘頭,都會有幾十個甚至上百個群友將你讚得天上有地下無。

這股「誇誇風」最先在中國高校吹起。第一個「誇誇群」據說是在3月1日誕生於復旦大學,有學生在社交平台拉上一眾同學、校友組了一個群,進行相互誇獎。不到兩個星期,復旦大學的「誇誇群」一下子擴展到六個,成員從200人增加到2000人。

「誇誇風」很快席捲清華、北大、交大、同濟等各大高校。這些建在微信等互聯網社交平台的群組,規定群內的人只能相互送上正面的誇獎,營造和諧的氛圍,而且要不吝溢美之詞,誇到人滿意為止。

不得不說,網上流傳的那些夸人的話,有些還挺逗人。例如有人說「今天堅持沒吃米飯,但還是忍不住吃了個甜點」,群友立刻回應「有減肥意識,又懂得過猶不及,這是完美的中庸之道」。有網民還給這些讚美之詞冠上一個可愛的名字叫「彩虹屁」,即沒有實際意義的花式吹捧。

「誇誇群」中各種奇怪的求誇理由都有,上課走神、新買的球鞋被踩臟、不小心把啤酒倒在書包上,都可以成為「求誇」的理由。有人甚至發了一個句號要群友誇,結果還真有人讚美稱,這個句號「比圓規畫出來的都圓潤,並且有光澤」,「好像珍珠一樣美」。

大學生之間無償互誇迅速走紅後,這兩天網絡上興起一種付費的夸人服務。筆者在電商平台上隨手一搜,就找到各種各樣的「誇誇服務」賣家。

你可以為自己、家人、朋友購買服務,付費後群主會把被服務的對象拉入群,群友會在固定的時間裡熱情洋溢地對你全方位誇讚,服務結束再把你踢出群。

夸人服務還有三六九等,有賣家介紹,「普通誇」五分鐘50元(人民幣,下同,約10新元),當中有部分複製的套話;「精品誇」五分鐘80元,全程零套話;「高級精品誇」五分鐘100元,全程零套話,而且確保互動不冷場。

媒體爆料,中國職場社交平台最近還出現「誇誇師」的招聘廣告,每小時薪資待遇高達500元,工作任務就是專門向那些有煩惱和負面情緒的人,送上讚美和鼓勵。

這可不是無厘頭的群聊第一次出現,早在「誇誇群」火起來前,中國互聯網上去年也曾流行過一陣「噴噴群」。與把人誇上天的「誇誇群」相反,「噴噴群」是用文明的吐槽聲讓你醍醐灌頂,從此痛改前非。

花錢找人誇,甚至花錢找人噴的絕大多數是90後的年輕人,這些聽起來有些不可思議的舉動,放到近年來中國年輕人中間流行的「喪文化」中,似乎並不難理解。

面對學業、職場、婚戀、房子等新時代的社會經濟壓力,90後到「誇誇群」中尋找信心,到「噴噴群」中尋求清醒,都是排解生活壓力、宣洩個人情緒的做法,也是逃離現實的一種表現。儘管知道在互聯網空間里為孤獨和焦慮找到的慰藉,只是暫時做一回鴕鳥,但以阿Q式的精神勝利法自療,逃避生活中的各種焦慮,豈不是年輕人在這個時代里的消極反抗?而花錢「買滿足」,則透露了時下青年最擅長的生活形態。

這場突然躥紅的夸人運動會不會是一陣風,現在還無法下結論,但從自發的相互誇獎,到有組織的有償夸人,不得不承認,「誇誇風」在當前中國年輕一代的世界裡有它客觀存在的土壤。中國高層近期頻繁強調要做好青年思想政治工作,迎面而來的卻是年輕人之間突如其來的「誇誇風」,官方的回應是否也會是輕鬆的一笑而過?

 

文章轉載自《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