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丹旭:互聯網行業的多事之冬

2021-01-11
 
AAA

77777.jpg 

馬雲去哪兒了?阿里巴巴和螞蟻集團「出事」後,有輿論注意到,關鍵人物馬雲已經「神隱」兩個多月。

據《金融時報》報道,「非洲創業者」真人秀去年11月舉行的決賽中,馬雲不在評審團之列,取而代之的是阿里巴巴高管彭蕾。而就在「非洲創業者」決賽前幾周,馬雲還在推特上充滿期待地稱,「迫不及待想見參賽者」。

這名向來曝光率很高的互聯網行業「大佬」,確實已經很久沒有出現在公眾視線了。社交媒體微博上,「鄉村教師代言人-馬雲」的賬號,最後一次更新是去年10月17日,內容是馬雲在中國基礎教育創新發展論壇上的發言。

一周後,馬雲在上海的金融論壇上炮轟金融監管。緊接着,他所掌控的互聯網平台捲入監管風暴,螞蟻上市被叫停、阿里巴巴成為反壟斷調查對象,網上甚至還傳出無法證實的馬雲被控制小道消息。

從人人膜拜的「馬爸爸」,變成做壟斷生意「資本家」,馬雲和他創建的阿里被拉下「神壇」,在2020年底震撼中國互聯網行業。

此後,圍繞中國互聯網企業的爭議一直沒有停歇。上個月,各大互聯網巨頭因為爭先恐後加入社區團購市場,與小商小販搶奪普通人的菜籃子,被官媒點名批評,在中國輿論遭到口誅筆伐。

今年開年後的首個工作日,電商「新貴」拼多多因一名年輕員工猝死,再度成為眾矢之的。

上月29日凌晨,年僅22歲的拼多多員工加完班在回家途中猝死,引髮網民抨擊互聯網企業普遍存在的「996」(朝九晚九、每周六天)工作制度。而拼多多在「知乎」平台的官方賬號卻理直氣壯地以「你們看看底層的人民,哪一個不是用命換錢」的冷血方式做出回應,更是惹惱了一大批網民,給沸騰的輿論火上澆油。

互聯網行業貼上「狼性」和「奮鬥」標籤的畸形加班潛規則,召來官媒嚴批。有網民還不客氣地形容:「今天的互聯網行業,已經成了2000年代的煤礦。」

一直以科技進步引領者、成功故事締造者、造福神話書寫者的形象出現在大眾面前的互聯網行業巨頭,在這個冬天接二連三陷入爭議、惹出是非,遭遇輿論群起怒懟,到底怎麼了?

互聯網行業是中國近10年來發展最迅猛的行業,算是最拿得出手的名片之一。這個行業湧現出一批白手起家的創業者,包括阿里巴巴、京東、拼多多的創始人馬雲、劉強東、黃錚等。在互聯網創業火熱的時代,這些過來人的成功故事是庶民崛起的代表,對同樣渴望成功、增加財富和提升社會階層的年輕人,有很大的啟發性。

然而,當這些企業成長為行業的巨頭,他們所塑造的互聯網企業文化、構建的互聯網產業結構開始異化,與社會對於財富和權力應該與責任成正比的期許,拉開了距離。

正因如此,在上一輪關於「996」工作制度的爭議中,當習慣以「人生導師」姿態出現在大眾面前的互聯網「大佬」,提出「能夠996是修來的福報」「混日子的人不是我兄弟」等主張,讓很多打工人聽起來格外刺耳。雖然投身互聯網企業、咬緊牙關承受「996」,是一些年輕人在生活壓力下的現實選擇,但在互聯網行業階層固化越來越明顯後,擁有資本的一方以「福報」「兄弟」鼓舞被迫「996」但又無法分到大部分自身創造的價值的打工者,敵對的情緒只會更加強烈。

社會對於互聯網企業偏離本質的發展也越來越不滿。一些企業在資本的加持下一心跑馬圈地、吸引流量,最後不是壟斷市場、掠奪式地「割韭菜」,就是把行業攪得天翻地覆,留下一地雞毛。難怪當互聯網領域的壟斷和資本無序擴張,成為監管當局重點「照顧」的對象,中國輿論幾乎一面倒拍手叫好。

互聯網行業這些年的發展,給中國社會帶來的積極推動不容否認,網民對個別互聯網企業的強力聲討,背後也有仇富情緒以及對貧富差距等社會問題的整體不滿,並非全都理性。但互聯網企業走到今天,已經不是簡單的財富和增長創造機器,而是成為社會發展一部分,必須有符合更大社會價值觀的企業擔當和文化。靠着流量壯大的互聯網巨頭應該比誰都清楚,企業任何的優勢會在互聯網世界被無限放大,而企業的任何劣性也一樣。

 

文章原刊於《聯合早報》。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造成今天中國互聯網經濟種種問題和爭議,最根本還在於互聯網行業超速發展,相應的政府監管、行業規則尚未跟上腳步。

    楊丹旭  2020-1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