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隆:與張國鈞閒聊韓國瑜

2019-03-28
吳志隆
就是敢言副主席
 
AAA

download.jpg

被賴清德公開稱譽為「百年難得一見的政治奇才」的韓國瑜,本月22日旋風式來港而成為城中媒體焦點,關注他的還包括不少本港的政界人士。就在韓國瑜的公開活動前,筆者在立法會拜會張國鈞議員,言談間自然提及全城關注的韓國瑜。張議員的一個問題讓筆者不由地想了好幾天:韓國瑜掀起「韓流」,是他的個人素質出色還是他遇上黃金時勢?

國鈞說,韓國瑜是很多香港政治人都很想了解的一個人,我們就此展開了一段有關韓國瑜的對話。對話由國鈞的「嘆氣」開始,他分享日前與友人的對話。好友向張氏進言,認為他說話過於坦率,太容易信任別人,認為這樣的個性「不適合從政」,這位朋友認為,身為政治人物應該有「政治語言技巧」、「政治權謀」,但張認為,為政者就應該誠實地做回自己。

HON1.jpg

從政先誠實做人

「別把自己想得太聰明,別把選民想得太愚蠢」,筆者與國鈞都同意,政治是「人」的社會行為,想要「為人民服務」,要先做好「人」的本分。港台近年選戰連場,所謂選舉工程、組織動員、選舉資源等伎倆如何致勝,成為不少政團及政治人物「苦心參不透的禪」。殊不知過度追求選舉工程與動員,港台兩地的選舉都漸漸捨本逐末,忽視了候選人本身的「人」的素養,漫以為在組織動員的加持下,西瓜也可以當選,可是如高雄這般「綠地變藍天」的選舉結果在港、台過去的政壇上也不乏例子,相信以後也會繼續出現,那都是為政者「忘了做人」的結果。所幸,韓國瑜仍保持了自己。

我們還談到韓國瑜看待自己工作性質的心態與他人不一樣。筆者早在去年10月曾就「韓國瑜的選舉行為」在媒體提出看法(《簡潔就是力量》大公報,2018年10月12日)。當時筆者比較韓國瑜與陳其邁的選舉工程,認為兩人核心分別在於韓國瑜對選民強調的是「我與你一樣」,但陳仍是自命高人一等,對選民強調「我(民進黨)代表你」。在資訊高度透明的今天,選民還需要一個(本身並不優秀的)人來「代表」自己?特別是作為獲得選舉授權的政治人物,如何看待自己的工作性質,是應該思考的問題。高雄市長對韓國瑜來說,是服務高雄市民的機會,但對民進黨來說,是該黨勝選的票倉。

關於韓國瑜,谷歌(Google)上最少可搜出9000萬條消息,世界對他的好奇心不可謂不高,各路吹捧他的言論也不可謂不多,重傷批評的言論也不在少數,但他在紛擾的聲音中,至今仍可恰如其分地掌握自己的分寸:在高雄市長的位置上,強調「拚經濟,賺大錢」的主旋律,不避談政治但也不追逐。

穩守分寸 真誠有心

韓在22日於香港的發言中,開篇明義就說明此行目的是「交朋友、賣東西、拼觀光」,簡單九個字將自己充滿敏感性的一個行程,定在了一個恰如其分的安全位置上。雖然此後他在港澳都進入中聯辦、在深圳也見了國台辦主任劉結一,在廈門與廈大台研所閉門會談,這些動作都在島內引發民進黨的攻擊,陳致中甚至在27日前往台灣司法部門控告韓國瑜「賣台」,但民意主旋律仍是穩穩地支持韓市長「拚經濟,賺大錢」,支持他出選2020大選的聲勢甚至有增無減,攻擊並沒有激起很大的政治漩渦。

這種「穩」的功力,也是韓的成功主因之一。筆者以為,所謂「穩」可能就是沉澱過後做回自己,不去猜度選民,不去扭曲自己,當自己真誠有心「為人民服務」,深入了解群眾,然後利用選民授權為支持者爭取最大利益,才有機會繼續獲得支持。

幽默,真的很重要

與國鈞匆匆數語後,筆者趕往會展中心一睹「韓神」的真身,從他簡短的幾分鐘公開發言中,又看到了「韓神」的過人之處——幽默。誰都知道幽默是一種跨文化的語言,可以瞬間打破人際隔閡,但幽默是「智慧」、「學識」、「判斷」的結晶,這是很多政治人物想有卻又不能有的才情。

幽默,韓國瑜有。他在香港的發言大約僅有3分鐘,但卻響起了好多次全場掌聲。他首先稱自己十年前來過香港,「今天心境、工作、年紀和髮型都不同」,又笑言自己現在徐徐老矣,「但現在偏偏得到新工作,所以一定要努力!」大家看著他的光頭,台下數百名觀眾想起他現在以高雄市長身分來港,由衷地響起全場掌聲。

而在談到高雄經濟時,他又突然談到小時候聽過的童話故事:白馬王子吻了一下,讓吃了毒蘋果的公主醒來,「高雄與這個故事差不多,稱高雄巨人睡了幾十年,現在巨人起來了!」又一次引發全場掌聲。幾天過去,韓國瑜的這番話仍在筆者腦中存留,這恐怕就是幽默的力量。

有本港媒體在韓國瑜離港後刊文分析「韓流」,批評韓國瑜「沒有經世之才,施政沒有遠景,停留在賣東西的小恩小惠層面,去年勝選只因為市井貼地的語言,加上民進黨輕敵而勝選,不值得香港官員效法」。筆者認為,雖然毋須將韓國瑜吹捧得「地上僅有,天上少見」,但韓國瑜的個人特質,服務意識、心態沉穩、言語幽默等,四者兼具者,這在香港政治圈中十分罕見,難道真不值得香港的政治人物學習?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