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寧榮:打造灣區創新創意樞紐 專業商管教育至關重要

2019-04-04
劉寧榮
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常務副院長、中國商業學院執行院長
 
AAA

be2af8eb-8c40-4916-ace3-25dbabc88694.jpg

粵港澳大灣區,明確了「具有影響力的全球科技創新中心」的戰略定位。然而未來發展中能否展現創新活力,人才無疑是重中之重。除了要營造融合共用的人才發展環境,搭建暢通人才流動之橋,人才的培養與儲備無疑是決定「創新後勁」的關鍵。

粵港澳大灣區的新產業、新業態、新商業模式發展迅速。目前已初步形成了以戰略性新興產業為先導、先進製造業和現代服務業為主體的產業結構。全新區域經濟形態的變化,勢必催生多元人才的強勁需求,更需良性循環的人才生態提供滋養和保障。大灣區雖坐擁人口紅利的優勢,人才流動活躍度較高,但多元複合型人才仍處於不飽和狀態。

現代服務業離不開專業商管教育

加快發展先進製造業、壯大新興產業、特別是構建現代服務業體系和發展特色金融產業等,專業管理人才的培養極其重要。對比三藩市、紐約、東京等國際灣區,背後有非常好的高校資源支撐,粵港澳大灣區亦擁有一批在全國乃至全球具有重要影響力的高等教育集群,創新要素吸引力強,具備成為「人才孵化器」的良好基礎。

但是與其他大灣區相比,特別是紐約灣區和三藩市灣區相比,粵港澳大灣區在大學後專業管理教育上有極大的增長空間,而且對實現發展計劃綱要中提出的打造教育和人才高地,推動現代服務業的發展有重大的作用。

廣義的專業教育,以及側重管理的專業商管教育在紐約和三藩市灣區的人才發展上扮演極為重要的角色。在三藩市灣區,全球著名的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以及斯坦福大學這樣的名校都非常重視在職的專業教育,特別是伯克利大學在灣區不同的城市建立了校外分部提供人才發展所需要的各類專業課程。

同時在灣區,因應未來人才發展的需求就誕生了一家全新的學校──奇點大學,租用原來美國太空總署的基地,着眼於培養未來的組織發展所需要的國際型人才。其授課方式與傳統院校完全不同,重點提供新學科領域的課程並特別重視為企業提供孵化器課程。

和粵港澳大灣區相似,紐約不僅吸引了美國本土而且全球各地的「新移民」。對這些來到紐約的「新人」如何提供專業教育的機會,幫助他們融入紐約的就業隊伍,不僅是哥倫比亞大學和紐約大學這些知名大學的社會責任,而且也給大學自身提供了極好的發展機會。以哥倫比亞大學為例,其屬下的專業教育學院就提供了15個跨學科和最新市場需求的專業應用型的碩士課程,這些課程都是哥倫比亞大學其他學院沒有或者無法提供的,其中體育管理,以及精算學碩士課程在全球排名第二。在同一個城市的紐約大學則有19個類似的專業碩士課程,和10個專業學士課程。

應用型和跨學科專業教育

位於芝加哥的美國名校西北大學專業教育學院也提供了13個專業碩士課程,其公共政策和管理課程更是全美排名第一。著名的賓夕法尼亞大學的專業教育學院也有10個碩士課程和2個學士學位課程。首都華盛頓的喬治城大學繼續教育學院分別在商業管理、營銷和傳播、地產和城市規劃、技術和安全等不同領域提供了19個碩士課程,其中的體育產業管理課程還在多哈推出,為當地準備世界盃培養人才。喬治華盛頓大學的專業教育學院不僅有3個學士學位課程,還有10個專業碩士課程,其中4個還是學院下屬的政治管理研究院的課程。

從中可以看出,美國著名大學的繼續教育學院的定位發生了重大變化,這當然和西方國家已經進入高等教育大眾化有關。不僅是學院的名字更改了,而且傳統的繼續教育的功能也隨之轉變,更加重視提供滿足市場需求的各類專業教育課程。

專業教育的歷史可以追溯到100多年前。最初有醫學院、法學院,隨後大學建立起包括商學院和新聞學院在內的眾多專業教育學院,推動專業教育發展進入新時代。隨着數十年前西方國家高等教育的蓬勃發展,專業教育已超出了原先的範圍,且擴展至應用型或跨學科的學術課程,並幫助學生為特定領域的職業生涯發展做好準備。

因此專業教育不同於培訓,不同於職業教育,也不同於傳統的大學和大學後教育。以專業商管教育為例,第一,課程具有最新商業管理理論、特別是前沿理論的支撐,因此不同於一般性的培訓。第二,課程必須是建基於市場的最新需求以及學科的最新發展,因此往往比傳統大學的課程更快速地滿足市場對知識的需求。第三,與大學的管理教育側重一個比較廣泛的領域相比,專業商管教育則聚焦針對一個非常特定的領域。第四,課程必須接「地氣」解決企業面對的實際問題,所以有笑話說傳統的商學院是沒有做過管理的人教管理,但專業商管教育的師資必須具有實戰經驗。第五,與職業教育不同,專業教育培養的是白領專業人士,也就是現代服務業所需要的人才。第六,專業教育具持續性,即終身學習,因為專業的知識和市場的需求是不斷變化的,所以職場人士必須堅持不斷地充電才能趕上發展的要求。

Penn_campus_11.jpg

內地對專業商管人才需求大

人力資本是產業發展的關鍵要素。現代服務業具有高文化和高技術含量特性,高素質的專業及管理人才將成為大灣區人才結構的核心層。縱觀灣區內地人才現狀,雖在人才規模及吸引力方面具有優勢,但人才交易成本較高導致的流動性受限,中高端專業管理人才供給及儲備仍面臨挑戰。

專業教育是一種長期的、專業化的、智慧的訓練,是應對人才需求的最佳方式。前海有關部門表示,為打造「中國曼哈頓」,深圳需要吸引至少65萬名專業人才來自貿區工作。對於大灣區未來發展所需的人才量級而言,這個數字僅是冰山一角。

因此,粵港澳大灣區要建設起現代服務業體系,不能只是依賴傳統的大學教育,專業人才的培養是當務之急。面對企業快速發展與複雜多變的工作場景,職場人士需要持續更新自我的專業知識體系,並提升解決實踐問題的應用能力。大學教育已經無法滿足身處不同專業領域的學習者「實用型」的進修需求。而立足於不斷細分的專業領域與專門職業的「專業教育」則優勢突顯。專業教育以培養專業實踐人才為目標,以最新學科、特別是跨學科知識為課程發展的基礎,以社會服務為導向。其在各個專業領域確立起的系統化、標準化的專業學科知識體系與培養方案,更是現代服務業發展不可或缺的。

香港大學SPACE中國商業學院過去幾年在大灣區以及中國內地的發展,就充分證明瞭內地對專業商管人才有極大的需求。學院推出的整合營銷傳播、管理心理學、企業教練、產品創新、服務設計、智慧零售管理、金融市場與投資組合管理等20個專業商管研究生課程就很受歡迎,短短8年就已經招收了13000多名在職專業人士和高管人員,包括居住在大灣區的香港永久居民,現在每年都有超過2000人修讀。

zhongshan.png

香港在專業人才培養上的角色

將大灣區轉變為矽谷式創新中心並發展現代服務業是一項宏偉計劃,成功與否將取決於人才的實力。在專業人才培養這方面香港就可以扮演着極為重要的角色,因為香港從製造業向服務業的轉型過程中就面對類似的人才需求。

但在大灣區發展出現這個新機遇的時候,與香港可以提供醫療服務和醫學教育受到的重視相比,一個領域迄今尚未得到應有的足夠重視就是專業教育。香港顯然可以在這方面對建設大灣區這個創新中心做出自己的貢獻。

我在專業教育領域過去10年的經驗,不僅清晰見證了中國內地專業教育市場的巨大潛力,同時彰顯香港在這方面的優勢,因為我們有着60多年專業教育的豐富經驗。但和美國等西方國家相比,香港的專業教育依舊停留在過去式,而香港同樣有逼切需要進行專業教育體系的改革以滿足香港和大灣區發展的需要。而香港必須有一群了解內地發展需求的人,以便設計出符合內地需求的專業商管課程。

專業教育的另一個重要特徵是終身學習,讓公民在完成正規高等教育後還可以保持智力活躍、資訊靈通。為獲得就業能力和競爭優勢,終身學習應該成為每個人的責任。因不涉及政府資金,香港的大學跨境從事這類活動的爭議比較少。

更為重要的是,專業教育跨境合作將讓內地與香港的各類專業人才走在一起,從而有助於豐富香港的人才庫,更好地發揮其中國「超級聯絡人」的作用。

因此基於粵港澳大灣區戰略發展目標,兩地可以共同探索真正具有灣區特色的專業人才培養模式,幫助各地人才快速融入大灣區的經濟發展,形成終身學習的完整路徑,實現大灣區建構現代服務業體系的目標。我們應該珍視這個機會,充分利用自身的優勢,造福兩地民眾。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文章及圖片獲《灼見名家》授權轉載。

 

延伸閱讀
  • 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逐步 “產業空心化”,與“產業”的發展漸行漸遠。另一方面,香港特區政府在過去一二十年探索振興實體經濟的政策,儘管收效甚微,卻讓產業政策變成了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

    賢聚嶺南  2020-03-12