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隆:關心「一國兩制」?陳方安生入錯廟拜錯神

2019-03-29
吳志隆
就是敢言副主席
 
AAA

WEST1.jpg

明明是要求姻緣,卻跪在了財神爺的面前,這是「入錯廟拜錯神」!明明聲言要關心「一國兩制」,卻去了美國華盛頓見美國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與立法會議員郭榮鏗及莫乃光的美國之行,何嘗不是「入錯廟拜錯神」!?

「方法」與「對象」決定「結果」

若不是港媒今日轉載《環球時報》27日社評嚴厲批評陳方安生,香港社會恐怕沒太多人關注到他們的美國之旅。到底已經退休的陳老太為何又要不遠千里去美國「拜神」?筆者細看公民黨的新聞公告與這幾天的相關媒體消息,原來陳老太一行聲言是為「一國兩制」與「香港民主」而去,他們認為「一國兩制」在香港落實得不理想,因此去見美國政府代表,要求他們向中國政府施壓,讓香港變得更好。

在蒐集資料過程中,也看到不少批判陳老太一行「挾洋制華」、「賣國求榮」云云的言論,筆者無意就他們的政治品德做出論斷。畢竟三人作為香港社會熟悉的公眾人物,其為人,其立場,大家都已心中有數。我們先假設陳老太「一心為港」,希望「一國兩制」與「香港民主」在香港社會有更理想的發展,但筆者要與諸君討論的是「方法」與「對象」,畢竟沒有好的方法,沒有正確的對象,凡事都無法取得良好的結果。

「一國兩制」在香港推行20多年,社會上出現「一國派」與「兩制派」兩種不同聲音,但其實「一國兩制」是一個整體,偏重任何一個意義都損害這一國策的整體完整性。誠如署理行政長官張建宗回應美國《香港政策法》報告時表示,很多西方人士在香港高度自治問題上有誤解,強調香港要確保獨特性,但同時不應忘記一國基礎。

不是華盛頓!陳方安生應該去……

作為香港「一國兩制」的感受者之一,筆者與廣大香港市民,應該與陳方安生三人享有同等批判「一國兩制」的權利,對於「一國兩制」在香港落實得好不好,大家心中都各有自己的答案。筆者以為有關制度可以更完善,但是要完善「一國兩制」,陳方安生等人該去的,應該是西環中聯辦大樓,或者北京港澳辦,而不是美國華盛頓。因為「一國兩制」是中國中央政府與香港特區之間的制度,美國在此之間有何關係?

就如《多拉A夢》動畫中,大雄若覺得與爸爸媽媽的關係相處得不開心,他應該直接與父母對話,又或者找叮噹(多拉A夢)來協調,這種家庭關係的內部問題,難道去找胖虎可以解決?這難道不是典型的「入錯廟拜錯神」?在香港,要「一國兩制」行之有效,要「香港民主」有效推進,重要的是讓中央政府與香港社會有充分的溝通與理解,讓國家充分理解香港社會的考慮與擔憂,才能使涉港政策在推進中不會變形走樣。

若陳方安生與莫乃光、郭榮鏗之流是真心關注的是香港的「一國兩制」與「香港民主」,那他們應該去的,是西環,是北京,而非華盛頓。

關心香港毋須「拜洋神」

《環球時報》27日批判陳方安生的社評文章中,其實有值得陳老太等反對派參考的營養:他們應該認識到,香港社會已經從前幾年的政治躁動中逐漸平靜下來的趨勢,那些自命「民主派」的政治人物,應該要做的是在香港「一國兩制」的體制內發揮作用,應該站在香港人的立場加強與中央政府的溝通,做好對民主政治內涵的重要補充,而非無視中央政府、特區政府、香港社會這些關鍵持份者,執著於自己的政治迷信去「拜洋神」。

當然,若他們的動機不在關注香港的「一國兩制」與「民主發展」,那去外國的動機就很容易理解了,當然,那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延伸閱讀
  •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誠如新加坡前外交部長楊榮文所勸誡,就像孫悟空翻不出如來佛手掌心,香港社會幻想自主必導向悲劇。

    2019-0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